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女主是言清欢男主是沈未还的小说

女主是言清欢男主是沈未还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8-11-18 16:41:18 作者:司东南

简简单单买个侠女网游装备,居然穿越了?! 莲花儿们组团来勾搭她的男人,她耸耸肩发动大招送个脑袋开花! 很巧,这只狐狸丞相,对她寤寐思服,发誓非她不娶——“公主,微臣这辈子,娇妻美妾,都是你!”

推荐指数:★★★★★
>>《丞相的心尖小娇妻》在线阅读>>

《丞相的心尖小娇妻》内容精选:

怪不得!言清欢心底冷笑,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沈未还是个笑面狐狸,连她妹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来她嫁给沈未还,沈绡云必然气得吐血,呵呵,急什么呢,跟本宫斗,那咱们走着瞧吧,闲着也是闲着,正愁没人练练拳头来升级系统呢!
    她收回心思,冲着有些害怕的沈清云微笑道:“清云,可真是多谢你了,沈未还毕竟是本宫的驸马,既如此咱们还杵在这里做什么,不正中了那女人下怀?”
    沈清云见公主未有责怪,心略安,忙笑道:“公主,清云还怕您不信呢,只是···只是这么多年了,您也看见了,连我这个嫡出的二小姐都玩不过她,沈相偏偏又这么相信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清云,”言清欢挑起染了丹蔻的柔荑,轻柔妩媚地抚上沈清云的肩膀,笑得柔中带刺,平白生寒,“你还怕你的沈哥哥看不出来她装晕?放心,本宫的驸马本宫再清楚不过,怕是有些缘故,他们之间是何关系?”
    “还能有什么关系!”沈清云不屑地嗤了一声,“毕竟沈未还也不是侯府正族里出来的!”
    话音刚落,言清欢咦了一声,沈清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顿时垂下头不敢直视。
    “抬起头来,”头顶上沉重的目光压来,沈清云双手绞着水袖,最终还是叹了一声,“沈相是宗族里的旁支,我七岁那年,有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抱着他,跪在雨地里,爹爹没办法,才将沈相收养,那段时间沈相心口犯疾,都是七姨娘和沈绡云侍候身旁,不然,他干嘛要对那贱人这么好!”
    言清欢略有所思点了点头,“他的心疾···是怎么得的?”
    “哎,当年他被送进侯府的时候,胸口···插着一柄刀。”
    “刀!”言清欢神色震动,手心忽地发凉,“谁刺的?”
    沈清云摇了摇头,正打算解释,便听屋里传出一声凄怯的哭喊。
    “为什么!三哥,连你也不相信我吗!她是贵为公主,可我怕我不说出真相,总有一日要死在她手上呐!”
    言清欢眸色一凛,三哥,正是沈未还的排行。
    屋里头那个女人,终于开始露出本性了,“走,清云,我们去会会她。”
    跨入正堂,情景还是那情景,不同的是,榻上的柔软美人此刻已经惺忪撑开美眸,好巧不巧就在她和沈清云出去那段时间。
    “公主殿下。”
    沈司烨上前一步,精亮的老眸里含着一丝歉意,老脸也有些挂不住,言清欢唇角含笑,怕是沈绡云说了些什么,抬眸扫了眼人群后的沈未还,面色平静,没有笑意。
    “绡云醒了?方才喊得那般大声,本宫还以为是哪个年轻健康的女子呢!”
    她掩唇一笑,清丽绝俗的面容恍若满树桃花盛开,漫步至榻旁,垂首亲切地看着楚楚可怜的沈绡云:“绡云可好些了,方才本宫出去了一会,没来得及问候你,”她眼角挑向沈未还,“是不是有人不满了?”
    “公主说的哪里话,”沈绡云脸色忽地一红,半晌吐出这么一句话,“是绡云的错,不该···不该以病弱之躯冲撞了公主。”
    “哦?”言清欢拉长尾音,笑容染上三分寒意,忽地压低声音,投袂而起!
    “既然知道自己身子抱恙,还出来接驾,淮阳侯,沈相!这就是你们作为臣子的待君之道?!”
    掷地有声的厉喝顿时冻下满厅温度,众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沈司烨伏地叠袖颤声道:“公主饶命,此事是老臣安排不周,还望公主大人大量,宽恕老臣及犬子一次,来人,还不快将七小姐带下去!”
    檀木榻上,沈绡云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转青,不敢置信盯着言清欢,瘦弱的娇躯如寒风中瑟瑟凋零的花朵,清泪在眼眶中欲落还遮。
    “公主···,绡云,绡云没有这个意思···”
    “没有这个意思?”言清欢倏地将清冷睥睨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居高临下道:“沈绡云,方才你在屋中歪曲了什么,不要以为本宫猜不出来!”
    “公主为何咄咄相逼!”沈绡云连串的泪珠倾然而下,好一个梨花带雨,目光还幽幽越过她缠绕在面色平静的沈未还身上,“绡云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既然公主当着面这么说,那好,绡云何尝不是个硬骨头!”
    哟,还杠上了,言清欢心底冷笑,沈绡云果然是朵精雕细琢的白莲花,连控诉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表现出一副和皇权封建势力抗争到底的决心,这么英勇,真应该派她去敌国当奸细,定会拥有千古流芳的美名!
    言清欢冷笑着等她演完自己的戏码,沈绡云声声啼血:“公主!绡云之所以有心出来相迎,自是清楚自身情况,”她咬咬唇,凝泪掩面,“这几日身子在三哥的调理下好了不少,稍能吹风,本想着尽全迎接之礼,没想到···没想到公主居然···居然有心害我!”
    我?有心害你?!
    言清欢不得不惊讶这位盛世白莲花矫揉造作的能力,比贱是吧,本宫可不一定比你差!
    “害你?不好意思,本宫没兴趣。”言清欢故意不多言,退了一步。
    榻上的美人掩住的面容下浮上一丝笑意,却仍旧难受道:“我知道三哥对我好,公主下嫁给我三哥,如今暂居侯府,自然是心情不好,必定是打听了不少关于我三哥的事,难免会查到我头上,可是我和三哥根本没有什么,公主何至于第一次见面就对我用毒!”
    用毒?这戏码真是越来越狗血了,言清欢忽然起了兴趣,即使满肚子气也给憋了回去,她要好好欣赏一下莲花的‘洁白’。
    “绡云知道这定然不是公主本意,而是受了奸人挑唆,可是方才公主如此盛气凌人,绡云忍无可忍,不得已冒犯,今日当着众人面将事情都说清楚,公主,绡云向您发誓,绝不会染指三哥半分,我知道府里的人都认为我有心攀龙附凤,可是我真的没有,公主,您要相信我,三哥,你也要相信绡云呐!”
    言清欢憋着满眼笑意,就差仰天长笑了,沈绡云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能脑补出那么丰富的,正室嫉妒强悍,派人调查夫君,恶凌无辜少女的长篇戏码,必须送她一句话——厉害了,我的莲花儿!
    “啪啪,”清脆的击掌声在死寂的正堂响起,沈未还唇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人群无声退开,他随意漫步上前,站在言清欢面前,“公主,这件事但凭舍妹一语难免失实,不知公主作何解释?”
    言清欢注视着他眼底温润笑意,有些猜不透这狐狸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很明白一点,他在看好戏,绝对没有关心沈绡云被戳穿会有什么下场。
    “怎么,你们侯府和相府就是这么对待当朝公主的?本宫作什么事还需要和你禀报?”言清欢不屑地扫了眼沈绡云,恐怕此刻白莲花在心底偷笑吧,笑自己这番话正中她心坎,只要自己硬着脸面继续凄凌她,那无中生有之事便坐实了,可惜呢,沈绡云,既然你希望我承认,那本宫为什么不承认呢,这种事情,又不是只对你有利!
    “七小姐,”言清欢忽然笑容灿烂,屈身坐在榻旁,眼神和沈绡云平视,她极尽温柔地,满含歉意地,风仪款款地却又一字一句地对着莲花儿道:“本宫呢,从来都是个言出必行之人,既然你方才脑补出来这么多,不如本宫帮你全数实现可好?比如说,下毒,嗯,很好的方法,既能让你不再忧愁于自己病态之躯,又能让你如愿死去,多好,你看看,本宫这有不少世间至极的毒药···”
    言清欢掰着指头,细数:“第一,鹤顶红,色泽艳丽,服下后更添气色;第二,归仙丹,腾云驾雾,不出片刻便让你上天;第三,呵呵···本宫很乐意亲自动手,抚摸抚摸你细嫩的脖颈。你瞧着,哪款更适合你这样的美人?”
    冷汗滴滴,沉默寂静。
    堂中众人咽了咽喉中口水,不认识一般盯着这位清丽华贵的小公主,欺世骗人的外表下几句笑谈便了结一场尴尬。
    问风不由咋舌,够狠!怪不得我家万能的相爷足足三年才追到公主!操心护卫为主子的幸福未来悄悄捏了把汗。
    榻上的沈绡云摇了摇身子。
    一片死寂中,沈未还忽然轻笑出声,清润的嗓音仿若高山中潺潺的流水,穿越她的心田,言清欢愣了愣,错愕抬眸,便见那春风般的少年低头瞧着自己:“公主博学多识,未还佩服,只是舍妹胆小,公主今后若还有什么稀奇事物,不如在房内留给微臣细细品鉴。”
    房内?言清欢勾起一丝暧昧的笑意,不甘示弱起身,双手忽然妩媚地攀绕上沈未还宽阔的双肩,姿势极尽妖娆,看得床上的莲花儿美眸如刀。
    “好呀,驸马,本宫瞧着你倒是想要地紧,那好,今夜你便来本宫院子里瞧瞧,记住,是今夜哟,可别错过了。”
    言罢,她含笑,迈着生平最潇洒地步伐施施然离开。
    留得满眼崇拜的沈清云和满眼暧昧的护卫问风,以及···榻上真快要昏死过去的沈绡云。
    人群后,沈未还笑得温柔:“微臣遵旨。”
    ==
    夜染皇都,华灯初上,侯府内最为精致的碎雪园内,一位姿容秀丽的女子正对着半空讲话:“系统老弟,你说今夜那朵白莲花会来吗?我都这么暗示沈未还了,想必沈绡云也听出来,她这种女子,怎么可能憋得住!”
    【叮——系统提示您,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最佳的解决手段就是暴力,需不需要启动···】
    “启动你个大头!”言清欢对着半空踹了一脚,“那种弱鸡一般的莲花儿,还需要姐浪费体力值?一边待着去!”
    系统老弟乖乖收回声波,不再瞎逼逼。
    屋外,适时响起温润微沉的嗓音,带着夜般蛊惑的磁性。“公主,微臣来了。”
    言清欢一轱辘从床上起来,整理了衣襟,扬声道:“进来。”
    梨花门应声而开,茶白色锦袍映入眼帘,沈未还高雅的目光中含着往日笑意,他身后,问风笑得一脸爽朗,正捧着一堆折子,言清欢咦了一声:“这些是什么?”
    “微臣想过了,能和公主共赏世间奇毒实在难得,只苦于明日要交付奏折,微臣转念一想,不如拿至公主这儿一并办了,才算妥当。”
    他一脸平静地吐出安排,言清欢抽抽嘴角,想得还挺美,一边办公一边把妹,当姐是陪读呀!
    “进来吧,”口是心非的言小公主还是抵不住美色,将丞相大人请进屋子,她探头张望了一下院子外,心中腹诽,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
    “公主在看什么?”沈未还立在屋中,面色微惑。
    “没什么!”言清欢啪地合上门,沈绡云没动静,她居然有种捉奸失利的挫败感,回身冷冷道:“既然入了本宫的屋子,你今夜也别想回去了!”
    沈未还微有错愕,不由失笑道:“微臣从未想回去过,身为驸马,难道要辜负这等春宵良辰,自然是要留宿在此。”他上前一步,忽然温柔的揽住言清欢的腰肢,指间触碰,他俯身低头,白木香逼近。
    言清欢刚想推开他,听到外头有所响动,似是绿茗和一个女子的交谈声,她心中一喜,顺从地勾上沈未还的肩膀,烛火剪出男女缠绵地影子,投射在窗纸上,庭中,响动更大!
    沈未还盯着怀中忽热情忽冷淡的女子,眼尾扫过窗外,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果然,今夜来得很是正确。
    他含笑趁言清欢不注意又凑近了一点,隔着轻薄的衣料,指腹传来女子柔嫩的触感,像天边的云朵,初春新发的嫩枝,竟让他心神一动。
    “公主殿下!绡云回去后便知晓自己的错误,特来请罪!”

丞相的心尖小娇妻

丞相的心尖小娇妻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掌书阁
  • 作者:司东南

简简单单买个侠女网游...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