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拐个总裁当驸马

拐个总裁当驸马

拐个总裁当驸马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血涩

时间:2018-07-02 16:56

评语:大周国国力衰退,城池被金兵攻破,周帝命宫内女眷自缢,唐璎是周帝之女,自出生就不受宠,常年居住偏殿。城破消息传来以后,她被迫自缢而亡。自缢后的唐璎来到21世纪变成唐家大小姐唐莺,唐莺背着丈夫和苏瑾枫幽会

标签:

唐璎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见了阎王,一条白绫,痛楚也不过半晌,无人为她悲戚。

可她的意识却一点点清晰起来,能够嗅到药渍的味道,似乎还混合着别的什么奇怪的气味。身上很疼,尤其是胳膊处,骨肉剖离那般的疼。

她不能动弹,更不敢睁眼,耳畔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少爷,这怎么好,夫人她……她还没醒过来!”

“她想死,由着她去死好了!”

那男人的声音,带着极尽的刻薄与不屑,仿佛与她有着夙世的仇怨。

唐璎听得心慌,又听那男人说:“你以为她是真的想死么?她不过是气我没有成全她和苏瑾枫,拿自己的性命要挟我罢了!”

“少爷,夫人她不是那样的人,您一定是误会她了!”

“误会?我亲眼看见他们……”男人没再说下去,可脚步声却越来越清晰,唐璎直觉一重黑影覆在自己的眼前,是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吗?

他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特别好闻的香味,一下子便将屋子里的药味给盖住了。

唐缨屏住了呼吸,试图睁眼看看这个人,却听他道:“你如果想要看到整个唐家跟你一起死,你就最好永远不要睁开眼睛!”

唐璎心口不由一抽,男人忽然伸手遏住了她的下巴,“唐莺,我知道你醒了!”

她被迫睁眼,入目却是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唐璎张了张嘴,一声隐含悲痛的呢喃流泻了出来。

“韩将军……”

闻言男人松开遏住唐璎的手,皱了皱眉,半晌没曾反应过来,忽地瞪了她一眼,“你又背着我勾搭了谁?你……”

伴随着男人气急败坏的怒吼,唐璎再度失去了知觉。

三天后。

已经恢复意识的唐璎,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那颗桃花树,叹了口气。

那天过后,那个疑似韩将军的男人再也没出现过,每天只有林妈来照顾她的起居。

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既然她能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或许韩将军也可以……

想到这里,唐璎有点头疼,她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视线触及到胳膊,略微停顿。

女人的胳膊很白,胳膊上缠着一圈纱布,纱布没覆盖到的地方有几道极浅的刀痕。

手上还未愈合的伤口提醒了她,她再也不是大周国皇室最不受宠的公主唐璎,而是21世纪的唐氏千金大小姐唐莺。

这位大小姐还已经成亲了,夫君竟然也姓韩,不过……

从这具身体残存的记忆看,唐大小姐爱的似乎不是她的夫君,嫁给他只是被逼,跟两国和亲的目的有点像,后来因为偷偷私会青梅竹马的情夫被夫君发现,直接羞愧自杀了。

唐璎觉得唐莺这个人很可笑又可悲,不过唐莺若是没有自杀,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当真是天意想要成全她一次吧,让她能与韩将军,有个不一样的结果。

“少爷好!”

林妈的声音响起,唐璎惊了惊,她夫君要回来了!

她要怎么做……唐璎还未婚配就自缢了,夫妻之道她读的书里边都讲过,但是让她实践有点困难。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正当唐璎的思绪还停留在是否要起身恭迎时,韩祁昀已经进门了。

其实刚刚在沙发上坐着的唐璎,就隐约感觉有一道不善的视线,长期在宫里生活让她对别人的视线极其敏感。现在看来,也许是他。

韩祁昀进门,眼眸瞟过沙发上坐的正正经经的女人,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直接上了楼。

唐璎跟着上楼,浴室里有哗哗的水声,韩祁昀在里面洗澡。

唐璎耳根微红,拉了窗帘,又把男人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捡起放在衣物篮里。

忙完事情,唐璎换了衣物掀开被子睡了一边。男人洗完澡出来便看到床上的的人,面色略带不满,他不喜欢别人睡他床上,碰他的东西,还没等他想好要说什么,唐璎已经一边为他掀开被子,一边看向他……

突然,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唐璎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男人的脸。

韩将军……

原来那天恍惚中看见的人,就是她的夫君。

而这位韩相公竟然和韩将军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她怎么就没想到呢?真的是病傻了。

唐璎心里明白,这位韩少爷并不是韩将军,就算有着相同的脸,唐璎也能感觉出来,她永远不会认错她的韩将军。

可是看着这张脸,她还是又想哭又想笑。

看着她纠结的表情,韩祁昀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这个女人自杀一次,不会彻底疯颠了吧?怪不得刚才看她就奇奇怪怪的,要不要电话给精神病院?

这边厢唐璎已经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既然上天让她来到这里,成了他的妻,那就顺着往下走吧,还是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

而且能时时看到韩将军的脸,似乎也不是件坏事呢。

想着,她继续掀开被子,动作很自然。

一时间韩祁昀有些不知所措,这什么情况?间歇性神经质?

唐璎见他还不上床休息,有些疑惑的开口,“安寝?”

“哦……”韩祁昀下意识点头,坐在床边,唐璎接过他手里的毛巾给他擦头发,动作轻柔。

韩祁昀有几分不自然,女人要干嘛?他还没跟人算出轨的事情,女人这是要认错,让自己不要和她离婚?

擦完头发,唐璎放下毛巾。把韩祁昀按到在床上。

韩祁昀冷了眼眸,唐莺这是打算色诱自己?

唐璎不知自己身旁这人脑回路很奇怪,扯过被子,给人盖上,还给人把手规规矩矩的摆放在胸前。然后自己也躺下,动作一模一样。

韩祁昀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口,眼里的寒意褪去,他刚刚为什么要受唐璎摆布。想着男人手胳膊一伸把唐璎推远了一点,唐璎转过身看他,韩祁昀与人对视,两人眼眸平静,看不出彼此眼神变化。

唐璎坐起身子,伸手把韩祁昀的身子摆侧,又把他的胳膊摆好,一番动作后微微喘气,看着韩祁昀的眼神带着不满,语气颇具控诉,“睡侧而屈,觉正而伸。”

韩祁昀听出女人语气里的不满,把人一把按到,扯了被子把人蒙在里边,然后把人推的远远的,毕竟他嫌她脏。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