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推荐 >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名字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名字

发表时间:2019-03-22 14:21:05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她心如止水,奈何误入这异界。遇到了一个人,乱了她的心。他权倾天下,无人敢惹。奈何总被逼婚!皇兄?朝臣?挥袖怒指天下“若非我所爱,纵然千人所逼,我亦不娶。”江山如画,非他想要。如花美眷,求而难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本是花季少女,要做的应该是听听歌、逛逛街、闲来无事和姐妹妹八卦下。可命运弄人!偏将她丢在这个异世,让她尝尽了爱情的苦痛。他本是帝王,却连选择所爱之人都不能,那他还当这皇帝有何用?江山如画,非皇叔想要,亦非他想要。

推荐指数:★★★★★
>>《雪舞倾城》在线阅读>>

《雪舞倾城》内容精选:

黎家别墅内

突然一阵巨响:“啊——小忆出事了!”四老看到这一幕,立刻惊叫了起来,黎小忆可是他们家的命根子啊!

黎氏夫妇刚躺下没多久,突然听到这个噩耗,立刻抓起衣服穿上,跑下了楼,黎妈妈紧张的问道:“小忆怎么了?她怎么了?”她满脸着急的跑到电视前。

黎老爷子叹了口气:“别看了,小忆在颁奖典礼上晕倒,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黎妈妈听到“送去医院”这句话后,便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儿晕倒,幸好黎爸爸及时接住了她:“别担心,小忆不会有事的,我们这就去医院。”说着便揽着她走出了家。

一路上,四老接到了金群教授的电话,来到了黎小忆所住的医院,医院的检查结果是――黎小忆,脑癌晚期。

听到这个消息,黎妈妈当场晕倒,四老面如死灰,黎爸爸更是眼中含泪。

文轩宇默默离开,他无法面对这样的结局,太残忍了!

穆姐掩面哭泣,怎么会这样?小忆她还那么小,她还没有过二十岁的生日,上天怎么可以如此残忍的夺走她的生命。

某别墅内

“黄妙妙,你讲点卫生行不行?这是客厅,不是猪窝。”黄山对着他那可爱到让人想掐死的妹妹吼道,不过……似乎……效果不怎么样!

黄妙妙揉了揉被高音波刺激的耳朵,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继续吃着薯片,啃着薯条,喝着果汁,看着电视,完全无视她那大嗓门的哥哥。

黄山气的都要喷火了,他怎么摊上这么个倒霉的妹妹,真是作孽啊!仰天悲叹后,他又认命的收拾着客厅。他现在严重怀疑黄妙妙的Xing别,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懒惰的女孩?害的他一个大男人在这收拾家务,她却在哪儿吃着东西,喝着饮料,看着电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黄妙妙看了眼她那面临崩溃的哥哥,一张帅气的脸,都快成苦瓜了粥。她耸了耸肩,撇了撇嘴,摇了摇头,继续看电视。她真严重怀疑,她哥是不是男人,不就收拾下家务嘛?用得着像谁欠他万儿八千的吗?真小气,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真是小肚鸡肠啊!

黄山倒完垃圾回来,解下了围裙,洗了下手,为自己倒了杯水,走到黄妙妙身旁的沙发上坐下。喝了口水,看了看他这个空有天赋,却怎么都不去努力且不成材的妹妹,又看了看电视里那个优雅恬静的黎小忆。他就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怒火和无奈!

“你还好意思看?你看看人家黎小忆,再看看你自己,同样身为江南女子,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你真是白糟蹋了你这张脸和……形象。”他真是越想越来气。

他这个妹妹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非常符合江南女子的清秀灵韵,小巧玲珑,可是这Xing格……他打了个冷战,他可真不敢恭维了!

黄妙妙听了黄山的话,伸手摸了摸脸,她的长相怎么了?她觉得还行啊!又没有长得对不起祖国。

黄山看着那一脸迷茫的白痴妹妹,伸手给了她一爆栗子:“黄妙妙,收起你的白痴表情,你看看人家的成就,再看看你现在的德Xing?”呼……他真是越说越火大。

黄妙妙真有点担心她的耳朵,会不会被他哥的超音波给毁了:“黄山同学,你可不可以说话不要那么大声,我不耳聋。”真是的!好好的耳膜都能被他那超音波给震坏。

黄山腾的坐正,手指着某人:“黄妙妙,我警告你不要再直呼我全名。”他最恨别人叫他全名了,真搞不懂他爸妈当初是怎么想的,居然给他取了个这样的名子。

黄妙妙看到某人火大,很识时务的的闭上了嘴,她可不想被某人掐死!不过也奇怪……爸妈怎么会给哥取了这样一个名子呢?黄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安徽黄山哎!

黄妙妙瞬间变脸,挂着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讨好道:“亲爱的哥哥,我肚子好饿哦!你可不可以煮些东西给你可爱的妹妹我吃呢?”说完还眨了眨她灵动的大眼睛,她要不是真饿的不行了,才不会这么肉麻兮兮的跟这个大嗓门说话呢。

黄山正气着呢。突然,面前出现一张大大的笑脸,虽然很赏心悦目,可是他还是被吓的身子往后一撤:“黄妙妙,你发什么疯啊?你知不知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他拍了拍胸口,他总有一天,就算不被这丫头气死,也会被她吓死。天啊!他怎么这么倒霉啊!摊上这么个祸害啊!

黄妙妙一脸的老大不高兴,她有那么可怕吗?这个哥哥真让人讨厌:“哥,你该去买些甘草菊花,降降火了。”真担心她这位哥哥,有一天因为这火气大的脾气,而来个急火攻心,那她不是亏大了?啧啧啧!她可不想失去这个免费劳力,外加保镖。

黄山要知道他妹妹心中所想,非被气死不可:“只要你能少气我,比吃什么都有用。”她还好意思说,他整天这么着急上火,还不是因为他这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妹妹吗?

“哥,你的大才女完蛋了!”黄妙妙突然转移话题,让黄山一阵迷茫……

他转头看向黄妙妙所指的方向,电视里播放出的节目——黎小忆晕倒送医院?慢着,刚才黄妙妙说了什么?黎小忆她是他的……:“死丫头,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她什么时候成我的了?”呼……他早晚得被气死!

黄妙妙捂着被敲痛的头,眼泪汪汪的苦着脸,撅着嘴嘟囔着:“不是你一直在夸她吗?我说的只是实话而已!”呜……可恶的哥哥,她现在严重怀疑,她之所以这么笨,一定都是被某人的恶手给敲笨的,嗯!一定是,呜……好痛哦!

黄山晕倒,他真不知道他这个宝贝妹妹脑子是什么做的?居然这么的不正常,跟进水没两样。

黄爸爸和黄妈妈回来看到他们一双儿女,黄妈妈笑着走到黄妙妙身边坐下:“宝贝儿,怎么了?又惹你哥生气,被揍了哦?”黄妈妈好笑的看着吃瘪的女儿。

“才没有嘞!明明是哥他夸别人,损我。”她是被冤枉的,她是非常可怜滴!黄妙妙在心里,那叫一个委曲。

黄爸爸脱下西装,坐了下来:“小山,妙妙是你妹妹,你身为哥哥就不能多让让她,别动不动就打击她。”黄爸爸指责着黄山,有些无奈的看着调皮的女儿,叹了声气!

黄山点了点头:“是,爸爸,我知道了。”有些不情愿的答应。

黄妙妙得瑟道:“听到了吧?以后少打击我那可怜的自信心,你那黎大才女再厉害,不也完蛋送进医院了吗?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她是被累倒的,我真是深刻同情她!”

古语云:高处不胜寒!越多才多艺,越完美,就越累,累了就会得病,得病很可能就会完蛋,她可不想那么累。

黄妈妈有些迷茫:“什么……什么黎大才女啊?”她怎么越听越糊涂啊?难道儿子交女朋友了?

黄山一看他老妈那表情,就有些头痛:“妈……不要乱想好不好?妙妙说的是黎小忆。”他老妈怎么老这样子,好像儿子卖不出去似的,他怎么说也算英俊潇洒吧?老妈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啊?

黄爸爸按了按额角:“黎小忆?就是那个……什么天音才女,她怎么了?”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黄妙耸了耸肩:“不知道!刚才电视里播出,她不知怎么滴……在音乐颁奖典礼上晕倒了,已经被送往医院了。”

“听说这个女孩非常厉害,是音乐界难得的才女呢!”黄妈妈插话道。

黄妙妙看一家人都夸黎小忆,吃醋道:“能不厉害吗?谁家有四大教授坐阵,谁家的孩子还能差啊?”黎小忆只命好,投胎到这样庞大的家族里而已!要是她也投胎到如此天才的家庭里,什么天音天乐的,她连天仙都能当上。切!

黄爸爸疑问道:“什么四大教授?”不会是……

黄妙无所谓道:“就是那个……那个什么被称为怪才冤家的四人喽!”

黄爸爸和黄妈妈两人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讶,他们异口同声问道:“你说黎小忆是谁的传人?”他们不是听错了吧?从“明高学院”走出来的人,谁都知道这曾经辉煌的四个人,是天生的死对头,他们会成为亲家?简直是天方夜谭,太阳从西边出来,不可能的事儿。

黄妙妙看看黄山,又看了看老爸老妈,有些被吓到的说道:“我说……黎小忆的爷爷NaiNai,外公外婆是……是怪才冤家……”她有说错话吗?为什么老爸老妈,好像受了很大刺激似的?

黄山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爸妈在想什么。他轻咳了声:“那个……妙妙说的是真的,刚开始看到电视……我也有些惊讶。”他父母是同学结婚,而他也进了和他父母一样的同所大学,他在那里修读的就美术系,所以对那四个风云人物,也略有所耳闻过。

黄妙妙看着一家人怪异的表情,她有些蒙了:“有这么惊讶吗?”虽然黄妙妙已经在明高就读一年多了,可是她专读的是计算机系,自然不知道,这四人在几十年前的这所中国学院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了!

黄爸爸站起身:“好了,很晚了,都回房睡吧。”说完便上楼去了。

黄妈妈揉了揉有些不堪刺激的太阳Xue,便也上楼去了。

黄山起身,轻轻的拍了拍,仍是迷茫不明的黄妙妙的脑袋,摇了摇头也去睡觉了。

诺大的客厅里,只留下了身处云雾里的黄妙妙,她摸了下咕咕叫的肚子,嘟着嘴。就算不告诉她为什么那样惊讶,也该给她煮些东西吃吧?现在肚子咕咕叫,怎么睡觉啊?算了,求人不如求己,她还是吃泡面吧!黄妙妙起身,垂头丧气走向厨房……

黎小忆在颁奖典礼上晕倒这一则消息,震惊了所有喜爱她音乐的支持者,和音乐界的前辈和同行人士们。

三日后,其助理穆姐,发布了新闻发表会,于四月宣布了,黎小忆退出音乐界。原因,黎小忆被检查出,患脑癌晚期。

这条新闻震惊了全世界的音乐学家。无数音乐界前辈、教授、作家、无不叹息!这个百年难遇的奇才,就这毁了,谁人不伤心,谁人不唉叹!

数月后

医院长廊里

急救室门口

一位中年医生拿下口罩,抱歉道:“我们已经尽力了,黎小姐恐怕熬不过今晚了,对不起!”他也很可怜这个女孩,年纪轻轻,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辉煌的成就正等待着她、却在这如花的年华里香消玉殒,怎能让人不悲叹呢!

面色苍白无血的黎小忆,被护士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黎妈妈扑了上去:“小忆,我的小忆,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残忍的夺走你……”黎妈妈泪流满面,痛苦无助的哭声,让大家都跟着掉起了眼泪来。

几位古稀之龄的老人,一下子苍老了好多,眼眶中有的不再是往日的精光异彩,而是死灰一片,苍老的脸上,流着悲痛的泪水。他们宝贝了近二十年的孙女,难道就这样没了?怎么会这样……该死的是他们这些老东西啊!不该是他们的小孙女啊!

黎爸爸痛苦的头抵在墙壁上,他的小忆,他的好女儿,他们家的命根子,如果小忆不在了……他们以后该怎么办?

医院病房里

黎小忆看着大家:“人生在世……终有一……一死,只不过,先死和……和后死的区……区别而……而已!我只是先……先一步而已!希望我最爱……最爱的你们,可以……可以好好的……好好的活着,不要……不要因我的离去而……而过于伤悲。”她气若游丝,断断续续说完这些话。

黎妈哭着说:“小忆,你别这样说,可能……可能会有奇迹的,对,一定会有奇迹出现,一定会有的……”黎妈妈无神的重复着这句话。

黎小忆看着母亲这样,心真的很疼,她心痛的说着:“妈……不要这……这样好吗?小忆会……会心痛的。”她也不想死啊!可是……死神已经找上她了!奇迹?哪有这么多奇迹出现,那不过是世人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黎妈妈无助的掩面哭泣,为什么?小忆还这么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却让她面对如此无情的死亡……

黎小忆看着四位老人,这四人是疼她爱她的亲人,虽然他们总像小孩子一样斗气。可她知道,他们很爱她,他们总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她。虽然他们有时的好心、会让她很累,可她仍然感激他们,感激上苍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一群可爱的家人,她今生没有遗憾了!因为她有最爱自己的家人,有最保护自己的朋友穆姐,更有一个似敌似友邻居董影月,她拥有了令人羡慕的辉煌成就,亲情、友情、敌情、事业、她都有了,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她抬起苍白瘦弱的手:“爷爷NaiNai,外公外婆……”

老人走到病床边握住了她的手,轻抚着:“小忆,外婆牵着你的手,小忆就不迷失了。”她的小忆很聪明,可是总是边走边发呆,不去记路,以后没她牵着,可怎么办?

“小忆快点好起来,NaiNai还要给小忆做最好吃的红豆汤呢。”她家小忆总是一忙就忘了吃饭,以后没人叮嘱她,饿着了可怎么办?

“小忆快点好,外公还等着教小忆打太极呢!小忆可要好好学啊!那样身体才会健健康康的。”他这个孙女总是处处忍让,以后自己不在小忆身边,她受了欺负,谁给她出气啊?

“小忆,还记得我们下的那盘残局吗?爷爷可还等着跟小忆下完呢!外公也还有很多棋局要教你呢。”他的小机灵鬼,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黎小忆笑着说:“好啊!那你们……你们也要答应……答应我一件事,以后……咳咳……以后不要再……再吵架了……好吗?”她希望一家人和睦相处,吵嘴总是会伤和气的。

四个人点头如捣蒜,连声应允:“好好好!只要小忆好起来,我们什么都答应你。”就算上天摘星,下海捉鳖,他们都愿意。可是小忆……她还有机会吗?几位老人低头暗自垂着眼泪。

黎小忆虚弱的笑了笑,又转头看着远处的父亲:“爸,你……你过来……好吗?小忆有话要……要对你说……”黎爸爸走了过去,抚摸着女儿冰冷的额头,他的小忆又憔悴了好多呢!

黎小忆看着父亲,虚弱道:“爸,还记得,您问我……我二十岁生日的时……时候,想要什么……什么礼物了吗?”黎爸爸点了头,他当然记得,这是小忆去巴黎前,他问小忆的话,言犹在耳,人事已非昨!

黎小忆眼光悠远的说着:“其实,我想要的是全家永远幸福快乐,平安健康,我更想要个弟弟或妹妹,因为我一个人好孤单,好寂寞的。”黎小忆突然容光涣发,大家都感到不妙,这是回光反照的现象。

黎小忆看向黎妈妈,伸出双手:“妈,抱抱我好吗?”黎妈妈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搂着,眼泪却无声的滴落。

“妈,你抱紧我好吗?我好冷啊!”黎妈妈收紧了手臂,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黎小忆的头发,两眼无神的看着不知明的地方。

黎小忆安心的,微笑着闭上了眼。妈***怀抱好温暖!她的手慢慢的垂落下……

大家痛苦的捂住了脸,黎爸爸失声大叫着:“医生,医生……快……快来啊……”医生到来,让护士拉开了黎妈妈,进行抢救。

过了会儿!医生叹了声气!为黎小忆盖上白布,起身摇了摇头:“心电图,血压器,已停止,请……节哀顺变!”看了看手表,转头对旁边记录人员说:“记录,死亡时间2013年7月15日24点33分44秒。”

门外的董影月默默的离开。为什么黎小忆死了,她却一点儿也不开心、反而有些难过呢?她,不是很恨黎小忆、恨得要死的吗?黎小忆死了,她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为什么现在却会有种失落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董影月本就是有情人,在看到似敌似友的黎小忆死去,又焉能不伤心呢?

在医院角落的暗处,有一双悲伤的眼睛,注视着病房里。在听到黎小忆的死讯后,闭上了眼,滴落了一滴泪,转身离去。

病房里哭声连连,黎妈却如木偶一样,一动不动,毫无表情。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谁能受得了白发人送黑发呢!

黎妈妈突然脑袋转动了下,她走到病床前,突然将白布掀掉:“你们听……有心跳的?看,小忆她没死。”大家都以为黎妈妈是因痛失爱女,而接受不了打击,有些精神失常了。

可当看到心电图上强烈的跳动,所有人都惊呆了!医生慌忙叫道:“快,立刻进行检查。”

医护人员,立刻为黎小忆进行检查:“心跳正常。”

“血压正常”

“一切都正常,天啊!她复活了!”

黎家众人和穆姐喜极而泣,他们的小忆回来了!

“原来真有奇迹发生!”黎小忆的主治医生发出了感叹声。

某别墅内

文轩宇不断的往嘴里灌酒,好友乐安实在看不下去了,夺了他手中的酒杯:“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好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居然让轩这么失态啊?喝酒居然跟喝水一样。

文轩宇往沙发上一躺,神情哀痛悲伤:“她死了!我亲眼看见的,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过……”他痛苦的双手拍打着头。

乐安有些迷茫:“谁死了?”

文轩宇闭着眼睛:“黎小忆死了!我刚才在医院……我亲眼看到的。”

乐安看着老友这副表情、不禁有点疑惑……不就是一个小女孩吗?虽然这么有才华的女孩死了,是有些可惜!可轩也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难道……他倏地瞪大眼看着自己的老友:“轩?你不会是喜欢……喜欢上黎小忆了吧?”他这个好友,虽然在外界人看来是位温温尔雅的绅士,可实际上却是位冷血的要死的家伙。会突然关心别人,又是个女的,肯定有问题。

文轩宇睁开双眼,无神的仰首看着天花板:“是,我喜欢她,可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已经……已经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了。”

乐安有些吃惊,随后平静的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轩一直对女人有烦感,他认为女人都是爱慕虚荣、麻烦的源泉。这次怎么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小女孩呢?

文轩宇坐起倒了杯酒,在眼前晃动着:“不知道!也许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吧!”从初次见面,到后来不自觉的留意她。

黎小忆是个很奇怪的女孩,看似温和的笑容背后,却是拒人于千里的冰川。她优雅,她和善,她更多的是对事物的淡漠。每次见她,她都会独自的站立一边,与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她永远像个独立体一样,永远都像处于世外、红尘中的一切好像都于她无关一样。他们见过很多次面,可她却从未抬头看过自己。除了主持人叫到她,她才会优雅的走向台,说几句话。平常时,她根本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底头神游发呆。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孩。让他心动,让他气愤,让他莫失莫忘、魂牵梦萦,心痛不已!

乐安看着失魂落魄的好友,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默默的离开了。感情的事,谁也帮不了谁,更何况是这、还没开始,便已结束的感情呢?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生离死别,阴阳相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雪舞倾城

雪舞倾城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