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推荐 >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书名是?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书名是?

发表时间:2019-03-22 14:21:06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她心如止水,奈何误入这异界。遇到了一个人,乱了她的心。他权倾天下,无人敢惹。奈何总被逼婚!皇兄?朝臣?挥袖怒指天下“若非我所爱,纵然千人所逼,我亦不娶。”江山如画,非他想要。如花美眷,求而难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本是花季少女,要做的应该是听听歌、逛逛街、闲来无事和姐妹妹八卦下。可命运弄人!偏将她丢在这个异世,让她尝尽了爱情的苦痛。他本是帝王,却连选择所爱之人都不能,那他还当这皇帝有何用?江山如画,非皇叔想要,亦非他想要。

推荐指数:★★★★★
>>《雪舞倾城》在线阅读>>

《雪舞倾城》内容精选:

雪国

皇宫后山

忆竹居

黎小忆死后,灵魂飞出身体,飘荡在半空中。看着痛苦哀伤的家人,她却什么都做不到,在着急之中……

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少女、飘荡在她对面。那是一个绝美的女子,青丝如瀑,娇颜如花。可她却穿着很奇怪的衣服,好像……古装似得衣裙,她刚想问那女子你是谁的时候……那女子却突然钻进了她的躯体里。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黎小忆还未想通这件事时……

突然,一道七彩流火般的光芒将她拉离了病房,她惊叫一声,便进入了一个云烟流火的绚烂世界里。她惊慌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到了这里?那个女子又是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谁能告诉她啊?黎小忆满心的疑问,她失去了平日的冷静,这一切太超忽她所知道的了……

这绝非她所认知里所会出现的情况,她心里很着急,她很想要知道这到底是哪里?可却没有人可以来回答她……

她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她身上将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祝贺她预感成真!一股吸力将她吸了出去,她倏然睁开了双眼,弹坐了起来。

守候的侍女,突然看见睁着眼,弹坐起的人。惊喜道:“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太好了,她家公主总算醒了,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黎小忆听到有人说话,便转头看去……

嗯?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他们是谁?她怎么不认识?公主……又是在叫谁?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医院的病房里吗?爸爸妈妈他们都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要这样盯着自己看?嗯?他们的衣服好奇怪啊?可怎么又感觉很眼熟呢?这里的装修也好奇怪啊?好像……很像北京故宫的古建筑,可又不像……

故宫很华丽,这里很素雅。以此,她可以很确定,这里不是故宫,因为她曾在故宫开过音乐会。所以,这里应该是古建筑吧?她满心的疑问和不懂,却忘记了原先的恐惧和害怕。

皇后林竹看到苏醒的女儿:“箫儿,你吓死母后了,以后莫要再做傻事了,什么事儿都好商量,千万莫要再这样吓母后了。”说着说着,便扑上前抱住刚醒过来的人儿。

黎小忆有些皱眉,对这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突然的拥抱,有些无所适从。这个阿姨是谁啊?为什么要抱着她哭啊?箫儿是谁啊?母后又是谁?为什么要抱她?她不喜欢与陌生人太过接触,她有些挣扎的扭动身体着。

雪皇箫天看着女儿紧皱的眉头,连忙把皇后拉开:“阿竹,箫儿刚醒,你不怕把她勒坏了啊?”

林竹听了箫天的话,感到很失误,紧张道:“箫儿……母后不是故意的,我……箫儿,母后弄痛你了吗?”林竹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黎小忆揉着有些酸疼的身体,心想。这阿姨劲儿可真大,差点勒死她,还好这位叔叔把她拉开,要不然,自己一定会死在这位阿姨手里,她真的非常感谢这位叔叔。

箫玉宇松了口气:“醒来就好!忆竹,以后不可以再拿生命开玩笑了。你这样会让我们大家很伤心,知不知道?”这个丫头是越来越任Xing了,居然悬梁自尽,他接到消失后,差点魂儿都吓没了。

忆竹是谁?是在叫她吗?虽然她的名子里有“忆”字,可她是“小忆”,不是什么“忆竹”。

她看着眼前有些熟悉感的陌生男子。为什么她会觉得他好熟悉、好亲切呢?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了。嗯……她的头怎么会这么痛?全身好像都在痛,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是那么的充满着古色古香的气息?啊……她头好痛,她不要再想了!不要想了……她痛苦的拍打着疼痛不已的头:“啊——痛,头好痛……”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有谁可以给她答案?

大家看着抱头痛苦的人儿,箫天大喊道:“快传李国言。”不是说没事了吗?为什么箫儿会这么难受?

箫玉宇走上前,坐在床边,抓住了她的手:“忆竹不要这样,你会受伤的。”不是醒了就没事了吗?为什么她会这么痛苦?

黎小忆看着眼前的男子,心里不断的想,她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你把脸靠近我一些。”她对面前的,熟悉陌生的男子说道。她要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一个梦境,是否是她潜意识里默化出来的景象。

箫玉宇虽然有些疑惑,可还是顺从的把脸靠近了她。

黎小忆看着靠近的俊脸时,缓缓的伸出了她那双美丽的手,轻柔的抚摸着箫玉宇的脸。男子的脸居然可以这么细腻吗?黎小忆心里疑问着。她从未接触过男子,所以她对这些从不清楚。

大家看着她奇怪的举动,都不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在大家都不明所以,互相对看时……

她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狠狠的蹂躏箫玉宇的脸起来,大家惊掉了下巴!天啊?他们看到了什么?

箫玉宇吃惊的看着在他脸上蹂躏的人,他抬手抓住了那双恶魔小手:“忆竹你……”他疑惑的看着面前神情淡静的小妹,心想,这丫头不会是在报复自己没替她说话,害得她……被逼上死路上的这件事吧?

黎小忆认真的看着箫玉宇:“你不痛吗?”她就知道是在做梦,害她白担心一场,她暗舒了口气!

箫玉宇看着大家憋笑的样子,蹙了蹙眉,有些无奈道:“谁说我不疼的?”这个丫头啊!力气倒挺大的,不知道会不会在脸上留下印痕?唉!真是越来越疯了。

黎小忆有些迷茫的歪着头:“你疼……你为什么不叫呢?”人在受到外来刺激时,不都会有自然反应的吗?

箫玉宇有些无语!他又不是铁人,怎么可能会不痛?他看着一脸迷茫,眉头紧皱的人。无奈的叹了声气:“唉……你到底要干什么?说吧。”他真是快被这丫头……唉!

黎小忆低下头,面上有些失望之色:“我只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而已!”她又不是虐待狂,怎么会随便对人出手呢?

已经有人憋笑憋的咳出声了,不愧是魔鬼公主啊!哈哈哈!

“做梦?”箫玉宇伸手抚上她的额头,不烫啊?透过窗口看了看外面:“现在是白天,做的那门子梦?”他眉头紧蹙,打量着面前的人,这丫头不会是上吊上傻了吧?

黎小忆看了看外面,回过头来淡然从容,实话道:“不是有白日梦的吗?”众人听她这么一说——全场沉默了!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这么回答,汗!

箫玉宇叹了声气,无奈道:“你要是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做梦,为什么不掐你自己?却要掐我呢?”他真有点哭笑不得了,自己似乎很倒霉呢!

黎小忆看着无可奈何,实属郁闷不已的箫玉宇,很诚实的回答:“因为我怕痛,掐你……我不会痛。”她的实在话,差点让大家笑喷了。

箫玉宇有些气结,抬手捏了捏眉心:“你是不痛,可我痛,唉!”他现在确定,这丫头是在整他。这次他可想错了,黎小忆真的只是想证明自己有没有做梦,而非有意整他。可任这六皇子如何绝顶聪明,也绝想不到黎小忆的来历。

黎小忆有些不高兴道:“你都没有喊痛,我怎么知道你会痛?”她句句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箫玉宇真快郁闷透顶了。他一个大男人,如果喊痛?会多丢人啊?谁说痛一定要喊出来的?他不想再跟她废话,免的被她气死:“行了,不要说了,躺下。”要不是看她身体不好,他绝不轻饶她。

黎小忆听话的躺下,这时急忙赶上楼来、满头大汗,手提药箱的李国言,看到箫天后,跪下行礼道:“微臣叩见皇上。”

“李太医,快帮箫儿看看,刚才她似乎很难受。”皇后林竹紧张开口道。

“是,皇后娘娘。”李国言起身,一个宫女为他搬了个凳子,他坐在凳上,欲请脉……可今儿这梦灵公主是怎么了?怎么还躲着他啊?他放下手里的活儿,累的半死跑来,怎么病人还不让他看了啊?李国言暗叹了口气。

李国言确实够倒霉的。皇上一声令传,他从宫前,跑到了宫后山这里,差点把他这把老骨头累散了架。为等待梦灵公主醒来,他被吩咐留在忆竹居里。刚才正在厨房煎药的他,突然被梦灵公主的侍女夕雾、连拽带跑的给拎到这阁楼上来,他还以为是怎么了呢?吓了他一身冷汗!

唉!这梦灵公主也真是的,好好的宫内不住,偏跑到这宫中后山居住,真是苦了他们这些人了!每回看病,都要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是早晚会被累死!谁叫这梦灵公主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呢。

“箫儿听话,让李太医给你看看,那样箫儿就不难受了,乖啊!”皇后林竹柔声劝道。可她手没碰到那人儿,就被躲开了。林竹眼中含泪,箫儿就那么恨母后,竟连碰也不许她碰了,林竹伤心的想着。

黎小忆是被这位皇后娘娘之前的举动吓的,一看她伸手,就吓的缩了起来,她可不想被这位阿姨勒死。

雪皇箫天看着掉泪的妻子,心疼的上前揽住她:“别想那么多了,没事的,箫儿只是刚苏醒,有些惊慌而已。”他也不太信自己说的,箫儿眼中透露着对他们的陌生,让他很心痛!是他们背弃了箫儿,箫儿恨他们也是对的。可他不想让阿竹伤心,只有如此说。唉!

箫玉宇看到父皇和抚养他长大、待他如亲子的皇后如此难过的样子,他也有些心疼。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他知道,这次忆竹被伤的很深。亲人的背弃,让她伤透了心,他又何尝不痛苦呢?忆竹,他护佑长大的小妹,得知她要被送去和亲,他是有多么恨自己无用啊!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将忆竹带走,那两国势必开战,他又怎忍心为一人,而连累百姓万民。不带走忆竹,却害得她差点死掉。他懊悔,他心痛,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一时间,阁楼中是那么的安静。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剩下的除了呼吸声,就只有每个人心中百转情思。懊悔、心痛、无奈!涌上众人的心头。

黎小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她不喜欢这样的气氛。

低头懊悔的箫玉宇,感觉到有人拉他的手,顺势看去,却发现床上的小人儿,嘟着嘴,皱着眉,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他。

他无奈笑道:“你啊!不让李太医帮你诊脉,还有理了?”这个小丫头,总是没理也要弄出理来。

大家也看向绣床哪儿,也无奈的笑着。蛮不讲理的小魔怪,看来是活过来了!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这句话应证梦灵公主这丫头,一点儿都没错。

黎小忆无声的笑了,她喜欢看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男子笑,好像Chun日的阳光般温暖、轻柔。

箫玉宇摇了摇头,反手握住那双小手:“无论怎样,这脉都要诊,听话,不许再胡闹了!”说着,抬头看向李国言,说道:“李太医,你诊脉吧!我看着这丫头。”回头又威胁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

这次黎小忆没有反抗,她本来就没有反抗,只是贪玩了下而已,干嘛还这么威胁的看着她啊?

看来,也只有这六皇子,能治得住这位刁蛮公主了。李国言边诊脉边心想着,他收手抬头道:“公主可否张开口,让臣看下?”这梦灵公主脉象平和,就差生龙活虎了,怎么皇后却说,她刚才很是痛苦呢?

在箫玉宇眼神的威逼下,黎小忆张开了她的嘴。干嘛又威胁她,以前医生看病,也经常这样,她早就习惯了。

李国言看了看,点了点头。起身,转身。拱手弯腰回道:“回皇上皇后,公主并无有恙,身子一切都安好。”

“可箫儿刚才确实痛苦的拍着头啊!”爱女心切的皇后紧张的说着。

“阿竹,别着急,听李太医说完。”雪皇劝慰道。

“回皇后娘娘,您说的情况,可能是因公主刚醒来,情绪紧张所至。臣现在就给公主开些安神的药,服下后,好好休息,就没事了。”李国言暗擦了把汗。难怪太医院的同僚都不愿来忆竹居,这梦灵公主确实是位难伺候的主儿。不说皇上皇后疼的跟心肝宝贝似的,就连这些个皇子公主,也是对她宠溺的很。更何况,她即将要嫁给邪王,更是让人胆战心惊。邪王妃的名号,可比雪国梦灵公主还要可怕、恐怖。

雪皇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夕雾,你随李太医去拿药。”雪皇吩咐道。

“是。”夕雾是梦灵公主身边的两大侍女之一。为人谨慎,深默寡言,冷若冰山,是宫中首屈一指的武功卓越女侍之一。因武功高强,处事谨慎,冷静著称的她,被派来保护梦灵公主。

“微臣告退!”李国言行了一礼,便转身下了阁楼。手握长剑的夕雾也随其后下了阁楼。

太子箫玉琰说道:“父皇母后,既然小妹已无恙,我们大家守着就可以了,你们也累了一晚上了,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从昨晚接到小妹出事的消息,到现在中午小妹醒来,大家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大皇兄,你们也回去休息吧!这里我守着,人多了,也对忆竹休息不好,放心。”箫玉宇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上次他没来得及、这次绝对不会再让忆竹受到任何伤害。

雪皇和皇后看到箫玉宇让他们安心的眼光,对视了一眼。也好,箫儿最听宇儿的话了,让他看着也许会安心些。

黎小忆迷茫的走神,公主?箫儿?忆竹?小妹?好奇怪的称乎啊!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叫自己呢?是因为自己像他们所说的那个人吗?黎小忆满心的疑问,却不知道该去问谁……

箫玉宇刚想送大家下阁楼,却有只小手拉住了他。他回头看着他,拂了下她额头上的碎发:“怎么了?”他感觉今天的忆竹很脆弱,好像在害怕什么,眼中露出的恐惶之色,让他有些疑虑不安!

黎小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是感觉面前的人可以给她安心。可是……她必须要弄清一件事,一件,她不希望发生的事。她松开了手,把被子拉到脖颈处,露出颗脑袋,一双水眸凝视着他。

箫玉宇看着如鹿儿般眼神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很陌生。忆竹虽然野蛮霸道,也曾有过调皮可爱,可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眼神过:“忆竹乖乖闭上眼,先睡一会儿,六哥哥去送送大家,一会儿就回来陪着你,好吗?”箫玉宇柔声道。

床上的人儿乖顺的闭上了眼睛。她需要独处的空间,她需要弄清楚些事情。

箫玉宇温柔的笑了笑。起身点了点头,大家就都轻声的下了阁楼。他回头看了一眼,也随后下了阁楼。

脚步声消失后,黎小忆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的帐顶,她就算在不谙世事,也知道那是顶级的丝绸所制。

她起身,掀开被子,双脚放在脚踏上,坐在床边。侧首看着垂下的帷帐,触手柔软细滑。又摸了摸那层纱制的纱幔,她嘴角扬起。丝绸帐、蚕丝被、雕花床、轻纱、珠帘、屏风是绣着绿色的竹子。这里的摆设,看似平凡无奇,实则珍奇无比。光这些珍贵的木材制造,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的了!更不用说这些珠玉宝器了。

她慢悠悠的走着,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走到一个高案前,轻拂了那张古琴。她本是爱音乐之人,对于乐器,她自是很有研究。好一张古琴,一件无价之宝。这个人到底是谁?是怎样富贵的家庭、居然能有如此的手笔?

她转身看着那面精致的棱花镜,虽然铜镜没有玻璃镜清晰,可人的容貌还是可以清楚映照的。

她光着脚,踏着木制地板,走到梳妆台前,坐在矮凳上。她看到镜中出现一张陌生且熟悉的脸,她不敢置信的抚上了那张脸。

怎么会这样?瓜子脸,下颔因为清瘦而略显尖削,淡淡的柳眉如烟似黛,流转灵韵的眸子漆黑如墨,斜挑的眼梢配上纤长卷睫,妩媚中又透露一丝清远绝尘之感。小巧琼鼻,更显其清秀文雅。樱唇若花瓣柔嫩,淡淡的粉。面若桃李,双颊莹透如桃花般、淡淡粉柔。肌肤若雪,滑如凝脂。青丝如瀑,柔顺飘逸。好个嫣然如花,祸国之色……

她记得这张脸,是她,是那个进入她躯体的灵魂,怎么会这样?她……不,不可能,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事情,灵魂对换吗?不……这玩笑开的未免也太了!不,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太可怕了!

“啊——”为什么她的头这么痛,为什么之前的事她记不起来了?到底发生过什么?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她不相信,她不要相信着一切,为什么会这样,她不要这样,她要回家……


雪舞倾城

雪舞倾城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