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阴夫来袭:纸人相公

阴夫来袭:纸人相公

阴夫来袭:纸人相公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天机

时间:2018-10-18 14:28

评语:在我出生的时候,爷爷为了保全一家人的性命,将我私定给了纸人,我的肩头上便有了一个纸人形状的胎记。 有了这个胎记,不管到哪儿,“他”都能找我,爷爷为了不让他找到我,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种进了我的身体里,自

标签:

又是炎热的夏天啊,我坐在电脑面前熟练的操作的键盘和鼠标,把人物杀光最后一滴血,耳机里如约响起了三杀,同时自己也被引燃耗光了自己的血格,被操作的英雄趴在地上等待着复活。

啧啧,我砸吧两下嘴,这局打的可真慢啊。

玩英雄联盟也有两年了,从一个什么都不会小透明,硬生生的把花女拉到钻石也是不容易。

下次也许该用用剑姬了。

我还在神游幻想着,屋子的门晃荡一声被推开,一声怒吼把我拉回了现实:“季芳华,你想怎么样,上学你不去上,就在家打游戏,早晚有一天把你眼睛给搞吓了,你这个瓜娃子,什么时候能听话点!”

卧槽,谁能告诉我眼前的这个悍妇是谁!

我捏尖了嗓子翘着兰花指,说:“你看见我的小熊了吗?”

我妈气呼呼的说:“你就这样吧季芳华,等我去找你爷爷,让他收拾你!”

“别啊,你知道……”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阿妈哐当一声把门甩上,震的我耳朵嗡嗡直响,我掏了掏耳朵,迅速利索的把电脑关了,要知道我谁都不怕就怕我爷爷。

兄弟们,对不起了,这局排位就只能你们来打了。

我叫季芳华,性别女,爱打游戏,年芳十八相貌端正有点小美,腿长腰细战斗力爆表,天不怕地不怕,但还是惹了悍妇。

哦,没错,这个悍妇就是我亲爱的麻麻。

我妈正坐在客厅里面喝水,皱着眉头就跟谁欠了她五百万一样,我嬉皮笑脸的凑过去,说:“阿妈,你可千万别去找我爷爷,否则他得逮死我”

你知道什么叫做开启话唠模式吗?

没错,我可爱温柔善良的我妈现在就开启了这种让我痛不欲生的模式:“你说说你,本来都考上了山大,结果你在家打游戏错过了报名点,人家不收你也就算了,咱们去别的学校,结果你在家窝了整整六天,天天在家打游戏,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哎呀,山大有啥好的……”

“行,季芳华,你就这么气我吧,早晚把我气死得了”

“不气不气,乖”这女人吧,上了年纪就容易更年期,就跟小孩一样,得哄着。

“现在大学也上不了,早开学了,你说你想怎么办!”

这还真是个问题,我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我以前总想着继承我爷爷的本事,随便当个道士得了,但是现实摆在眼前,我现在才十八,不可能现在就去当个道士。

看我妈这个架势我非得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否则她非得撕了我。

我当然不怕我妈,我怕的是我的爷爷。

就在我纠结的头皮快炸了的时候,电视突然插播一条广告“哥,遇到新北方的西点师就娶了吧!”

哎哟卧槽,我脑子瞬间灵光一闪,指着电视里笑的娇羞的那姐们就说:“阿妈,要不就去新北方吧!”

我妈同意了。

按理来说我妈是不可能同意的,就算这新北方是传说中十大名校,但是以我妈的性格肯定会让我在考一次或者上个一本二本,但我逛了新北方的贴吧之后,我瞬间想撕烂我的嘴!

为什么?因为坞城的新北方是军区管理啊!

除了周六周天能出校以外其他时间都不能出校,你问我这和其他学校有什么区别?呵呵,因为学校出入需要出入证,没出入证就算等到第二天你都进不去。

我有一种想要瞬间扇烂我的嘴的冲动,放着好好地大学不上,竟然会想去新北方!

作死王,我当定了!

“行了,等过完生日就去吧,听说那里挺不错的”小样儿,还治不了你了。

“妈,我……”

“你阿姨还等着我去逛街呢,你这两天收拾收拾吧”说完就如同一阵风后离开了,独自留我在空调下黯然神伤。

我的心好痛,我的心好累!

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改变了,就只能随遇而安了,这时候想想我还真是文艺啊。

滴滴两声,手机在口袋震动,我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大哥,你怎么下了,没有你琴女的奶,我们快不行了”

我就回了五个字:“憋说话,扇我”

不一会儿周凯又发来一条信息:“老大你咋了,失恋了?”

“你老大我以后就要去十大名校的新北方上学了”发完短信后,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椅子上流泪。

周凯在没给我发过短信,估计他已经傻了

这事儿就算是这么定了,以我爷爷和我爸这脾气铁定全听我妈的,肯定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我随便收拾了一下套上外套,下了楼,骑着我的小电驴往白云镇的惊云观走。

我爷爷那老头儿,是个道士,早些年拜了个师父,学了一身本事,闯荡了几年,在白云镇开了个道观,每天给人看看风水算算命什么的,倒也清闲自在。

我爸在市里当公务员,我妈是个医生,我家虽然不算很有钱但也算是富裕,有两三套房子,我爸本来是想把我爷爷接到市里来住的,但是我爷爷偏偏不肯,到现在还一直住在观里,也就是过年的时候才顺着我爸的意,来市里小住两天。

还好我家里惊云观不算远,骑着我的小电驴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路。

到了惊云观门口,把我的小电驴停好,顺便打了两下小喇叭,告诉爷爷我来了。

今天惊云观的人很少,就寥寥几个过来上香祭拜三清求平安的。

奇了怪了,一般我一按小喇叭我爷爷就知道我来了,不管有啥事都会出来见我,可现在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我爷爷那老头儿的影子。

按理说我爷爷除了在观里就是在观里,走黑白喜事儿的时候也会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不用去观里找他了,到底去哪儿了呢……

就在这时后院走出来了一个青年和女人,两人边走边聊着,也不知道那个女人说了什么,青年一脸的勉强,还时不时的苦笑两声。

“宋卓!”我是认识这个青年的,叫宋卓,去年中秋大老远的从福建过来拜我爷爷为师,按理说,他资质不是很好也挺笨的,我爷爷本来是没想收他的,但是这青年死活不走,非要赖在这儿,我爷爷耐不过他,就说让他到镇前的那颗大槐树下坐上个一天一夜,若是能撑住,就收他为徒。

那颗大槐树我是知道的,毕竟是在镇前,我从市里过来肯定是要经过的,每次经过的时候都觉得有一阵子阴风吹过,渗在骨子里的冷。

槐树也有些年纪了,在我爷爷小的时候槐树就在了,听说那颗槐树上吊死过一个人,死了完事儿还特不老实,逮着谁就弄谁,后来被我爷爷的师父封在了大槐树里面,做了一个槐鬼。

我小时一犯错我爷爷就让我坐在槐树底下,知道认错了为止,我当时还觉得没什么,结果我刚坐下没十分钟,就哭着跑去找我爷爷认错了。

宋卓当时拜师的时候我也在场,当我爷爷提出来要在槐树下坐个一天一夜的时候,当时我就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结果被我爷爷同样罚着在槐树底下做了半个点。

奇怪的是,那个槐鬼根本没有来找过我,当时我偷着瞄了宋卓,看他浑身发抖一脸大汗我就知道了,这丫现在是被槐鬼缠上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宋卓这个普通人硬在槐树下坐了一天一夜,时间刚到点儿的时候,我就把他拖离了槐树,当时他一脸苍白的还对我说了声谢谢。

嘛嘛,宋卓其实除了资质差笨了点,其他地方都挺好,长得也挺帅的……

我爷爷自然不会食言,第二天上表了文书收了宋卓为徒。

“芳华?”宋卓愣了一下,貌似是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这也不怪他,我一般都是中午的时候来,晚上六七点钟走,而现在才上午九点。

“叫师姐!”虽然宋卓比我大四岁,但是也是我师弟!辈分如此,可他偏偏不肯叫。

“别闹我了”宋卓无奈的笑笑。

“我爷爷呢?”

“师父他一大清早就走了,没有告诉我去哪儿了”

“哦,那好吧”我点点头,既然我爷爷不在我也准备要走了:“那我先走了”

宋卓叫住我:“等等……”

“咋?”

宋卓有些尴尬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悄声说:“芳华,师父今天他不在,观里来了个缘人,说是她女儿中邪了,想请师父前去看看,但是我已经说了师父不在,她就说我是他徒弟肯定也有些本事,我推脱了好几次说我没什么本事,但那个缘人一直认定我是在谦虚,还说要是能看好,就拿出五千的辛苦费,马上我就要回学校了,没点零花钱怎么行……但我一个人肯定搞不了,你也知道我跟着师父学了一年多道法,也仅仅学了个皮毛……”

“你不是已经不上学了吗!”

宋卓搔了搔后脑,说:“其实是我去年中秋跟人打架被学校休学了一年,我老家是福建的,但是却在坞城上学,我回老家以后觉得没啥意思,就觉得道法蛮有趣的,听人介绍这里有个道长很厉害就过来拜师了,但现在休学期到了,我也该回去上学了”

“卧槽?!”我听宋卓说完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你在坞城上学?”我问。

新北方不就是坞城吗……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