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恐怖小说 > 玩尸

玩尸

玩尸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旺财

时间:2018-07-03 15:47

评语:泰国多诡事。佛牌、降头、古曼童,当然他们还对女尸情有独钟……

标签:

前段时间,我表哥孙大力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是在泰国的“生意”忙,希望我能过去帮几天。

我当时正在吉林一家鞋厂打工,因为和老板的小舅子吵了一架被炒了鱿鱼,正好闲得无事就答应了下来。

按照表哥的指点,我去找了一家旅游公司,让他们给我弄了签证和机票,然后就朝着泰国去了。

严格来说,孙大力是我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哥,他比我大了整整13岁。

他爹妈死得早,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跟我家挨得近,两家走动频繁,我俩表兄弟的名分就这么来的。

孙大力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没有爹妈管教,他“皮”得狠。小时候就偷窥李寡妇洗澡挨过揍,后来出去打工因为强X未遂,还坐了两年牢。

为啥说这些?

就因为孙大力“死性不改”,在泰国做的生意还是这门路。区别在于,在中国这是违法的,但在泰国这是合法生意。

表哥做生意的地方叫“巴蜀府”,当地的华侨是这么称呼的,泰国本地人称“班武里府”。

西面和缅甸接壤,可以说算是偏远地区,挺贫穷的。当然再穷的地方,也会有穷人和富人两极化分。

这不,孙大力开着一辆丰田车来接我。多年不见,他的皮肤晒黑了,上身穿着一件花衬衣,下面是短裤和凉鞋。最打眼的,还是脖子上那根拇指粗细的金链子。

我俩寒暄一番,孙大力拍着我的肩,说先去吃东西。

就在路边的餐馆,点了一个“烩炒棵条”和“冬阴功汤”,胡乱吃了点。

表哥告诉我,生意太忙,人手不够,如果可以的话,让我干脆就在泰国定居好了,两兄弟合伙一起发财。

他是个孤儿,爷爷奶奶寿终正寝,还是我家帮忙办的后事,可以说我家成了他唯一的“亲人”。

当然我爸要知道我留在泰国,跟孙大力一起经营“女支院”,腿都能给我打断。

我只告诉他,帮忙可以,要长久干不行,表哥你反正有钱,还是请个当地人算了。

孙大力苦笑,说毕竟是外人,还是信不过的。

我跟着表哥先去了他家,一栋两层小洋楼。孙大力这些年生意做得是相当不错,不仅买了房,还娶了新娘。

表嫂叫阿ann,是个当地人。

我印象中的泰国女人应该都是黑皮肤的,但她不是,皮肤很白,长得很漂亮。

孙大力告诉我,其实阿ann是混血儿,她妈跟一个美国人瞎搞,然后生下的她。

其实这事情在泰国很常见,也没啥丢人。很多西方人喜欢往泰国钻,在这边他们都包养得有女人。

表哥让我先休息一下,晚上有得忙。

我点了点头,坐飞机过来又是赶汽车的,确实感觉疲乏得狠。

洗了个澡之后,我去睡了个午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当时外面已经一片霞红。

我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喊了两声“表哥”没有应答。

睡了一下午,口干舌燥,我就去厨房接了一杯水喝。回来的时候,发现大门口哪里坐着一个女的。

我也没多想,以为是阿ann,就喊了两声“表嫂”。

她也不应答,搞得我挺纳闷,不是说泰国人挺好客嘛。

找出手机来,我就准备打电话给孙大力。结果才发现,自己手机是国内卡,不支持国际漫游打不出去。

实在没法,我只能过去,询问阿ann,表哥去哪儿了?

喊了半天,阿ann不说话,我纳闷她蹲在哪儿干啥呢?

伸出手,壮着胆子拍了她的肩膀一下,结果她一回过头来,吓得我脚软。

这女的不是阿ann,她披头散发的,眼眶里面没有眼白,尽是黑色。蹲在哪里,正在吃一只白蜡烛!

给我吓坏了,连滚带爬的就跑,她就在门口,我也跑不出去,只能冲到自己的卧室里面,蒙上被子发抖。

好歹也读过书,接受过文化教育,在这之前我是不相信世上有这玩意儿的。但没想到第一次“开瓢”,居然是在泰国。

我不晓得过了好久,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轰鸣,接着就听见表哥和表嫂说话的声音。

打开了门,进了屋,孙大力来敲我门,喊我赶紧起来,准备去干活儿了。

我打开门,直接抓着孙大力的胳膊,就说你这屋子闹鬼,不干净。

表哥一愣,笑着问我说啥呢?

于是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孙大力听了脸色一变,悄悄的瞅了一眼那边的阿ann,小声的告诉我,不要声张。这事情不能让表嫂知道,等下路上他给我解释。

我点了点头。

和他出了门,开着车,路上他给我发了一根烟。

我接过来狠抽了一口,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我让他赶紧说咋回事?

孙大力告诉我,那女的是他在外面招惹上的。

我喊他去找个大师赶走她。

表哥笑了,说赶她干啥?不仅不赶,他还在家里供奉着她。全靠这女的生意才做得这么大。

我听到这话直瞪眼,听说过泰国生意人喜欢养小鬼、戴佛牌,但我从来没听说过养女鬼的。

表哥再三说,不是养,是她自己跟回来的。

但具体是咋回事儿,孙大力不愿意说,只告诉我这玩意儿见不得光,喊我要保密,不要让表嫂阿ann知道。

我苦着脸,说保密行,但以后你那房子我可不敢再住了。

孙大力说要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在附近宾馆给我开个房间,让我住宾馆算了。

我当然不反对。

接着车子到了表哥的“鸡店”,我看了下规模还是挺大的。

外面一群穿着暴露的女人,正在不断的招揽客人,表哥带着我进去,很多人都用泰语在和他打招呼。

他或者点头,或者指着我,大概在介绍我是谁。

表哥让我干的活儿也简单,坐在刷卡付账区,负责收钱,难怪他说外人信不过了。

在这里上班,表哥也有个忌讳。他告诉我,可以在一楼随便进出,但千万千万不能去二楼。

我问他为啥不能去二楼?

表哥只说别问,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这里长久干,就待几天功夫,他不想害我。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