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推荐 >

胡桃匣子守护神喵哆哆小说

胡桃匣子守护神喵哆哆小说

发表时间:2018-12-11 16:20:56 作者:喵哆哆

她在学院大冒险时捡到古老的胡桃匣子,打开匣子,出现一个守护神。是天降好运,还是恶灵缠身?对恋爱充满憧憬的新闻系女生上野晴,无意中释放出被关在胡桃匣子中的守护神克瑞斯,从此过上与神同居、不得安宁的精彩生活。守护神强烈要求上野晴许下心愿,上野晴正不胜其烦时,遇见了从小暗恋的体坛花美男新星姜胜允,从而许下了变瘦变美变聪明的心愿……害羞、犯傻?守护神在此,恋爱几率百分百!

推荐指数:★★★★★
>>《胡桃匣子守护神》在线阅读>>

《胡桃匣子守护神》内容精选:

“一会儿就要进行‘试胆大会’了,呜呜,好害怕啊!”

“我也是……不知道学长们把《学生守则》藏在哪里了,一定很难找吧?而且我还听说……藏羊皮书的地方很恐怖!每年都会有好多新生被吓得进医院呢!”

“不是吧?居然被吓到进医院了,不过是寻找写着学生守则的羊皮书而已,有这么可怕吗?”

傍晚的时候,我跟好朋友元秋叶急匆匆地赶到芭乐学院的小广场上,参加新生入学“试胆大会”。

刚走到小广场,就听到周围的同学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将要进行的“试胆大会”。

新生的“试胆大会”……不会真的像传闻中那么可怕吧?

呜呜,我胆子很小啦,真不想参加什么“试胆大会”!可是没办法啊,这可是芭乐学院的传统,每一届的新生都必须经过“试胆大会”的考验,才算正式成为芭乐学院的一员。

我们这些新生绝对是躲不过的,所以还是认命吧!

我抬头看看渐渐暗下去的天色,心中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上午的时候,班长就已经说过了,我们的学长学姐们已经把《学生守则》羊皮书藏到了学院内各个隐蔽的地方,等到日落时分,我们新生就要被分成两人一组去寻找。

听说最快找到羊皮书的一组队员,会获得勇气勋章跟特别的新生入学礼物;而找不到羊皮书的一组……可是会遭受到可怕的惩罚呢!

呜呜,听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

太阳渐渐地落下去,此时此刻,同学们都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每个人脸上都是紧张而担心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们跟我一样,都很害怕这个“试胆大会”。

可是……没想到站在我身旁的好友元秋叶,却一脸镇定,甚至还带着一抹自信的笑容,跟其他同学的惊慌又紧张的样子截然相反。

咦?奇怪,难道她一点都不担心吗?跟她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她胆子这么大呢!

记得我们一起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秋游学校组织爬山远足,山中景色十分迷人,我和秋叶到处玩耍,结果在山里迷了路,更要命的是在找寻下山道路的途中,我不小心崴了脚。眼见天色越来越暗,我和秋叶两人害怕极了,不断大声呼救,却只换来空荡荡的回音。

我的脚受伤走不快,但秋叶并没有责怪我拖她的后腿,反而不离不弃地一路扶着我,安慰我,最后我们终于得救了。

直至今天我仍然深深记得当时那种又绝望又恐惧的感受。因为有了那一次的可怕经历,我和秋叶的友谊变得更加深厚,成为了无话不说的知己好友。

想到这里,我悄悄地伸手拉了一下元秋叶,小声说:“秋叶,你听到他们刚刚说的话了吗?‘试胆大会’好像真的很可怕啊,你不害怕吗?”

元秋叶抬起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忽闪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对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她压低声音,语气轻快地说:“不用怕啦,‘试胆大会’没有那么可怕,放心就好!”

“可是……可是听他们说以前有新生被吓得进医院,我真的有些担心呢!”我有些迟疑地说。

元秋叶好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拍拍胸脯,自信地说:“晴子,放心好啦,有我在呢,保证没事!”

我正要跟她说些什么,突然小广场中央的喷水池边传来扩音器的响声——

“同学们,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我抬头看过去。呀!是我们的学生会长,他手中拿着一个扩音器,站在喷水池边大声喊话。

我不自觉打了个寒战,完蛋了!学生会长已经来了,看来“试胆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学生会长手拿扩音器对我们大声喊道:“全体新生注意啦,新生‘试胆大会’将在十五分钟后开始!学生会干事们已经事先把你们分成若干小组,宣传部长念完分组名单后,请你们以最快速度找到自己的搭档,一起出发去完成这次的任务!”

大家保持安静望着学生会长,只见他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清清嗓子接着说:“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写着学生守则的羊皮书,顺利完成任务。接下来由我们的宣传部长来念分组名单,请大家继续保持安静!”

一个长得非常清秀的学长走上前,伸手接过学生会长手中的扩音器,开始按照名册大声地念:“第一组……”

我双手绞着衣角,忐忑不安地想:我会跟谁一组呢?万一分到性格不合的同学怎么办?

毕竟现在才刚刚开学,同学之间还不太熟悉,我唯一比较熟悉的人只有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元秋叶……

“第一百零一组,元秋叶,上野晴;第一百零二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宣传部长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打断了我的思路。

真的吗?我刚才没有听错吧?我跟元秋叶分到同一组?

我不敢置信地扭头看着秋叶,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没听错吧?秋叶,我们分在同一组啊!”

她微笑着,轻轻地点点头:“对啊,学长刚刚才念了名字,我们一组。”

我激动地扑上去抱住她:“哈哈!太好了,秋叶!你不知道,刚才我都要担心死了,幸好是和你同一组!”

“呃……晴子,你先放手,冷静,冷静点。”

我没有理会元秋叶弱弱的抗议声,反而把她抱得更紧了:“我真怕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寻找羊皮书,幸好是跟你分在同一组,真是太好了,秋叶!”

我叽里呱啦地说完这一大通后,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怪怪的。我停下动作,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大家都在看我们。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

“那位同学,对,就是你!那个穿红格子裙的女生,如果你再大声说话,我就罚你关禁闭!”

关禁闭?红格子裙女生?

我愣了愣,只见学生会长目光愤怒地朝我们这边扫视过来,我心中猛然一紧——

呃,他刚才说的人难道是我?

我四处看了看,视线范围内,的确没有第二个人穿红格子裙,莫非真的是……

“就是你,别到处看了,给我安静一点!”

我被霸气的学生会长吓得瑟缩一下,用力地点点头,小心地躲到元秋叶的身后,不敢再出声了。

元秋叶悄悄地握住我的手,低声说:“晴子,没事啦。”

她的声音好温柔哦!

我躲在她背后,有些感动地想,能有秋叶这样优秀的好朋友,我真是幸福啊!秋叶不仅人长得特别漂亮,学习成绩优秀,性格温柔又讨人喜欢,追求她的男生多到数不过来。能当她的知心好友,真是我最大的骄傲呢!

宣传部长念完分组名单后,学生会长宣布:“五点半到了,‘试胆大会’正式开始!”

他的话音刚落,小广场上立马炸开了锅。

“啊!已经开始了吗?我还没准备好,好紧张啊!”

“怎么办?我们去哪里寻找羊皮书啊?”

大家乱成一团,急匆匆地拉着自己的同伴四散开来,到各种可能藏有羊皮书的地方搜寻起来。

我拉着秋叶的手,焦急地看了看手表:“秋叶,怎么办?只有一个小时,如果我们找不到羊皮书该怎么办?不知道会长大人说的惩罚是什么,会不会很可怕呢?”

比起我的惊慌不安,元秋叶则要镇定多了,她不慌不忙地对我笑了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自信的神采。

我着急地催促她:“秋叶,快点走啦,我们去那边的小树林看看,不知道羊皮书会不会藏在那里呢?”

元秋叶拉住我说:“别着急,去小树林寻找的人太多了,我们还是去那边找找看吧!”她伸手指了指远处一座已经停用的教学楼。

我有些犹豫地看着她说:“去那里找?”

“放心好啦!”她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听我的,绝对没有错!因为今天下午的时候,一个学生会里安排这次‘试胆大会’活动的学长,已经偷偷地把他藏羊皮书的地方告诉我了,就在那栋教学楼三楼左边的物理教室里,很好找的!”说完,她对我狡黠地眨了眨眼。

什……什么?

她刚刚说,学生会的学长已经把藏羊皮书的地点悄悄透露给她了?

我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秋叶。

因为秋叶外表出色,性格又很有魅力,所以才刚入学,就有好多学长对她大献殷勤,可是没想到,竟然有学长会帮她作弊!

我结结巴巴地说:“学长已经把藏羊皮书的地点告诉你,可是这样不是作弊吗?”

“嘘,小声点!”秋叶一把捂住我的嘴,小声说,“晴子,你想害我啊,居然说那么大声,万一让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对、对不起。”我有些抱歉地吐吐舌头,“我不是故意的啦。”

她摆摆手说:“不用跟我道歉,我们可是好朋友,我知道你觉得学长帮我作弊这样做不好,但是我们知道了确切的地点,才不会毫无头绪地到处乱找,也不用担心因为找不到羊皮书而被惩罚了呀!”

我伸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配合地点点头。

嗯!秋叶说的有道理!

元秋叶又说:“还有啊,如果得了第一名,我们还能获得奖励呢。晴子,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想要那个奖励跟勋章哦。”

听到奖励我眼前一亮,顿时把所有顾虑抛到一旁,我拉着秋叶的手说:“我们快点走吧,早点找到羊皮书,结束这次的试胆任务!”

“嗯!”元秋叶重重地点点头,“我们走吧!”

我们一路往前走,穿过漆黑的小树林,来到那栋已经停用的教学楼前。

“秋叶,你确定是这个地方吗?”我抬头看着面前这栋黑黢黢的建筑物,有些不确定地问。

羊皮书真的会藏在这里吗?这栋教学楼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了,楼房外墙破败不堪,完全不像学院里其他那些气派典雅的建筑。

呃……学长们居然想到把羊皮书藏在这里,真让人无语啊。

秋叶却坚定地点点头,神色镇定地说:“对啊,就是这里,学长还给我画了个简易版地图呢!”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可是……可是这里……”面前的教学楼空无一人,一楼大厅黑洞洞的好可怕!

“别可是啦,我们快点进去吧,不然被别人抢先了,我们就完成不了任务了!”她打断我的话,拉着我往教学楼里走去。

走进教学楼里面,我才发现里面更加阴森,或许是因为废弃了很久的缘故,走动时能闻到灰尘的味道,还不时地触碰到蜘蛛网。偶尔传来细微的动静,让我心中更加忐忑不已。

呜呜,这个地方这么黑暗冷清,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没吧?我真的好害怕啊……

咔嚓——

正走着,我的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一阵脆响,我害怕地大叫起来:“啊!”

秋叶也被我吓了一大跳,她声音颤抖地说:“晴子,你怎么了?”

我慌忙抱住她:“我……我不知道刚刚踩到什么了,好可怕啊……秋叶,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找了,太恐怖了!”

呜呜,那个学长为什么把羊皮书藏到这么可怕的地方呢?

秋叶掏出手机,屏幕上散发出微弱的光照在地上,在这片蓝色的微光里,整个楼道显得更加阴森恐怖了!

我紧紧地靠着元秋叶,胆战心惊地说:“我们……我们确定要上去吗?”

元秋叶镇定地点点头:“当然,我们一定要找到羊皮书,然后拿到勋章跟奖励,走,我们上去!”

虽然她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她的声音却有些发颤,秋叶应该也很害怕吧?

我们沿着长长的走廊走,终于找到了楼梯口,元秋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拉着我往上走:“走吧,我们到了三楼就好了!”

“哎呀!你慢点。”被她这样突然一拉,我在黑暗中险些跌倒。

元秋叶不知为何走得特别快,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大楼里显得格外诡异。

好可怕啊!

“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才不会有那些可怕的东西呢!”我边安慰自己,边跟着元秋叶往楼上走。

可是,就在这时——

“啊!哎哟!”

走在前面的元秋叶突然发出一声痛叫,然后“砰”的一声,她摔倒在地,手里拿的手机也被甩出去好远。唯一的那点亮光不见了,整个废弃的教学楼里更加黑暗阴森了。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我害怕地跑过去:“秋叶,秋叶,你没事吧?”

“哎哟……”秋叶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平定了一下才开口,“我没事,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没站稳摔倒了。”

我伸手小心地扶起她:“你真的没事吗?痛不痛?”

“哎哟……”秋叶刚站起来,又立刻蹲下身捂着脚踝说,“不行不行,我脚好痛啊,好像是扭到了。”

我焦急地说:“严重吗?还能走吗?”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扭到脚了呢?唉,这下我们要怎么办?如果没能在规定时间内找到羊皮书,我们不但拿不到奖励,还要接受恐怖惩罚,想想就觉得害怕!

想到这里,我坚定地对她说:“秋叶,你别怕,我扶着你,我们慢慢地往上走,一起去物理教室找那本羊皮书。”

秋叶尝试着站起来,刚刚起身,她立刻痛苦地摇摇头:“不行啦,我真的站不起来,脚踝好痛。”

“要不我背你吧?”

秋叶摇头:“不行的,你怎么背得动我?再说,‘试胆大会’只有一个小时,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继续这样下去,肯定会超时。”

“那怎么办啊?”我完全没了主意。

元秋叶想了想:“反正羊皮书就在楼上的物理教室里,上楼左拐第一个房间就是,很好找的。如果你扶着我上去,反而会浪费时间,不如你先去找羊皮书,然后再扶着我一起回小广场,好不好?”

“我自己去?”天啊!我自己去的话,一定会被吓死的,我胆子那么小。

看见我在犹豫,秋叶着急地说:“晴子,别害怕!我们不能放弃这次的试胆测验。你放心,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快上去找吧,学长说他就是随手一放,没有藏起来,所以很好找的。”

“我……我……”

“晴子,拜托啦,快去吧,没事的!”秋叶的柔声劝慰打消了我心中的顾虑。

好吧,反正就是上楼去找羊皮书而已,有什么可怕的?这里就是又黑、又乱、又脏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我在心中为自己打气,然后站起身来,对元秋叶大声说:“秋叶,你放心吧,我这就去把羊皮书拿下来!”

在黑暗中,元秋叶有些愧疚地说:“晴子,对不起,没想到在关键时刻我居然扭伤了脚,拖你后腿了。”

我笑了笑:“没什么啦,你安心等着就好,我去了!”说完,我一鼓作气跑上楼,努力把那些害怕的念头抛到脑后。

这里真是够黑的啊,走廊上乱糟糟地堆着杂物,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霉味。

“咚、咚、咚!”每上一级楼梯,我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跟我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终于走到三楼,我根据元秋叶的提示找到了那间物理教室,站在门外,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壮着胆子推开门。

顿时,一股冷冰冰、阴森森的冷风扑面而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好、好可怕啊!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说服自己不要落荒而逃,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神啊!这个教室为什么这么阴冷?好像那些恐怖片中的鬼怪经常会出没的地方哦。

我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光芒在教室里搜寻起来。因为荒废了很久,教室里面的课桌跟椅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我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发现羊皮书的踪影。

“奇怪?秋叶不是说很好找的吗?学长到底把羊皮书藏到哪里了?”我站在课桌边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教室后方的书柜里,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响声,窸窸窣窣,书柜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发出诡异的声响。

呃,这里不会有老鼠吧?转念一想,这栋教学楼废弃了这么久,老鼠就算住在这里也会被饿死啊!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虽然我有些害怕,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我走近那排发出诡异响声的书柜。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壮着胆子循着那个细微的响声,弯下腰查看书柜的角落。

声音似乎是从那个角落发出来的……咦?那是什么东西?

我揉了揉眼睛,更加靠近书柜,只见角落里散发出一缕缕神秘的微光,那种光芒柔和又清冷,似水波般扩散,在黑暗中看起来格外诡异。

不会是夜明珠吧?

我把手机屏幕调亮,小心地照向发出亮光的地方,下一秒,我不由得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惊叹:“哇,好漂亮啊!”

藏在角落里发出微光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做工精美的胡桃匣子,而它的旁边躺着一本羊皮书,正是我想要找的《学生守则》!

哈哈,太好了!找到羊皮书了!

我开心地伸手拿起羊皮书,翻阅几页查看了一遍。没错,就是这个!拿到手后,我准备离开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正要站起身,目光却被那个精致的胡桃匣子吸引住。

它散发出的光芒那么柔美,令人着迷。外表这么精致的匣子里面会装着什么东西呢?会不会有什么奇珍异宝?

一连串的问题让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我鬼使神差地伸手拿起胡桃匣子。

这个胡桃匣子有点重,上面雕刻的花纹繁复而精美,可是这样华贵的东西,为什么会被丢弃在这里?

这样想着,我伸手打开胡桃匣子。

匣子被打开的一瞬间,整个物理教室都开始猛烈地晃动起来,就在我以为是发生地震的时候,一阵浓浓的白雾忽然从被打开的胡桃匣子里翻涌而出。

我惊恐地站在原地,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我眼睁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白雾中隐约出现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随着白雾逐渐消散,那道身影越来越清晰。

一位中世纪贵族打扮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他身材高挑,容貌俊秀,一头长度及肩的金色长卷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一份阴柔优雅的美感。

“啊!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被吓得腿软,大脑一片空白,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家伙是谁?怎么会从白雾中突然冒出来?难道……他是鬼!

“啊!鬼啊!”我发出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我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的羊皮书也掉在了一旁。

面前的花美男似乎对我的尖叫声很不耐烦,他优雅地甩了甩金色的长卷发,慢条斯理地说:“喂,别叫了,闭嘴,你很吵啊!”

“鬼”居然跟我说话了?

我哆哆嗦嗦地说:“不要、不要伤害我,我、我……”我吓得语无伦次,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花美男悠悠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一步步向我走过来。

“哒、哒、哒……”长靴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格外刺耳。

我紧张地看着他,艰难地咽下口水:“鬼……鬼大人,不要吃我,我只是、只是路过这里,不是故意吵你的……”

“鬼大人?”听到我对他的称呼,他的眉头皱了一下,“你竟然说本守护神是鬼,大胆!”

不是鬼?他是守护神?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守护神是什么东西啊?

或许是我现在的模样太狼狈,那位自称守护神的花美男居然笑了一声,嘲笑说:“人类的胆子还真是小!不用害怕,本守护神是不会伤害你的。”

“真、真的吗?”我不确定地看着他,在这样阴暗的地方藏着,他真的不是鬼?

他会不会是想骗取我的信任,然后再把我的灵魂吃掉?我才没那么笨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那个自称守护神的人,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摸了摸下巴,扬起脸,有些嚣张地对我说:“我叫克瑞斯,是天界的守护神。”

天界!

天啊!我在做梦吗?地球上怎么可能会存在天界守护神这种东西,真是天方夜谭!

克瑞斯接着说:“喂,你露出这种表情是在质疑我的身份吗?”他不满地睨了我一眼,又说,“我真的是守护神!因为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才被关在胡桃匣子里受罚,直到有人能把我放出来为止。”

真的吗?

对于他说的这一切,我仍旧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小心翼翼地对他说:“既然现在我都把你放出来了,那么你就快点离开这里吧!”

“不行!”他突然提高了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按照天界的法则,我还得完成救命恩人的一个心愿才能回天界,否则还是得继续待在匣子里。”

“心愿?”

他不耐烦地点点头:“是啊,你快点许愿,我帮你完成心愿后,就可以重回天界了。”他又小声咕哝了一句,“被关了这么久,真是无聊死了,喂,你快点许愿啊!”

“我……我……”我紧张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太荒谬了吧?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克瑞斯皱皱眉头,朝我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不耐烦地说:“快点许愿啊,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还要回天界过悠闲自在的美好生活呢!”

“别、别过来!”看他一步步逼近,我伸手抓起手边的羊皮书,用力地朝他砸去,同时大喊,“奇怪的家伙,不要靠近我啊!”

趁着他愣住的工夫,我迅速地爬起身,连滚带爬地跑出物理教室,飞快地冲下楼梯,跑出这栋阴森恐怖的教学楼。

因为我实在是太害怕了,甚至忘记看看秋叶是不是还在楼梯间等着我……

好不容易跑到教学楼下的空地上,我才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平复着狂乱的心跳。

天啊!天啊!没想到这栋教学楼居然闹鬼啊!而且……那鬼长得蛮好看的……还自称守护神……真是个奇怪的“鬼”!

我在楼下转了几圈,没有看到秋叶的影子,她该不会还在原地等我吧?

一定是啦!我上楼之前嘱咐过她很多次,一定要等我的。她的脚扭伤了,根本走不了,万一那只“鬼”跑出来伤害她怎么办?

想到秋叶可能会遭遇到的危险,我的心一下子揪起来。

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呢?只顾着自己逃命,居然忘记秋叶还在楼上!

这样想着,我越来越自责。看着面前黑黢黢的教学楼,我还是壮着胆子再次往里面走去。

“哎,前面那位同学,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栋教学楼已经废弃很久啦,你该不是迷路了吧?”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我停下脚步转头去看,一位手臂上挂着“值勤”红袖章的女老师,正打着手电筒朝我这边照过来,明亮的灯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她朝着我走过来,关切地说道:“走吧,老师带你回去,新生不要到处乱跑啊,芭乐学院很大,你万一迷路了怎么办?”

“老师,我不是迷路了,我是……”

老师打断我的话:“迷路了有什么丢人的?不用害羞啊,走吧,我带你回小广场那边,你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

“可是我还要……”

老师再次打断我的话,她了然地笑笑:“可是你还没找到羊皮书,对不对?哎呀,没事啦!那些高年级的学生就是喜欢恶作剧,他们把羊皮书藏得可严密了,一般人是找不到的,相信老师,不会有几个同学找到羊皮书的。”

“可会长说了,如果找不到,会有惩罚的。”

她强拉着我往小广场那边走,边走边说:“惩罚?别听他们的,那都是他们吓唬你们的,其实他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真的吗?”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老师。

她点点头,认真地说:“当然,你看老师像会骗人的那种人吗?”

哈,不会有严厉的惩罚啊,那太好了!

我被老师拉着走到学院的小广场时,发现大部分的同学都已经回来了,果然跟老师说的一样,找到羊皮书的人非常少。

“咦?秋叶,你已经回来啦?”

我一转头,看到喷泉池边,一身精致白色蕾丝花边裙的秋叶,正跟几个学长开心地说着什么,她满脸笑容,看上去非常开心的样子。

听到我的声音,她对我挥了挥手说:“嗨,晴子,你回来了!”见我表情茫然地望着她,秋叶解释说,“是恰好经过那边的学长们发现了受伤的我,然后就把我扶回来了,所以就没有等你,真是对不起啊。”

呼……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没事就好,刚才我真担心那个“鬼”会伤害到她呢!

秋叶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搜寻了一阵,然后她问:“晴子,羊皮书呢?”

啊!羊皮书!

我的脑海里顿时闪现出刚才的画面,因为当时太害怕,我随手就把羊皮书砸到了“鬼”的身上,所以……当然不可能带出来了。

想到那个“鬼”,我的心脏又开始慌乱地跳动起来。

“对不起,羊皮书我没有带出来……”

听完我这句话,秋叶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她失望地看着我:“你没找到羊皮书哦?”

我点点头:“我刚刚在物理教室里遇见……”

我还没说完,秋叶就垂下头,非常失望地说:“哦,没事啦,我早就知道你胆子小,没有找到羊皮书就算啦。”她的语气淡淡的,听得出来有些不开心。

见她心情不好,旁边的学长开始安慰她:“秋叶同学,没事啦,这个‘试胆大会’没有会长说的那么可怕,只是一个活跃气氛锻炼胆量的活动而已,不会真的有什么惩罚的,别担心。”

秋叶抬起头,对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学长,我没事的,就算真的有什么惩罚,我也不害怕。”

站在一旁的另一个学长赶紧讨好地说:“秋叶,你真是勇敢啊!”

秋叶骄傲地扬起下巴:“那是当然。”

看到秋叶在学长们的包围圈中,众星拱月像一个公主,高贵而自信,旁边有那么多骑士一般的学长争先恐后地安慰她、关心她……

而我孤零零地站在一边,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淡淡的失落。如果也有帅气的学长像关心秋叶一样地关心我,那该有多好啊。

令新生们畏惧的“试胆大会”终于结束了,会长也没有具体说惩罚是什么,只是含糊地说,以后会让我们知道他的惩罚有多可怕。然后他亲自颁奖给最快找到羊皮书的一组同学。

在颁奖的时候,我偷偷地看了一下秋叶,她的脸色仍旧不太好,表情冷冰冰的,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亲热地拉着我的手。

唉……秋叶她会不会生气了?

我垂头丧气地想,都是我不好,害得秋叶没有拿到羊皮书,错过了得到勇气勋章和奖品的机会,可是,物理教室里的那个“鬼”真的好可怕嘛!

虽然我一直想找机会跟秋叶说说物理教室里的那只“鬼”,但我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把遇到“鬼”的事情跟她说。因为“试胆大会”一结束,秋叶就被风度翩翩的学生会副会长约走了,而我只好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好长,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寂寞。

终于走到家里,我疲惫地打开家门:“哥哥,我回来了,好饿啊!”

因为“试胆大会”,折腾到这么晚,我还没吃晚饭,真的好饿啊!

“哥哥……”我又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我。我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看到哥哥上野楠的身影。

奇怪,哥哥居然比我还晚回家?

哥哥不在家,没人给我做饭,难道今天晚上我要饿肚子?我又累又饿,好可怜啊。

我们的父母因为工作需要,常年留在国外,所以照顾我的任务就落在哥哥身上了。

我不擅长厨艺,上次肚子饿突发奇想要做蛋炒饭,结果差点弄得厨房失火,从那以后,哥哥上野楠再也不让我靠近厨房。今天他不在家,看来我只能吃泡面了。

“对了,上次跟哥哥去逛超市买了很多东西,不知道冰箱里还剩下什么?嗯,不如先去看看吧!

我自言自语,快步走到冰箱前,刚打开冰箱门,一阵似曾相识的白雾突然从冰箱里面涌出来,眨眼间,厨房里光芒大增,亮如白昼。

紧接着,曾在学校废弃教学楼里出现过的那只鬼克瑞斯突然从冰箱里冒出来了!

“啊!”我吓得面色惨白,随手抓起一旁的扫帚朝克瑞斯的脸打去,“鬼啊!走开!消失!”

呜呜,他为什么一定要缠着我呢?居然还追到我家里来了!好可怕!

我拿着扫帚在半空挥舞,冷不丁全身一僵。

咦?奇怪,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我握着扫帚的手被定格在半空中,我想用力但手臂根本不听我指挥。惊慌失措的感觉从心底涌上大脑,我转动眼珠看着站在一旁,正一脸不耐烦地弹了弹手指的克瑞斯,我害怕地大叫起来:“鬼啊!救命!你要做……唔……”

我刚喊到一半,克瑞斯眼疾手快地捂住我的嘴巴,他嫌恶地看着我说:“喂,你好吵啊!”

我说不出话来,又不能动,只能发出惊恐的“呜呜”声。他想对我做什么?该不是想吃掉我的灵魂吧?

呜呜,我什么都没做啊,我只是不小心把他从胡桃匣子里放出来而已……

克瑞斯眉头轻轻皱起:“我不会伤害你,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我是守护神,不是鬼。所以,你别在我耳边鬼吼鬼叫了!”

啊?他真的不是“鬼”,而是守护神?

我眨了眨眼睛,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他瞪视着我,指着自己的脸说:“鬼?你见过长这么潇洒帅气的鬼吗?见过吗?”

呃,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不过他长得真的很帅气啊!

一头金灿灿的长卷发潇洒而随意地垂下来,散落在肩头,白皙的脸上,一双薄荷色的眼睛澄澈明亮,格外迷人。他的鼻梁高挺,嘴唇薄而性感。

见我毫不客气地看着他,他没好气地瞪我一眼:“收起你的花痴眼神,我也知道本守护神很帅气,但是,我不喜欢这样被人盯着看。”

我微微脸红,低下头去。这家伙长得挺好看,怎么性格这么嚣张?

见我低头不说话了,克瑞斯略显无奈地说:“我真的不会伤害你,不然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早就没命了!我只是来完成你的心愿,好回到天界去,明白了吗?”

我似懂非懂地眨眨眼。

他接着说:“那我解除你的定身咒,你不要乱叫哦,绝对不可以让其他人发现我的存在!”

我乖乖地点点头,他终于给我解开了定身咒。

我的身体终于恢复自如,我揉了揉手腕,警惕地盯住面前这个叫克瑞斯的守护神。

我稍微冷静一点后仔细一想,其实从克瑞斯出现到现在,他一直都没有伤害过我呢。当然刚才他对我使用定身咒,是因为我拿起扫帚要攻击他。

好吧,错误在我。

我盯着他细看,克瑞斯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就算他不是守护神,而是鬼的话,那他也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鬼吧?

他真的长得比当红偶像男明星都要帅啊!难道现在的鬼怪都开始注意外貌管理了吗?

正在偷窥克瑞斯时,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在安静的厨房里,这个声音显得格外突兀。

呃……好丢人啊,我捂住肚子,不好意思地对克瑞斯笑了一下。

他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然后没好气地说:“你肚子在叫啊,你饿了?”

我支支吾吾地说:“没有啊,你听错了吧。”

“白痴!”他白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厨房,朝着客厅走去,不再理会我。

“喂,你要去哪里啊?”我站起身来,追在他身后喊他。

克瑞斯头也不回地说:“你很吵啊!”

什么?这里是我家,他居然嫌我这个主人很吵?简直莫名其妙!

我追上去,拦住他:“你不要到处乱走啊,我哥哥随时都可能回来,万一被我哥哥看见你怎么办?”

他站在客厅的餐桌边,回过头扫了我一眼,没回答,抬起右臂凭空一挥,下一秒原本空空如也的餐桌上,突然出现一大堆食物,香气扑鼻!

“哇!这么多好吃的?”我口水直流。

绿豆糕、莲子羹、炸鸡腿、蛋黄小馅饼、酱猪蹄……这些都是我最爱吃的啊!

这些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太神奇了吧!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克瑞斯,他却只是环着双臂,骄傲地哼了一声,然后朝着餐桌那边点点头:“喏,还不快点去吃东西?都是我辛辛苦苦变出来的,不吃我可就收起来啦?”

“啊?真的是你变出来的?好厉害啊!”我难以置信地看着餐桌,吞了吞口水。

“废话,我都跟你说过了,我是守护神!要变出这一桌菜,对我而言小事一桩。”他嚣张地挑了挑眉,又说,“你不用这么感激地看着我啦,谁让我是心胸宽阔,又是神力无限的天界第一花美男守护神呢!”

谁有空看他啊!面前这桌诱人的食物,看得我口水直流,我抛下对面前这个身份不明的人的畏惧,扑到餐桌边拿起一只炸鸡腿啃了起来。

哇!这也太好吃了吧!比哥哥亲手做的还要好吃呢!

在美食面前,我放下了戒心,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

看我不再防备他,克瑞斯拉开一张椅子,坐在我对面,看到我狼吞虎咽的吃相,他先是不赞同地皱皱眉,然后叹口气对我说:“喂,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而且还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这样不好吗?”

我一边啃鸡腿,一边口齿不清地问他:“你为什么一定要帮我实现愿望呢?”

他又皱了一下眉头:“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放我出来了,我就得帮你实现一个愿望,然后才能回到天界,这是天界的规则,你明白了吗?”

见我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他无奈地朝着天花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低声说:“要不是这些狗屁天规,我才懒得跟着你回家,等着帮你实现愿望呢。”

哦!原来他是为了完成任务回到天界,所以才一直跟着我的啊!

“你只有完成任务才能回天界?”

他点了点头:“没错,所以拜托你快点许愿吧。”

这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刚想提醒克瑞斯,但话还没说出口,一眨眼工夫,坐在我对面的克瑞斯跟满桌子的食物瞬间消失不见了,餐桌上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不曾出现过。

我愣了一下,却听到玄关传来哥哥的声音。

“晴子,我回来了。”他换了拖鞋走进来,看见我呆坐在餐桌前,又问,“你干吗对着餐桌发呆啊?你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做饭?”

“啊?不、不用啦!”其实我刚刚已经吃饱了,而且肚子还有点胀呢。我对哥哥笑了笑,“我不饿,已经吃过啦!”说完,我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餐桌,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刚才发生的一切,不会是我在做梦吧?

就在这时,我打了个充满食物味道的饱嗝,似乎在提醒我,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转了转眼珠,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守护神克瑞斯现在藏到哪里去了,他说要实现我的一个愿望才能回天界,那么他应该还会再次出现吧?

我正在出神,哥哥忽然问:“晴子,已经八点了,你不看电视吗?你爱看的那部偶像剧已经开始播了。”

“啊!”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真的已经八点了!都怪那个克瑞斯,害得我把最爱的偶像剧都忘了。

我赶紧打开电视,调到那个频道,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开始看电视剧。

哥哥回到他的卧室换了居家服后,走回客厅坐在我身边陪我一起看电视。

两个小时后。

电视剧刚播完,哥哥就开始催促我:“十点了,你赶紧去洗澡,准备睡觉!”

哥哥一直管得我很严,十点睡觉是雷打不动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反抗。

“哦。”我应了一声,起身走进自己的卧房。

我打开灯,走到衣橱边去拿换洗的衣物,刚打开衣柜门,我吓得险些尖叫起来!

天……天啊!

那个嚣张又自大的守护神居然……居然在没有得到我允许的情况下,霸占了我的衣橱!

而更夸张的是他竟然用神力,将我的衣橱内部改造成一间华丽的房间,屋内的陈设复古而华丽,令人不可思议。

“好厉害啊!”我不禁低声惊叹。

克瑞斯轻松地挑了挑眉说:“哦,我正式宣布你的衣橱已经被我暂时征用为卧房了,也就是说,在为你完成心愿以前,我都会住在你的衣橱里。啊哈哈哈!”他大笑几声后,又立刻恢复正经神色,盯住我说,“你赶紧想你要许什么愿望,快点许愿,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难道他真的是个守护神?要不然他怎么会使用神力,不但可以变出一整桌美味的食物,甚至可以转换空间将衣橱内部改造成宫殿般华丽的卧房?

简直太神奇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守护神的脾气还真是坏呢!

见我不说话,克瑞斯又不耐烦地说:“你要许什么愿望?快点想啦!”

看来他是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天界去了,我也很想快点说出一个心愿啊,可是……可是……

我小心翼翼地问:“我只能许一个愿望,对吗?”

他点头:“废话,当然了。”

啊……真的只有一个心愿啊。那我得好好想想,绝对不能浪费!

“喂,你想到了没有?”克瑞斯站在我面前,他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近在咫尺。

我心跳加速,脑中一阵眩晕。他真的长得好俊美!

但是这次我很快就清醒过来。上野晴,你理智点,不要犯花痴!

我晃了晃脑袋:“守护神大人,你别急啊,只有这么一个愿望的机会,我当然要好好想一想,不然好浪费的!”

“有什么好想的,你们人类还真是麻烦。”他不耐烦地撇撇嘴,“好吧,你快点想,不要让我等太久。”

真是个坏脾气的家伙!

我正在腹诽,冷不丁克瑞斯突然凑近我,那张精致而完美的脸在我面前一点点放大,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他、他这是想做什么?

正当我心如擂鼓时,他却在距离我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克瑞斯眯了眯眼睛,薄荷色眼眸中满是警告的神色:“记住!你见过守护神这件事,千万不可以跟任何人说,包括你的亲人!否则,我不会帮你实现任何愿望!”

我用力地点点头:“当然,我不会说啦,你放心!”

他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胡桃匣子守护神

胡桃匣子守护神

  • 评分:10
  • 分类:短篇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喵哆哆

她在学院大冒险时捡...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