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剧情小说 > 三分凉薄七分厚爱

三分凉薄七分厚爱

三分凉薄七分厚爱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甜绿竹

时间:2018-10-17 16:30

评语:三分冰冷,七分温柔,求你狠狠爱……

标签:

【我晚点回家。】

蒋三七看着这条短信后,只匆匆洗了一个澡就躺倒了床上,没一会儿眼皮就渐渐沉了。

言盛开车回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

有开门的声音,蒋三七睡的浅却又很沉,也就没有抬眼皮子。

言盛洗好了澡,就从浴室走了出来,水珠顺着肌肉的纹路缓缓滴下直到腰际,氤氲着水汽的眼睛看起来无害而又带有一丝诱惑。看见床边的身影,嘴角噙了一丝微笑,他朝着床边走去,借着浴室的灯光只能模糊看见她的眉眼,小巧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

言盛走过去吻住她的鼻子,好让她不能顺畅的呼吸,头发上的水珠滴到了她的额上,微凉。蒋三七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言盛那张轮廓深刻的脸。

他细腻却不显得阴柔,温润却又带着一丝锐利,言盛的脸太美,就像初见他时那般。

言盛光着上身,支着头侧卧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神带了一点点坏,一点点暧昧,“醒了?”

蒋三七复又闭上了眼睛,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言盛的八块腹肌实在太惹眼,她没能把持住的红了脸颊。

“都结婚多久了,每次这样你还是会脸红。”言盛笑她,借着橘黄色的灯光吻上了她的嘴唇,另一只手不太规矩地悄悄伸进了她的睡衣里。

三七一把抓住他不规矩的手,心里突然有点恶心,她皱了眉头,将头拧向一边直直避开了他的吻,睁开眼睛认真的看他道,“我不想。”

“因为明天要上班?”言盛的眼睛微微眯着,语气中已经染上了一丝不悦,三七这样拒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下意识的点点头,她没法告诉他,拒绝是因为心里恶心。

“明天是周六。”言盛抽回了自己的手,修长的食指带了一点力气,捏住了她的下巴抬高,好对上她的眼睛

他的嘴唇嘴唇微微张开,看向三七的眼神带着危险,怎么办?他的三七现在在说谎,只为了不跟他欢愉。

蒋三七看着他,她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有点生气了,她认怂一般的主动靠进他的胸膛,抬起头半垂了水润的眸子,颤抖着睫毛的样子楚楚可怜,却鼓起了勇气在他的唇上轻轻的辗转。

如果他想要,自己可以给。

这已是保守的蒋三七能主动做到的最大程度,可是言盛还想要更多。他只稍微忍住不去回应她,她就有些急了,主动的伸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在言盛带有一丝烟味的嘴中探索着。

手有些颤抖地主动拉过言盛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言盛得承认,这个小女人有别的女人没有的魔力,她总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就能叫他疯狂,从前是,今天更是。

他一个翻身,压住了她娇小的身体,这么多天积攒的火渐渐形成了燎原之势,只是他吻着吻着嘴边却有一点咸味。

那是眼泪,蒋三七的眼泪。

火是她点的,却也是她灭的,言盛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凑近这个有些发抖的小女人。他不懂,不懂她为什么要流泪。

他再次捏住了她的下巴,用了力气让她靠近自己,好像靠近就可以弄懂她的想法,但太近了,近的呼吸的空气里弥漫着都是蒋三七沐浴后的味道,“三七,我就这样让你勉强吗?”他冷了声音,不悦是那样的明显。

勉强的配合,勉强的主动,他们之间什么时候需要靠着勉强才能假装出一副和睦的样子?

蒋三七任由言盛捏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却无论如何不愿意去对上他的视线,不断有咸咸的液体从她的眼角滑落,落入了鹅毛枕头里不见踪迹。

她的情绪很少外露,都说蒋家老三是个木头,但那不代表她就真是一个木头做的人,有着一颗木头做的心。

“我为什么这样,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阿盛,我们回不去了,从你上了蒋唯一床的那天起,我们就回不去了。”

她不想哭的,可是她忍不住,她也想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去维系这段婚姻。可是她没有办法不去想,不去想那张暧昧的照片,不去想言盛是如何宠爱着他心心念念的蒋唯一。

言盛的手终是松开了,昏暗的房间里,没人看得清他眼里的情绪,他从床上坐起了身子,没再看身旁流泪的蒋三七。

只是靠着床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烟雾缭绕,让他得到了暂时的放松。蒋三七哭够了,麻木的看着天花板,烟草味代替了言盛身上的味道,让她觉得呛鼻。

她淡淡开口,已经停止了流泪,声音虽然沙哑,语气像是在讨论天气一般自然,“言盛,我们离婚吧,你放过我,我成全你,多好。”

彼时的她还只是蒋家一个若有似无的人,要不是自己身上流淌着跟蒋唯一一样稀有的血,恐怕蒋夫人早就把她送进了福利院。

她于蒋家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会移动的活血库,一个耻于说出口的秘密,蒋家于她而言不过是福利院的另一种存在形式。

她从小在蒋家就是个沉默寡言的存在,长的虽有六七分肖似蒋唯一,但到底没有她长的精致婉约,更没有她那样的才情与气质。都说蒋家的三小姐是根木头,这话倒也没有说错。

遇见言盛,是在蒋立琛回国的欢迎宴上。她还记得,那次她的父亲蒋定邦特意点名让她打扮的漂亮些出现在宴会上,好平息那些蒋家内部不合的传言。

二十岁的蒋三七站在客厅像个局外人,她木木的点头应了,蒋立琛这个哥哥对她很好,也许她也应该在宴会上带点笑容,欢迎他从遥远的法国求学归来。

起初蒋夫人还不太乐意,蒋唯一撒娇说带着妹妹一起去也好一起帮忙接待来客,这才勉强同意了的。

当她穿着鹅黄色的小礼服,紧紧的跟在穿白色礼服裙的蒋唯一后面时,她还没有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小黄鸭跟在了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后面。

宴会在酒店举行,来的人多,鱼龙混杂,蒋立琛站在人群的中心一眼就看见了她们。待走近了,还笑说好久不见了,两个妹妹还是一样的,总是三七跟在唯一的后面亦步亦趋。

蒋唯一主动过去挽着蒋立琛的胳膊巧笑嫣然,“是我妹妹嘛,当然要带着她咯。”

她立在一旁也笑,只是一个人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到底有些尴尬的意味。

随后蒋立琛介绍身旁的将她们介绍给身旁的朋友认识,三七看着那个年轻的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男人。

要怎样形容他好呢,明明五官深刻气质若莲花一般出尘,偏偏薄唇透出点点诱红,生出了一股魅惑的味道。他眼睛深邃,一眼看过去就叫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他只略微打量了她一眼,朝着她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示意,目光就被吸引到了白天鹅一般的蒋唯一身上。

那一刻蒋三七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蒋三七因为自己不如将唯一出众而感到自卑。原因却是眼前这个见面不过数十分钟的男人。

她自我安慰自己的反常只是人家长的好看的原因,却也忘了有时候沉沦……只需要一个照面足矣。

“很高兴认识两位小姐,我叫言盛。”他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声音低沉有磁性,气质也颇为斯文。

蒋立琛低头稍微看了两个妹妹一眼,果然都都是目不转睛,心下暗自好笑,言盛的魅力果然不是虚传。

“我们也别在这里干站着了,一起去跳跳舞多好。”

随后便将身旁的蒋唯一推了出去,看着言盛笑中带了一些坏,意思表达的颇为明显。

言盛也不掉链子,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彬彬有礼的弯腰,对着蒋唯一做出了邀请的姿势,弯唇一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蒋家二小姐跳一支舞?”

蒋唯一的脸颊不自觉的染上了一抹红,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粉莲。

她请示性的看了蒋立琛一眼,见蒋立琛点头了,才挽上了那人的胳膊,对上了那人的视线,“既然是哥哥的朋友,叫我唯一就好。”

蒋三七看着两人搭在一起,一黑一白,像是天造地设一般,随后走进舞池中央也没有被人群淹没。

霓虹灯光,香槟丽影,周围的人虽穿着华丽,但反而成了陪衬一般。他们二人渐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成为了整个宴会的焦点。

蒋三七的目光莫名的聚集在了那个男人身上,渐渐看的出神了,身旁的蒋立琛朝着她的脸打了一个响指,蒋三七才如梦初醒似的。

“怎么,我们家木头老三也春心萌动了?”蒋立琛调笑她,伸手揉她的头顶,软软的,倒和小时候一样。

“没有,没有,就是太好看了,我……多看两眼。”蒋三七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辩解,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可以和蒋立琛相媲美的人。

蒋立琛取了两杯香槟,递给了蒋三七一杯,浅浅抿了一口,看向那对佳人的神情却很莫名,蒋三七只听他轻声道,“人是不错,可惜出身差了些。”

说的是那个叫言盛的男人吗?蒋三七不明白,言盛姓言,不是C城言家的人吗?既出身言家,又怎么会不好呢?

她还在考虑为什么蒋立琛说出这样的话,余光却看见不远处的蒋夫人却对正笑着她招手。

蒋三七不明所以,还以为蒋夫人招手的对象是蒋立琛。毕竟这种公众场合,蒋夫人一般都会带着蒋唯一,很少有这样亲切招呼她的时候。

“过去吧,妈叫你呢。”蒋立琛适时出声,为她指点了迷津。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