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推荐 >

雪舞倾城箫玉宇黎小忆小说

雪舞倾城箫玉宇黎小忆小说

发表时间:2019-03-22 14:21:07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她心如止水,奈何误入这异界。遇到了一个人,乱了她的心。他权倾天下,无人敢惹。奈何总被逼婚!皇兄?朝臣?挥袖怒指天下“若非我所爱,纵然千人所逼,我亦不娶。”江山如画,非他想要。如花美眷,求而难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本是花季少女,要做的应该是听听歌、逛逛街、闲来无事和姐妹妹八卦下。可命运弄人!偏将她丢在这个异世,让她尝尽了爱情的苦痛。他本是帝王,却连选择所爱之人都不能,那他还当这皇帝有何用?江山如画,非皇叔想要,亦非他想要。

推荐指数:★★★★★
>>《雪舞倾城》在线阅读>>

《雪舞倾城》内容精选:

自那日后,黎小忆开始对这个世界展开了了解,这是一个没有在她所了解的历史中存在过的时空。

这里是一个奇异的大陆,叫做“星陨”。

在这个大陆上出现过很多英勇之士。比如,开创四国的始将军,“始”应该是指原始之意。

将军本是忠臣之士,和岳飞有得一拼。秉承什么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的宗旨。可他的四将门徒可与他大不相同,当得知将军要被处死后,便举兵反叛。可那位始将军却固执的要死,宁死也不愿意反叛。后来被推到断头台,他的几个弟子强行带走了他。

可奇怪的是……这位始将军前面那么决然赴死、忠君爱国。可后来为什么又反叛了呢?这前后差别也未免太大了?黎小忆对此有些迷茫了……

对于始将军前后变化,书中只记载四句话“星陨坠落,七星斗转,龙神降世,改天换日。”这四句话,她怎么想都想不通。

星陨坠落?这“星陨”指的是什么呢?七星斗转,说的又是否会是“北斗七星”呢?龙神降世,改天换日。“龙神”似乎是说勇猛的将军,是因为这个神将,才会改变当时的……一切的吗?可这神将说的又是谁呢?是那位奇怪的始将军?还是指后来又出现了什么人……

此事让她百思不得其解,揉了揉眉心,她放下了这一本书,又拿起了另一本“四国起源”的史书翻看了一下。里面记载的是四国的起源、和四国的渊源,四国的君主祖先,还有四国的――镇国之宝。

始将军推翻原有的国家后,便创立了星陨国。娶了一个美貌的妻,生下一子,名唤七星。始将军用十年收复了所有国家,成就了天下一统,四方归一。

后来,他却不知为何,将天下一分为四,之后便带着妻儿消失了。

她手指轻抚书面字里横间,启唇低语:“曾铸无数神兵,因杀伤力太大,而全部被始将军所摧毁。”嗯?怎么会没有记载了呢?那些神兵是什么?为何如此神秘?那些兵器当真那么厉害吗?十年,收拢一个古代大陆,是有些可怕。

四国祖先是始将军的四大弟子,也是他的得力干将。始将军消失时,曾铸下四件至宝——金日剑——冷月刀——玄瑶琴——雪晶箫。

始将军曾留下命诏,凡四国之主,皆不可拥有此四物。四物之主,曰:“‘执掌者’,辅佐国君,利于国家。百姓安,国家宁,君心仁,方是国之幸矣!若凡其君昏庸无能,残暴不仁,荒Yin无道者。‘执掌者‘可清君侧,废帝王,扶新主,以安天下。望后世之君谨记,如有违者,必遭神龙所诛。且记且记!”

执掌者,执掌者……黎小忆在心中默念这个称号。这是怎样的一种权力呢?只要身为执掌者,手执镇国之传世宝器,便可废帝令立。难怪这里四国鼎立、却可相安无事千年,原来每个君主头上都悬着一把无形利刃啊!

可是,这始将军怎么那么放心,他不担心君主杀了这些执掌者吗?她又继续翻阅。

原来这四物都有其威力啊!难怪没人敢动执掌者。可是……如果选的执掌者非仁善之辈,那国家岂不是要遭殃了?

”金光日照开天地,冷月寒冰化水柔,玄木玉瑶琴瑟谐,雪晶箫中流火生。始祖星陨坠凡尘!”怎么会是五句呢?黎小忆快速翻着纸张,突然想到了什么?慢!她又往回翻,翻到原先的页面,她手指抚上了那几行字,口中低喃着:“金木水火……星陨,石也!石者,土也!五行?这里怎么会有五行的记载?”她凝眸注视着那几行字思索了起来。

黎小忆回过神来又快速的翻阅,可除了那几似句似诗的几行字外……却再也没有与五行相关的东西了!她又放回了那本书,寻找别的书籍,可依然一无所获,五行仿若是昙花一现般、再也无只字片语字的记载。

四国同出一门。

南有北冥一族——金日剑所属,为金。

北有北宫一族——冷月刀所属,为水。

西有西岭一族——玄瑶琴所属,为木。

东有箫氏一族——雪晶箫所属,为火。

而她现在身躯的主人,就是雪国,箫氏一族的梦灵公主——箫忆竹。

五行顺序显然是有心人故意打乱的,可能就是不想让人轻易发现吧!可她查了好些天的书,根本没发现与道家有关的东西,就连佛家也在一千年前,被那个什么始将军给禁止了。现在仅存的寺庙,也只是供人歇脚、行善之用,倒有点像慈善基金会。

雪浮殿内

雪皇箫天正坐在龙案前埋头批阅奏章。

皇后林竹突然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连让宫人通报也没有,便急匆匆的直接走进了去:“天,不好了!怎么办啊!”

箫天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满脸焦急的人。放下了手中的朱笔,起身越过龙案走到她身边,接过宫人递上的手帕,心疼的为皇后擦拭着额头上的细汗,温言道:“有话慢慢说,不要着急。”

林竹抓住他的手,急的快哭了,哪儿还有一国之母的仪态啊!她有些哽咽道:“箫儿……箫儿她……”

“箫儿?她怎么了?阿竹,箫儿不会又……”箫天听到这里,有些害怕。不会是……箫儿又出事了吧?老天!请不要再跟他开玩笑了,上次差点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次……

“箫儿她……她天天往藏书楼跑,一待就一天,都好几天,你说该怎么办?她……她会不会……又想做傻事啊?”林竹泣不成声的说着。

箫天松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林竹,抱住了她,为他擦着眼泪,有些苦笑道:“就为这,你也能哭成这样?箫儿不就是去藏书楼了吗?有什么可担心的?夕雾晨露不是一直寸步不离跟着她吗?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还怕她跳楼不成?这句话他自是不敢说出口来,他可不想被眼泪淹死。

“还没什么可担心的?你又不是不了解箫儿,她从小就不爱读书,你给她找先生,要么逃课去玩,要么就把先生整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她现在突然天天往藏书楼跑,你不觉得奇怪吗?”林竹摇着箫天气急道。

箫天握住林竹的手,无奈道:“是,你说的确实奇怪,可是……也许……箫儿想读书了,所以就去藏书楼找书看看了。”

“你信你自己说的吗?”林竹抬头气恼的看着他,白了一眼说道:“箫儿会去读书,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箫天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认同道:“也是,以箫儿的Xing格,确实不太可能。而且,那里的书大多都过于深奥,别说读懂了,以箫儿的学识……恐怕连那些深奥的字都认不完。”看来确实有点问题啊?

“我就是想到了这些,所以才害怕箫儿会出事。”说着林竹又要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把夕雾叫来,问问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一边安慰着林竹,一边吩咐道:“刘公公,你去把夕雾带到这里来。”一说到这里,箫天就头痛。公主应是高贵大方,温柔乖顺的。可他这个小女儿,却刁蛮任Xing,霸道难缠,三句话说不好,立马发火,真是让人头疼。

“是!”说着,刘公公便往外走去。

箫天拥着林竹,往偏殿走去,来到了一张,圆木铺着正黄颜色的桌帷、桌前的绣垫矮凳上,让她坐了下。安抚道:“你别担心了,先喝杯茶吧!”箫天接过宫人奉上的茶,轻柔的放在林竹手中。

林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杯盏,又抬起头看向这个让她放弃自由,禁锢自己一生、而深爱着的男人。突然发现,大家都老了,不知何时起,失去了少年的轻狂,变得成熟了。

藏书楼

林公公急急忙赶来,问了问守门的侍卫:“梦灵公主还在里面吗?”

“在。”这两个门卫心里有些奇怪,林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现在突然前来找梦灵公主……又是一副非常着急的样子,难道出什么事了?不对啊!梦灵公主最近一大早就往藏书楼这里跑,一待就是一天,她应该没时间闯祸啊?

刘公公听了后,马上往院中走去。

今日晨露被派去调查邪王了,而夕雾则守在门外。看到楼下急急忙忙的刘公公,心里觉得很是奇怪。

刘公公急急忙忙上了楼,在楼道里看到了夕雾,松了口气说道:“咱家总算找到你了。”呼……可真累死他这把老骨头了。

“公公找我有何事?”夕雾冷冷的问道。

“唉!还能有什么事儿,还不是梦灵公主的事儿。”刘公公用手帕擦着汗水,说道。

夕雾轻皱了下眉,冷冰冰道:“公主近来并未闯祸,公公此话是何意?”公主以前虽然顽劣,但自从这次醒来后,就如同变了一个人。对宫人和和气气,也从未见她发过脾气,总是一副闲适悠然,不急不燥,慢悠悠的,好像没什么事能惊扰她一般。她一直跟在公主身边,这些日子里,除了来这藏书楼,公主根本没出过忆竹居,更别说去过其它什么地方了,这刘公公来的也未免太奇怪了?

“夕雾姑娘别急啊!咱家来不是为了梦灵公主闯祸之事,而是奉皇上旨意宣你觐见的。”刘公公连忙解释道。这个夕雾,跟他说话真累,冷冰冰的脸,毫无色彩,看到她中的剑,就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晨露被公主派去做事了,如果我也离开,公主出了事,谁来担待?”夕雾面无表情冷冷道。

“这……”刘公公有些为难了。这夕雾是皇上吩咐寸步不离保护梦灵公主的人,与其一起受命的晨露,偏偏又被派遣了出去,如果她现在离开,梦灵公主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是夕雾承担的起这罪过,还是他这把老骨头?唉!可皇上哪儿还等着回话呢!这可怎么办呢?

“你们在做什么?夕雾,忆竹呢?”在紧要关头,传来了一道温润的声音。

刘公公转过身看向来人,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从来没觉得六皇子是这么的可爱,这救星可总算来了!

夕雾颔首行礼,然后冷冷回道:“公主在里面。”

“哦!”这个夕雾,总是一张千年不化的冰脸。不过……这刘公公为何这么看着他?他心里不由的发毛,摇扇笑了笑,说道:“那我……我去找她。”说完便似逃离似的推门进了去。

夕雾回头冷冷道:“现在我可以随公公走了。”说完便踏着步子离去。有六皇子看着公主,她没什么可担忧的,自是可以去见皇上了。

刘公公看着已经下楼去的人,也急忙跟了上。这个夕雾,总是做事明快,干净利落。就是有点冷,不近人情,铁面无私。

雪浮殿

皇后有些等得着急,在哪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念叨叨:“怎么还不来啊!”

“你不要着急,先坐下来。”雪皇箫天安抚着他这个有时像孩子般的皇后。

林竹气闷道:“反正你有那么多女儿,当然不急,可我就箫儿一个女儿,我能不急吗?”说着又哭了起来。

箫天满头黑线!这阿竹怎么还记得、当年他为巩固朝中安定,纳了四妃的事啊?他叹息道:“是我负了你,违背了当年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的誓言!如今,所有的一切诺言,却都成了一句空话。”这便是帝王的无奈,连只拥有一人,都无法做到!世事无常,总会逼你做些无可奈何之事,凡事哪能世事竟如人意呢?

林竹执帕擦了擦眼泪,说道:“这事不能怨你,如果不是你这一代人中只有你一个皇子,你也不会接下皇位、更不会有那些事的发生。你有你的无奈,我明白,路是我自己选的,我不怨任何人。”如果她想离开,她依然是自由山水间的林竹,而不会是今日的一国之母。是她不该爱上皇家的人,更不该爱上一个君王!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所以她不怨任何人。

箫天还想说些什么时……

却被回来的刘公公打断,林公公躬身行礼道:“皇上,夕雾姑娘来了。”

箫天点了点头,应允道:“嗯!宣她进殿吧!”

刘公公扯着嗓子喊道:“宣,夕雾觐见。”

夕雾手握长剑,冷冷的走进来,所到之处,人人皆不寒而栗。她看到雪皇和皇后,单膝点地,跪下拱手行礼,冷冷道:“夕雾见过皇上,皇后。”

“嗯!平身吧!”雪皇箫天点了点头。这个与箫儿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却拥有着,绝对的沉稳冷静。处事谨慎,有着同龄人没有的镇定,只是太冷了,让人不可靠近。派她保护箫儿,自己很放心。

林竹紧张的问道:“箫儿最近怎么样?她好吗?”

“回皇后娘娘,公主一切安好,嗓子也已恢复如初。”夕雾冷冷道。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她都是冷冷清清,一视同人。

“你看吧!早让你不要担心,现在听到了?安心了吧?”箫天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安心?你不觉得奇怪吗?以前的箫儿活泼好动,一天不弄出些祸事儿来,她都不消停,可现在呢?天天往藏书楼跑,要么就安安静静的待在忆竹居内,你不觉得这安静的有点可怕吗?”林竹有些情绪激动的说着。

欸?确实,这箫儿安静的也太诡异了。箫天转头看向夕雾,问道:“最近箫儿可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公主很安静,总是一副淡笑悠然。做事不急不燥,说话也慢悠悠的。对人很和善,宫人打翻茶杯,弄脏了公主的衣服,公主也只是一笑而过,什么也没说,更没加以惩罚。”夕雾冷冷的说出她所知道的。

箫天眉头紧皱,这还是那个刁蛮的女儿吗?如果是别人跟他说,他一定会当笑话听之过之。可是夕雾说的话,他却不得不信,因为夕雾从不说假话。无论是做事说话,她从来都是直来直往。

“听到了吗?我就说有事嘛!”林竹激动的拍着桌子。

“啊?你先冷静一下,这也没什么啊!箫儿只是成熟了些,这样未必是坏事啊。”箫天也有些奇怪,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变化如此之大……难道经此事后,箫儿真想通了?或者……他不愿这个或者成真,若箫儿真是心死换来的蜕变,他宁可要那个让他头痛不已的刁蛮女儿。

“可如……如果箫儿真出什么事了怎么办?”林竹还是很担心。

箫天想了想,说道:“你如果实在不放心,我们这就去看看箫儿,这样你总可以安心了吧?”

林竹连连摆手拒绝道:“不去,你有颜面去面对她,我可没有,不要忘了,是我们背弃了她,她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是他们伤了箫儿的心,把她推上了绝路,让她无助的走上了不归路,她无法去面对失而复得女儿……

箫天也默默的低下了头。是啊!是他们把箫儿逼上了死路,现在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她呢?

夕雾看了看他们,冷冷道:“公主应该并无不妥。”

箫天奇怪的看着夕雾,林竹急忙问道:“真的?”

“是,公主与六皇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公主更会气六皇子了。”夕雾冷冷的如实回道。

“啊?”林竹惊愕的瞪着眼。箫儿和宇儿?他们……


雪舞倾城

雪舞倾城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