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推荐 >

雪舞倾城凡云玲小说

雪舞倾城凡云玲小说

发表时间:2019-03-22 14:21:04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她心如止水,奈何误入这异界。遇到了一个人,乱了她的心。他权倾天下,无人敢惹。奈何总被逼婚!皇兄?朝臣?挥袖怒指天下“若非我所爱,纵然千人所逼,我亦不娶。”江山如画,非他想要。如花美眷,求而难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本是花季少女,要做的应该是听听歌、逛逛街、闲来无事和姐妹妹八卦下。可命运弄人!偏将她丢在这个异世,让她尝尽了爱情的苦痛。他本是帝王,却连选择所爱之人都不能,那他还当这皇帝有何用?江山如画,非皇叔想要,亦非他想要。

推荐指数:★★★★★
>>《雪舞倾城》在线阅读>>

《雪舞倾城》内容精选:

“妈咪,我要巧克力啦!”一个五六岁,穿着白色碎花洋裙的小女孩,拉着女人的手,站在一排货架前,嘟着嘴不肯走。

“啊?”正在选购着日常用品的女人,听到身边女儿的话,回头看了眼摆满了各种巧克力的货架,叹了口气,低头对女儿说:“妙妙,妈咪说过很多次了,巧克力吃多了,会变胖妞的。”

“不啦不啦!就要巧克力”小女孩不依的摇着女人的手。

“你……唉!”女人似是想说什么,最后终是长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一手牵着女人的手,一手拿着巧克力,蹦蹦跳跳,开心的东瞧西看。

“小忆,告诉妈妈你想吃什么?”卖水果蔬菜的地方,一个温柔的女人,对着身边安静的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抬头笑看着女人:“妈妈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你啊!就这张小嘴甜。”女人笑着,伸手点了下小女孩的鼻子。

“哎……林老师,你也来买菜啊?”女人拉着东瞧西看的女儿,走上前跟熟人打着招呼。

刚才跟女儿嬉笑的女人回头看向声源:“黄太太,你也来买菜啊?真巧啊!”

“是啊!”黄太太走上前,看到旁边的小女孩,说道:“哟!这就是你女儿吧?好文静哦!”

“是啊!”林老师摸着女儿的头,低头笑看着她:“小忆。”

女孩对对面的黄太太鞠了个躬:“阿姨好。”

“真乖!”黄太太对林老师说:“你家女儿好乖巧,好文静哦!哪像我家妙妙,皮的不得了。”

“妈咪,哪有你这样的,夸别人,损我。”身边的小孩儿不高兴的撅着嘴。

“那也是你太不乖了。”黄太太瞪了眼女儿,说道:“不懂事,还不跟人打招呼。”

女孩给了妈咪一个鬼脸,正脸笑对对面的人,打招呼道:“阿姨好!”

“好!”林老师笑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对黄太太说道:“我看你家妙妙挺好的,不像我家小忆,没一点同龄孩子该有的活泼。”

“我倒觉得小忆这孩子挺好的,安安静静才像女孩子嘛!哪像我家的这只小猴子,蹦蹦跳跳,打架闯祸不断,跟个男孩子似得。”黄太太似乎对此很头痛。

黄妙妙拉起黎小忆的手,跑到旁边远处的地方,从兜里拿出巧克力,递给了对方:“给,我请你吃。”

黎小忆接过巧克力,看了下,抬头笑了笑:“谢谢!”

吃着巧克力的黄妙妙,语音不清地说着:“我叫黄妙妙,你呢?”

“我叫黎小忆。”黎小忆手里握着她给的巧克力,微笑回道。

黄妙妙看着对面有些奇怪的女孩,眨了眨眼睛:“你真的是在笑吗?”她总感觉不像,好像对方只是习惯Xing的掀起嘴角,眼睛里一点笑意也没有。

黎小忆不解的看向她,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小忆,我们该回家了。”林老师走过来,对女儿说道。

黄太太也走到女儿身边,牵起她的手:“那林老师,我们改天再聊。”

“好。”林老师笑应的点了下头。

黎小忆对黄太太挥了挥手:“阿姨再见。”

“小忆再见。”黄太太笑呵呵对她挥了挥手。

“阿姨再见!小忆再见!”黄妙妙笑着挥手。

黎家

“小忆,别画了。”收了女儿手中的铅笔,将水果盘放在茶几上,拿起一块西瓜递给女儿:“来,吃点西瓜消消暑。”

黎小忆伸手接过西瓜,眼睛却一直盯着她刚才画的画。

黎妈妈看着有些奇怪的女儿,吃着西瓜问道:“怎么了?你这孩子怎么又发呆了?”唉!说起她这个女儿,就让她头痛!从小就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经常发呆,都不知道她这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想那个叫黄妙妙的女孩。”黎小忆将手中的西瓜放在茶几上,拿起了她刚才画的素描,深思道:“她脖子上戴着一个很奇怪的星坠。”

“很奇怪?”黎妈妈放下了手中吃掉一半的西瓜,靠近女儿,低头看着那张素描画:“没什么啊!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水晶星坠。”真想不通,女儿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不过话说回来,能让女儿感兴趣的事——值得思考!小忆绝不会对普通的东西感兴趣,这个星坠一定有不同之处,可她怎么看也只是个普通的水晶星坠啊?

黎小忆不语,低头认真的看着她描绘出的星坠轮廓。她不会看错,昨天见的那个女孩脖子上的星坠,确实发出过七彩色的光芒,是一种由内里流动的光芒,不靠近,根本发现不了那种光。

一个小巷里面传出了孩子的吵闹声,被妈咪命令留下来的黄妙妙同学,听到这些嘈杂声,背着小书包,往声源走去……

“不许欺负玲珑,不许笑,你们走开。”

“你说不欺负就不欺负,我们不是很没面子?”

“玉青青,你瞧瞧你跟玉玲珑的样子,一个丑八怪,一个绿眼怪,咦……吓死人了!”

“胡说,不许你们胡说,你们才是丑八怪,我不许你们说玲珑……”

黄妙妙伸长了脖子,往巷里一看……

哇!有没有搞错?一群男孩子欺负两个小女生?在这一刻起,黄妙妙的侠义之气,倏的窜起,那个火大啊!她振臂一挥,大喊一声:“住手——”

所有拉扯着那两个小女生的男孩子,都望向那个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小丫头。

“你谁啊?连我们的事也敢管?不想活了?”

“哼!我看不想活的是你们吧?”黄妙妙高抬起下巴,撇了撇嘴。

“你这臭丫头找死吧?知道我们是谁不?”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说完就一甩书包,挥拳袭向那几个男孩子。

噼!啪!砰!嗵!

三下五除二,搞定!黄妙妙不理身后的哀嚎声,走到一旁,捡起了地上的书包,扔到肩上,走向那两个狼狈至极的女孩子旁边:“哎,你们没事吧?以后不要走这里了,这里经常有些坏孩子勒索小学生的。”

“不用你假好心,你们所有人都是坏人,就知道欺负我和玲珑。”

“青青,别这样。”女孩扶起那个有着一双茶碧色眼眸的女孩,转身对黄妙妙说:“对不起!青青不是故意对你凶的,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们。”

“啊?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应该的。”黄妙妙摆了摆手道。

“黄妙妙,你在干什么?我一会儿没看好你,你就又给我闯祸打架?”黄妈妈找到黄妙妙,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数落。她就是换个轮胎一会儿的功夫,这丫头就能跑到这儿把一群……额?男生打倒在地?

“阿姨,她没有闯祸,是她救了我们。”

黄妈妈侧首看向她,不禁惊大了眼睛!那女孩额上有好大一块红色胎记,从右额上发根处,一直延伸到了左眉上。

“看什么看?不许用这样的眼光看着玲珑。”

“哎,你凶什么凶?早知道就不出手救你了,好心没好报!”黄妙妙撇嘴,瞪了她一眼。

红胎记的女孩,拉住了碧眸女孩,歉意道:“对不起!青青不是有意的,她只是想要保护我。”

黄妈妈看着那个红胎记的女孩,笑了笑:“没事!你们快回家吧!要么你们父母该担心你们了。”

“我们没有父母!”碧眸女孩大声喊道。

黄妈妈和黄妙妙对看的了一眼,一时无语。

“我们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红胎记女孩解释道。

哦!母女二人明了的点了下头。

“才不需要他们,他们不配……”碧眸女孩恨语哭泣着。

红胎记女孩拥抱着她,小手拍抚着她的背,稚嫩的声音,安慰道:“青青不哭,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姐姐……”碧眸女孩抱着红胎记女孩,头伏在她肩头哭泣着。

黄妈妈拉着女儿默默离开。

“妈咪,为什么她们爸妈不要她们了呢?”黄妙妙坐在车后,抱着黄妈***腰,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世上被遗弃的孩子太多了,谁知道那些父母是怎么想的。”前面骑车的黄妈妈如是回道。

“她们好可怜哦!”黄妙妙嘟了嘟嘴。

“你还是多担心下自己吧!你说你这孩子,哪有女孩子老跟人打架的,小心以后没人敢娶你。”黄妈妈对女儿的未来很是担忧,哪个男人敢要她啊?那还不得天天被打成猪头啊?

“我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黄妙妙自豪道。

“还拔刀相助呢!那你的刀呢?”黄妈妈说出重点道。

“哎……对哦!”黄妙妙听了妈咪的话,想说你给我买刀……

黄妈妈一开口,破灭了女儿的美梦幻想:“休想!现在没兵器你就天天给我闯祸,要是再给你买把刀,呵呵!下次我就该去监狱看你了。”

“妈咪,我是儿童,不负担法律责任的。”黄妙妙再接再厉为自己谋福利继续道。

“可是你会长大的。”黄妈妈不予理会道。

黄妙妙不放弃,继续说:“可那是以后的事啊。”

“就是为了你的将来,所以才不准你玩刀。”黄妈妈教育女儿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从娃娃抓起。”

黄妙妙想了想,不明白的问:“什么是从娃娃抓起啊?”

“就是从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孩子抓起,把你们关进小黑屋里去。”黄妈妈吓唬女儿道。

“我不要被抓,我不要被关进小黑屋,我不要玩刀了就是啦!”十多年以后,黄妙妙才知道,她被妈咪骗的有多惨。

黄妈妈得意一笑,姜还是老的辣!说的一点都没错,再天才聪明的孩子,也始终是个孩子。

这一年,黄妙妙五岁,黎小忆七岁。

十二年后。

苏州市

黄妙妙挎着咖啡色的斜挎包,蓝色V领T恤,白色七分裤,一双白色帆布鞋,戴着一副褐色太阳镜,吃着手中的甜筒冰淇淋,踏着悠闲的步伐,走在林荫下,将吃完的甜筒纸屑,丢进垃圾桶,继续往前走。

“明高学院?”黄妙妙摘下太阳镜,拨了下飘逸的长发,往学院大门走去。

“玲珑,这太阳也太晒了,早说让你带把伞,你偏说没事。”某穿着很淑女的女孩子,埋怨着身边的女孩子道。

“晒吗?还好吧?”戴着鸭舌帽的女孩,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烈日。

黄妙妙看着从她身边走过的两个女孩,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处舞蹈教室中,一个恬静的女孩,坐在钢琴前,优雅的弹奏着钢琴,一曲梦中的婚礼,飘荡在舞蹈室中。

一曲完毕,一个中年女人拍了拍手:“好了!今天大家就练到这里,休息。”

“呼……累死了!”

“不劳动没有收获,不努力没有成功。”

“是啊!”

中年女人走到钢琴前,递了一瓶水给刚才弹钢琴的女孩:“不好意思宝贝儿,那个钢琴师有事,只能找你帮个忙了。”说着便喝了口矿泉水。

坐在钢琴前的女孩笑了笑,接过水并未喝,抬头笑看着中年女人:“没关系的妈妈,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来这里能帮到妈妈你,也算是尽一份孝心,不是吗?”

“唔……是的,宝贝儿真乖!今晚妈妈给你做好吃的,算是给你的奖励。”中年女人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嗯!”坐在钢琴前的女孩笑点了下头。

“哎,你看,和林老师说话的女生,怎么感觉有点像黎小忆啊?”一个舞蹈室的女孩用肩膀,碰了碰旁边的女孩。

“咳!咳咳!黎小忆?那个天音黎小忆?”那女孩被惊的呛得,咳嗽着问道。

“哎,好像就是她哎!”那个女孩从地上起来,便往钢琴处跑去。

呛住的女孩随后也起来跑了过去。

“哇!真的是你,黎小忆?”之前跑过去的女孩,惊呼的捂着脸。

舞蹈室开始有些躁动起来。

“黎小忆?怎么可能?”

“是啊!黎小忆怎么会来这里当钢琴师啊?”

“啊——真的是黎小忆!”

“安静——”中年女人大喊一声,躁动的众人安静了下来。她开口对众人说:“你们不好好休息,一惊一乍做什么?”

“林老师,她是不是黎小忆啊?”一个女孩指着泰然自若,依然稳坐不动的女孩问道。

中年女子看了眼淡笑不语的女儿,有些头痛:“你管她是不是,反正她是来帮忙的。”

“可是……”

“我是黎小忆。”一直默默不语的女孩,从钢琴的长凳上站起来,转身面向众人,淡笑道。

“哇!真是黎小忆。”被呛水的女孩惊问道:“你怎么会来舞蹈室当钢琴师呢?”

“舞蹈室的钢琴师有事,所以我来帮忙。”黎小忆回答道。

“你为什么会来舞蹈室帮忙?”

中年女人平地一声雷道:“因为她是我的女儿。”

“什么?”众人惊呼。

“是,她是我妈妈。”黎小忆淡笑道。

“怎么可能?黎小忆是林老师的女儿?”

“太不可思议了!”

“这太刺激了!我要晕了!”

中年女人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心中哀叹了一声,这下可完了!她以后可没安静日子过了……

两种不同Xing格的人,两种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女孩,而命运的轨迹,却奇妙地将她们牵在了一起。


雪舞倾城

雪舞倾城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