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推荐 >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

箫玉宇黎小忆小说

发表时间:2019-03-22 14:21:07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燃火。火烈则冰融,冰融则火灭。”她心如止水,奈何误入这异界。遇到了一个人,乱了她的心。他权倾天下,无人敢惹。奈何总被逼婚!皇兄?朝臣?挥袖怒指天下“若非我所爱,纵然千人所逼,我亦不娶。”江山如画,非他想要。如花美眷,求而难得!“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她本是花季少女,要做的应该是听听歌、逛逛街、闲来无事和姐妹妹八卦下。可命运弄人!偏将她丢在这个异世,让她尝尽了爱情的苦痛。他本是帝王,却连选择所爱之人都不能,那他还当这皇帝有何用?江山如画,非皇叔想要,亦非他想要。

推荐指数:★★★★★
>>《雪舞倾城》在线阅读>>

《雪舞倾城》内容精选:

箫天无奈的摇头笑着,看来他们都是白担心了。他好心情的问道:“那,箫儿又怎么气宇儿了呢?”她顺手把林竹揽入怀中。

“公主画了一幅墨兰题图,题了诗句。六皇子看了,说,不可能!公主暗讽六皇子是白痴、大惊小怪。”夕雾依然目不斜视,冷冷冰冰的回道。

“画?画怎么了?”宇儿一向温雅和悦,从容淡定,怎会被一幅画惊到?箫天有些糊涂了……

“六皇子说那幅画没十年以上的功力,绝对画不出那幅画作,还说公主写不出那样的诗句,公主更没有那铁划银勾的笔法,而那些字堪比书法名家,非公主所能做到,就是这样精纯的笔法,才让六皇子震惊不已。”夕雾冷冷的说道。

“十年以上?”箫天也惊着了!宇儿对书画的鉴赏能力他是信得过的,若他说出此赞美之言,那这幅书画必是有过人之处。看了看夕雾问道:“那诗你还记得吗?”他倒想听听,箫儿能有什么惊天之作。

“兰叶Chun葳蕤,桂花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夕雾记忆力很好,所以她清楚的将那首诗吟诵了出来。

箫天听到这里,拍手赞道:“好!好一个‘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难怪宇儿会如此惊讶,仅一首诗就让人如此震撼,那书法和画又该给人怎样的惊讶呢?

林竹也有些惊愣了,箫儿真能写出这样的诗句来吗?

“你是说这幅画现今在宇儿手里,对吗?”箫天心中很是激动。他一定要看一看这幅画作。不过,箫儿会有这样的文采吗?他有些不敢至信的再次问道:“这画是在人前作的吗?”不是他怀疑自己的女儿,实在是箫儿以前的文学……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是,画是在六皇子面前所作,晨露与我也在场,画完后,公主便将它送给了六皇子。”夕雾简约的冷冷说道。

“当面画的?怎么可能。”林竹有些受刺激过度。

箫天也有些受刺激,这箫儿变化的也太过火了!他心有些不堪负荷,摆了摆手道:“好了,没事了,你回去吧!”

“是。”夕雾拱手,转身离去。

箫天和林竹对视着,都对此不敢置信。

藏书楼

箫玉宇人未到,声先到:“忆竹,六哥哥来看你了,你在哪里呢?”

黎小忆看书看的眼睛有些酸涩,身体也有些酸痛,她正活动着筋骨,便听到一个让她头痛不已的声音,天啊!他怎么会来这里?不会又来找自己吵架吧?她有些无力适从。

箫玉宇找了很久,才在一排书架哪里,找到了想找的人,不由得叹了声气:“唉!忆竹,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呢?嗯?你在找什么?”

“找书回去看。”黎小忆淡淡的回答!她最近看了很多书,这些王朝的历史,和一些大至的事情,她大概都清楚了。唯一缺少的是近百年的事情,而这百年之后,记载的只是本国之事,真是很奇怪,为什么四国记事突然分歧了呢?

“什么?你看书?别开玩笑了。你字都没认几个,这里的藏书可是天下精粹所集,博大精深得很!我都不一定敢说能完全懂得,你?更别说了,你能连成句看吗?”箫玉宇摇着扇子,笑对她,有些调侃道。

黎小忆拿出一本棋谱,嗯?是围棋谱,她翻了翻,《绝世棋谱》?她往后翻了翻,里面有一局,她很是熟悉。这不是爷爷逼自己跟他下的那局棋吗?这棋谱中,所有的棋局全是绝妙之局,非一般人可解。然而这里面其中的一个死局,她却能解,因为她以前曾和她的爷爷下过此局。

所有棋局皆有写破解之法,唯有此珍珑之局未曾写破解之法,好奇怪啊?这似乎是一个漏洞,也似乎是一个设局,似是在等什么人来解开它,可是解开它又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她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存在?可又想不通哪里不对劲儿,当真是迷雾重重……

“忆竹,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这个啊!你不用看了,这根本是个死局,我想了三年都破不了,更别说你了。”箫玉宇摇着扇子,倚在书架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黎小忆无视他,继续找书。出现了五行,出现了围棋,她还想知道会有什么与中国有关的东西出现。如果这里是中国古代时期,可她为何从未知晓过此四国过?一千多年的四国王朝,怎会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未曾有过只字片语的提及?

可来到此世界后,她发现这里的文字,竟然只是中国浅薄的繁体字,若真有个如此接近现代文化的四国王朝,不可能没有被发现或记载下来啊?也许,这真的非是中国古代吧!星陨大陆——一个不曾被中国知晓过的世界。

被无视了?箫玉宇蹙了蹙眉,你要看是吧?好,我啊今天让你看个够,想着便往书架最里面走去。

黎小忆看了他一眼,以为他又发疯了,便没理他,继续找着书。

一会儿,箫玉宇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丢给了她一本很陈旧的书。摇着扇子,笑看着她说道:“你不是要看书吗?拿去看吧!这绝对是这世间最深奥,最古老的书籍。”要气他是吧?看谁把谁先气爆。这书是他发现的,找了很多文学大家、学界老前辈,没一个人知道这是什么字体。就只知道好像是……始将军留下来的奇书。当然,这只是后人对此书的看法。

黎小忆翻开那书一看……当真惊讶的不得了!这是一本手抄《诗经》,所用的是小篆,这里怎么会有这类的书籍呢?她抬头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哪来的这本书?为什么我没有找到过呢?”她随即低下头,有些想不通的看着那本书。

他就知道忆竹会有这样的表情,箫玉宇似是有些深意的说道:“此书乃孤本!天下独一份,没人知道里面记载的是什么,因为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文字,只知道是始祖将军留下的,有人怀疑,这里面记载的是――遗失神兵利器制作的方法,也就是被始祖将军消毁的那些兵器。只不过,没人看的懂这些文字,所以就把它放到了这里,我也是偶然在一个角落里无意间发现的。”

“研究了很久没研究出来是什么,所以今儿就拿出来为难我,对吗?”黎小忆满不在乎淡淡说道。

“非也!忆竹,你可不能这么说你六哥哥我,你要看书,我只是帮你忙而已,这书绝对值得你‘深度探索’。”箫玉宇一脸温雅道,实则眼中含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黎小忆低头收拾着她选的几本书,抱在怀里,看着一脸温和笑语的某人,指了指书面说道:“这不是一本兵器制作书。看清楚,这里只有两个字,《诗经》傻哥哥,你真可怜!”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侧身离去。跟她斗,可能吗?她可是怪才冤家的唯一传人,就算不是个小魔怪,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诗经?那是什么?”箫玉宇皱眉低头想着,突然想起那丫头的表情,真是太气人了。那丫头居然说他是傻瓜?转身合扇追了出去。

黎小忆下了藏书楼,来到了院中空地处。抱着书,眯着眼,呼吸着夹杂着花香的空气,好不惬意。她有多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好多年了吧?自出名以来,她好像一直在忙碌吧?好清静啊!可惜美好总是短暂的。

箫玉宇紧随其后下来,便看到某人一脸享受的仰着头,眯着眼。奇怪的问道:“你在干什么?”虽然刚才的画面很美,可是他在生气,哪有心情欣赏美好的画面。

黎小忆皱着眉头侧头看着他,真是一个麻烦的皇子,一刻也不让人安静。她回转头时……却瞥见一个石雕,她侧目望向旁边三米处,也是一尊石雕。她又转身望着另一个方向,也有两尊石雕,一样距离,相隔三米。她来这里这么多天,总是低着头思考问题,所以也没抬头看看这里过,现在一看下……真是让她大为吃惊!

“回魂了!”箫玉宇看到某人又发呆,无奈的说了句:“你不会来这里这么多次了,没看过这些石雕吧?”

“没看过。”黎小忆心不在焉的答道。

箫玉宇手一哆嗦,手中的折扇差点掉落,很是无语的望着天空,随后又看了看迷茫的某人。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白痴人的啊?她难道把一切不感兴趣的事……都当空气了吗?

这次他还真猜对了,黎小忆就是这样的人,对不想理的人或事物,她都可以没兴趣的完全忽略。

黎小忆无视某人的仰天长叹,仔细的看着这些石雕。这些石雕是远古传说中的神兽,后被人们称为四灵或是四神,可这些神兽石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不是说这个世界不信鬼神吗?那为什么要摆放神兽镇守呢?

箫玉宇以为她是好奇这些石雕,便为她解释道:“这些是守护兽,是根据始祖将军留下的小木雕,雕刻成的巨石雕像。”

又和这位始将军有关?怎么所有奇怪的事物,都和这个人有关呢?黎小忆看向他,转头又看向那些石雕,说道:“它们是传说中的四神。东边,前为青龙,后为玄武。而西边,前为凤凰,后为麒麟。分别为——鳞类龙、介类龟、禽类凤凰、兽类麒麟。”说着便看了眼石雕,踏步离开。

“什么四神?青龙、玄武、凤凰、麒麟?鳞、介、禽、兽?”这都是些什么意思?怎么说的没头没尾,乱七八糟的啊?箫玉宇刚想抬头问清楚,却发现人早没影了。

他随之追了出去,刚好碰到回来的夕雾,便随口问道:“父皇找你有什么事吗?”

“皇上只是问了些,有关公主近况的一些事情。”夕雾冷冷回道。看到前面的人,便跟了上去,她要保护公主,可没时间跟人闲聊。

箫玉宇跟上前,与夕雾并行,嘴边挂着惯有的温和笑容,问道:“你没把不该说的也说了吧?”这个夕雾啊!整天冷冰冰的,说话从来都是直来直往,不懂的委婉下。

“夕雾不明白六皇子所谓不该说的是指什么。”目不斜视,身子笔直。手握长剑,不紧不慢,与前面那个白裳紫裙,粉玉簪挽发,头系紫色丝带的女子,保持着五步的距离,冷冷的回答旁边人的问话。

“我说的是……你没把我和忆竹的事说了吧?”箫玉宇真快被这主仆二人打败了!一个神神秘秘,一个冷冷冰冰,没一个正常的。

“说了。”夕雾看着前方冷冷道。皇上问话,她自是如实回答。否则就是欺君,宫里生活虽然无聊,可她还没无聊到自己找死的地步。

“你说了?那你说了多少?”箫玉宇嘴角的笑有些挂不住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唉!他不由得叹气!

“说了画的事,说了您和公主这些天发生的事。”夕雾依然冷冷的回答。

“你都说了?”箫玉宇边走着,边不能淡定的问道。他微低下头看着这个冷美人,颇为无奈。

“是。”简洁明了的回答,依然是那个冷冰冰的夕雾。

箫玉宇无奈的笑了笑,这回他啊!可算是颜面扫地了,一世英明全毁在这两个丫头手里了。

黎小忆边走边低着头想事情。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与中国古代有关的东西,而这一切都与那个神秘的始将军有关,难道那个人也是穿越者吗?那他又是怎么来的呢?是不是跟五行与四灵有关呢?

还有这本手写的篆文《诗经》,这里的字体,都是些古时的繁体字,除了这些,没有别的字、除了这本仅有的《诗经》是篆文所写的之外。可这里的人根本不认识篆文,他们所知道的只是繁体字而已,这一切一切太匪夷所思了……而且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可就是一时想不到,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臣,见过六皇子,梦……梦灵公主。”倒霉啊!怎么碰上了这位魔鬼公主了啊?这回死定了。

箫玉宇抬起头,温和笑道:“原来是文大人啊!你这是……哦!是来看大皇嫂的吧?”

“是是是,臣是来看太子妃娘娘的。”文大人抬袖抹了把汗连忙回道。

“那就不耽搁文大人的时间了。”箫玉宇是何须人也!一看就知道,这位文大人是怕被某人祸害,会死的很惨。

“谢谢六皇子。”文大人感激的看了箫玉宇一眼,便立刻飞似的快步离开了这个危险之地。

黎小忆歪头看着那个跑的好像后面有鬼追似的文大人,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个躯体的主人,名声不怎么好啊!她转身把书递给了夕雾,自己拿了那本篆文《诗经》边走边看了起来。

“你真看得懂这个?”箫玉宇紧走几步,与她并肩而行,低头看着那认真翻阅的人,问道。

“嗯!”黎小忆头也不抬的,淡淡应了声。

“那这里面写的是什么?”箫玉宇有些好奇的问道。他看了很久这本书,根本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难道这个丫头会知道?

“诗。”黎小忆有些鄙视他,不是告诉他这本是《诗经》了吗?居然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什么诗?怎么读?”箫玉宇又问道。他又不是猪,《诗经》当然写诗了,要不然还能写猪?

“无可奉告!”黎小忆不想再理这个无聊且罗嗦的人。

“我看你是不知道吧?”箫玉宇激将道。

“随便。”黎小忆淡淡道。想给她使激将法,很遗憾,她从不吃这套。

“你……”箫玉宇真快对她五体投地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气人,还能如此气定神闲的人啊?

“我很好。”黎小忆依然低头阅读着书。

“可是我不好。”箫玉宇有些郁闷道。

“你是有点不好,该去精神病院了。”黎小忆依然淡淡道。果然是《诗经》全本,看来此人很无聊,居然用小篆抄写《诗经》。

“哪是什么地方?”箫玉宇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地方。恭喜他……答对了。

“关疯子的地方。”黎小忆头也不抬的淡淡道。

“你……你还白痴呢。”箫玉宇真的有点生气了。

两人一路上就你一句我一句,一个暗自生闷气,一个气定神闲低头看书。夕雾抱着书,满头黑线的跟在后面,她真服了他们了!

转眼他们来到了忆竹居外的竹道前,黎小忆抬头看了一眼,嘴角轻扬,真是够用心的。不自觉吟道:“十丈竹林道,林荫避日光,身临翠微间,鼻间萦绕香。”随后合书,踏着缓步走向忆竹居。

“什么?”箫玉宇吃惊出声。这还是他那个白目小妹吗?怎么变成出口成章大文家了?

“有感而发!”黎小忆摆了摆手,留下一个清逸的身影。

夕雾抱着书冷冰冰的跟上。

箫玉宇摸了摸下颔,这真是那个小妹吗?怎么感觉如此陌生呢?要不是他这几日看着她的变化,和她苏醒那日送他的画,他还真要怀疑这丫头被人掉包了呢!他想着想着便也走向了忆竹居。


雪舞倾城

雪舞倾城

  • 评分:10
  • 分类:言情小说
  • 来源:落尘文学
  • 作者:凡云玲

“情之一字,如冰上...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