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重生小说 > 吸血女王,我的男人是条龙

吸血女王,我的男人是条龙

吸血女王,我的男人是条龙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落尘文学

作者:轻胜马

时间:2018-07-05 15:51

评语:“我就想在我年轻的时候多睡几个男人,像姜燚那种脸帅腿长的最好,不然实在对不住我这本家大小姐的身份。”舒碧落对白衣翩翩的上古大神说,大神夜夜入梦,不要点东西仿佛有点不知趣儿。反正她活不过十八岁,要其他东

标签:

月圆如玉,高悬于墨染的夜。今晚的夜分外干净——天地之间万物皆寂然,唯见银辉倾泻,涛涛大河般落入人间。

皓月之下有一小岛。小岛悬浮在天地间,仿佛玉石堆砌般洁白通透,隐约间,甚至看得见一道道贯穿整个岛身,缠绕交错的纹路。

岛上正中心的位置有一颗擎天的巨树,树干犹如无数条黑色巨蟒相互纠缠而成,巨大无比。而成放射状生长的树冠上却没有一片叶子,是的一片都没有。所有的枝丫,不论细小或粗壮,都如同刮了皮肉的骨骼般嶙峋。而这些没有生叶的树枝却机缘巧合地形成了一双巨手,将那普照天地的皓月稳稳拖住。

小岛之下。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黑暗,一丁点光线都没有。小广场是站满了人,可即便人就在眼前,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但就是一点模糊的影子也看不见。

实在太黑了,六七月的夜晚,夜风吹着本该凉爽舒服,但在极度的黑暗中,这徐徐夜风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谭雯雯胡乱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的冷汗,心里默念着:他在呢,他在呢……怕黑是人类的天性,更何况是女孩子?平时那大过天的胆子,此时竟一点用处都没有。“该死!”为了给自己壮胆,也是气自己不争气,谭雯雯习惯性地咒骂,并且用脚胡乱地踢了一下。

“找死啊!”谭雯雯感觉到踢到人的同时,比她强势百倍的骂声也响起来。

“不好意思。”一双有力的手把她往后一拉,把那骇人的气势完全阻挡下来。“小地方来的不懂规矩,见谅。”低沉的声音,语气谦和,再次道歉。

对面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哼了一声,也没再为难。

这乌漆墨黑的彼此都摸不准对方的来路,且万一闹大惊动了八大上家,两方都讨不到好,若是再治个扰乱盛典,亵渎神明的罪,那可是要灭族的,八大上家可是有明言:“七十二下家确实多了点。”谁都不想成为八大上家新决策的试用点。

谭雯雯长出一口气,靠着那坚实的臂膀,心顿时安宁下来,那一刻她觉得,即使永远见不到光明,只要一直握着那双手,她就毫无畏惧。

可臂膀的主人却不愿意她依偎,那人一走,唐骁立刻就甩开了谭雯雯。

黑暗有时候也是个好东西,因为黑暗,此刻她终于瞧不见他眼中的厌恶,她终于可是顺理成章地说他只是害羞了。

“唐骁,我害怕。”谭雯雯伸出手,夜风肆意穿过空落落的指缝,她不敢去抓,虽然知道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可万一抓错了呢?她心里还是有一丝希望,他只要稍微动动手,只要一下下……

“你就不应该来。”唐骁淡淡地说,“原本也是没有资格的。”他又补了一句。

“我是家属嘛。”她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一点。现在她不害怕了,甚至还十分喜欢——黑暗真是个好东西,无论什么,都可以淹没。

广场旁边是一座六边形的三层小楼,顶部是尖的,远远看上去像一根笔尖朝上的大铅笔。铅笔上爬满了花藤,花藤上星星点点开着淡紫色的小花,现在并不是开得最好的时候,有一年春天,那大朵大朵的淡粉色藤本蔷薇朵一朵接着一朵,一朵挨着一朵地,成片地开,开成了一张毯子,把大铅笔围了一圈儿,一两公里外都能闻到花香。

大铅笔里亮着暖黄色灯光,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显得格外温暖。

显然了,这是个女孩住的房子,暖色调的圆形房间,准确地说是半圆形,那个阳台占了半个圆,看上去比房间还要大。

阳台挨着是一张白色的圆形大床,罩着坠地的月黄色色纱帐,床上放着各种毛绒玩具,大的有一人高的毛熊,小的有跟真兔子大小的毛绒兔子,加起来,起码占了一半的地方。床旁边就是梳妆台了,这时小女孩正缩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一个身材修长的女人正给她梳头发。

“妈妈,你快一点,哥哥要来不及了。”小女孩轻声提醒。这真就是小女孩,坐在椅子上脚都不沾地,而且椅子空出来的地方感觉可以再坐一个人。

“你哥都不急你急什么?”妈妈给女儿整理头发的动作依旧是慢条斯理。

“啊?你们叫我啊?”在对面沙发上玩游戏的哥哥茫然地抬起头来。

“你玩你的。”妈妈语气听着有点凶,完全不像对女儿那样温柔。

“哦——”舒沛讪讪地拖着声音。

“哥哥,我要牛奶。”舒碧落拿着杯子,白嫩的小胳膊晃呀晃。

舒沛走过去接过妹妹的杯子,看了一眼笑道:“你都多大了,还吸奶嘴。”

“这是吸管,不是奶嘴,哥你是不是眼瞎。”舒碧落的杯子看起来像个大号易拉罐,上面有可爱的卡通图案。

舒沛把手腕伸到妹妹嘴边,“来试试你刚长出的新牙,都那么大了,还喝什么牛奶。”

“哥,你毛病啊。”舒碧落嫌弃地推开。

“落落,你是一只吸血鬼,不是人类,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身体为什么那么差吗?”舒沛手撑着扶手,一脸严肃地盯着妹妹。

“落落,这事儿,我和你哥站一边,你不吸血,就一直这样长不大,这怎么行。”这时头发也梳好了,妈妈轻轻按着她的头往前推,“张嘴,咬他。”

“妈!”舒碧落挣扎开,愤怒地吼了一句。

“落落!你哥哥三岁就咬了我,你怎么能这么不争气呢!”妈妈也急了,语气也不知不觉加重了。

本来按照以往经验,舒碧落只要拉着脸不说话,过一会妈妈气消了,自己就过来给她说好话了。

可是今天,或许是长久以来各种鸡毛蒜皮的事儿压到了点上,毕竟家里人对她好,并不代表亲人之间没有隔阂。

舒碧落眼神一冷,嘴角噙着一丝刀锋般的冷笑,“当年我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们,让你们搞清楚,这下后悔了吧?我就说嘛,我一个名字都没有的弃婴,怎么可能是高高在上的舒家小姐,这下后悔了了吧?”

她本是长相乖巧的小姑娘,粉雕玉琢的,除了那双摇曳星辰的凤眼,其余都是往软萌可爱方向靠的,是那种看到就想伸手捏几下的可爱小姑娘。可她这一笑,唇角藏锋,狭长凤眼幽光一掠,宛如青天白日陡然出现耀眼虹光,突兀闪了人们的眼,让人又惊又悸,却又忍不住想睁眼去看。

她的哥哥和母亲就悸了那么一下。落落一直都很乖,她不会那样。苏茵暗想。

“落落,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闭嘴,给妈妈道歉。”舒沛反应过来,立刻纠正妹妹。刚才那些话要是传出去还得了,他那么笨都知道这种话绝对说不得,妹妹那么聪明,怎么犯糊涂了呢?

“嗬……”舒碧落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笑得更肆意了,“万一我不是你妹妹呢,就算给土鸡插上闪闪发亮的羽毛,土鸡也变不成凤凰啊,你看看你们,光鲜亮丽,高高在上,再看看我,还有多久可活都不知道……你们说这个世界是被神祝福的,我们都是神的后代,可是……有什么用啊?从我住进这间房子开始,我就吃什么吐什么,当然了,吃药是不会吐的……”舒碧落声音抑制不住地沙哑,笑容也坚持不住了,“可病越来越多,病着病着,我连天上什么样儿都忘了,六年了,我从来没出过这个房子,就算是坐牢,也该刑满释放了吧?”

“你再说一遍。”苏茵死死地盯着女儿,喉咙处仿佛抵了一块大石头,声音从缝隙里一点一点挤出来。其实只看外表的话,苏茵绝不像个妈,她正是女人开得最艳的年纪,成熟、优雅,风情、韵味在她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她还有一些大多数女人不具备的特质,例如胆识。苏茵长得漂亮,但不是那种柔媚的美,她五官生得十分英气,剑眉星目大多形容男人,但用在她身上也恰到好处,一对纤长上翘的柳眉下,一双琥珀色眼睛炯炯有神。她的性格也是十分要强的,做事绝对称得上雷厉风行。苏茵的家世和舒碧落父亲的另外几位夫人比起来只能用穷酸来形容,但舒碧落的父亲最喜欢的就是她,其中她的能干是个加分项。

舒碧落毫无畏惧地对上妈***眼神,她乖巧的脸衬着那倔强的眼神显得格外尖锐。她深吸一口气,不急不缓地说:“比起一个病殃殃,囚犯一样的大小姐,我宁愿自己是一个健健康康,自由自在的孤儿。妈妈什么的,本来一开始就没有。”

“你……”苏茵颤抖着身体,右手瞬间扬起来,带出一道透凉的劲风。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