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紫荆梦

紫荆梦

紫荆梦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拾破烂的疯子

时间:2018-10-30 20:43

评语:现实生活中好吃懒做的专科狗孟琪因天体连珠穿越到紫荆大陆 他将如何在高手林立的紫荆大陆中获得一片立足之地 骑上自行车手持火药枪一同去紫荆大陆猎杀魔法师吧

标签:

《紫荆梦》本文描述了现实生活中好吃懒做的专科狗孟琪因天体连珠穿越到紫荆大陆 他将如何在高手林立的紫荆大陆中获得一片立足之地 骑上自行车手持火药枪一同去紫荆大陆猎杀魔法师吧

——“嘭”的一声巨响,宿舍门被一只大脚踹开,与此同时睡梦中的孟琪也被惊起。踹门使者是孟琪的舍友,他娇羞的对孟琪说:“不好意思啊琪哥哥,人家不知道你在睡觉。”“滚!”

孟琪强烈的回应了他,“不被你乱醒,也被你恶心死了。”

孟琪是本市工科院校的一名专科生,用他的话来讲,不上清华北大其余学校都一样。正因为有了这句座右铭,才让他以骄傲的105分高考成绩踏入了这高贵的三专学府。高数,力学理论等等专业课都是过眼云烟,牛顿、莱布尼茨等人还不如食堂大妈混的熟,在这学术氛围几乎为零的环境中,网吧才是孟琪的课堂。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是他每天复习的对象,课可以不上,饭必须吃好。父母每月给他一千块钱生活费,除去网费,还有三百元大票供他消遣。每次孟琪去充饭卡时,总会被大妈温柔的问候“你丫能不能多充点!别每次充十块!你以为这是话费啊!”

面对大妈的恶语交加,孟琪总是泰然处之,不温不火的说:“我手机停机半年了。”

宿舍里老王是唯一有笔记本的人,因为没人跟他争网,所以他如鱼得水,打游戏时喊得震天响,勾得孟琪网瘾四起。“你玩啥呢?”孟琪跳下床,凑到老王旁边,悻悻的问道。“没啥,下片呢。”老王抽了一口红金龙,左手扣着脚指头缝,然后吐出氤氲的烟气,舒服得像在北海道晒太阳。老王的爱情武打片可是宿舍最贵重的宝物之一,没有它就没有了消遣,没有它就没有了精神支柱。老王抬头看向孟琪,说道:“你丫是不是撸多了,眼圈那么黑,你这是成心跟熊猫过不去!”

孟琪从地上捡起一块相对较大的镜子碎片,照了照自己,看到镜子中煞黑的眼圈,心疼的揉了揉,眉头紧蹙道:“我又梦到自己穿越了,连续三天,每天晚上都梦到,睡眠已离我而去。”老王感叹道:“我跟你一样,每天都梦到我的吉泽老师,每次她向我敞开怀抱,我的内裤就…”“滚!”

还没等老王意淫完毕,孟琪就打断了他。孟琪抢过电脑,浏览了一下旅游图片,对老王说:“我们去泰山玩吧。”

溽暑,八月的一天。太阳已经不是太阳,变成了火炭,以光的速度向大地散播热量。两条狗因为争一块大树下泼了水的湿地而打得头破血流,知了叫得哑了嗓,连大街上摆摊卖冷饮的老奶奶都回家避暑了。这个月是不寻常的一个月,新闻上每天都在播报,今天日环食,明天月全食,后天又变成了双星伴月,如此多的天文奇观齐聚一月,再加上这如火如碳的阳光,更加证明了八月的不正常。老王捡起石头砸向两只狗,结束了这一场争霸赛,然后他蹲在湿地上,向孟琪招手。“快过来凉快一下,我马上被烤熟了。”孟琪站到树荫下,凉风拂过,他擦了擦汗,拧开农民山泉嘬了两口,掏出手机,有两条未读信息。第一条:某高校学生操场摔倒,送医院诊断为三级烫伤。孟琪看了看太阳,同情心大起,在心里对那位同学说,壮士走好。按下翻页键,手机屏突然变黑,难道是有妖魔在作怪?吓得孟琪跳起来,手机垂直下落,摔在石头上。“你丫疯了啊,不要手机给我,别破坏自然环境。”老王嗔怪道。孟琪捡起手机,发现手机下的石头已经裂缝,在感叹手机质量好的同时,也对石头进行了沉痛哀悼。进入短信箱,打开信息,孟琪心里莫名颤了一下,这种感觉让他害怕。他仰望天空,汗水流入眼睛,刺痛神经,躁动感遍布全身。用力眨眨眼,挤出泪水,他鼓起勇气看了短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今日将发生天文奇观九星连珠,上次发生为六千年前,在此提醒广大市民进行观看,发件人为本市气象局。老王也看到了这条信息,他吐槽道:“丫气象局还操心天文?每次天气预报都不准,可拉倒吧,信他们还不如信我,我说今天不会发生九星连珠,走吧老孟,你发什么呆啊!”

孟琪擦擦脑门上的汗,不安的说了句,“嗯,走吧。”

俗话说“六月的天,孩儿的脸”,八月也不差,刚才还骄阳似火,现在就变得阴沉沉。一片巨大的乌云遮蔽了苍穹,灰暗色笼罩大地,树林之间薄雾蒙蒙,知了又鼓足劲喊了起来。“这到哪了?”老王自言自语,拿起地图仔细搜索标志物。“这是老龙窝。”孟琪眯起眼睛,看着前方十平见方的水潭。“咦你咋知道?你是不是梦游过这?”老王不可思议的挠挠头,他环顾四周,目光最后也停留到那个见方的小水潭。水潭镶嵌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岩石光滑,潭水清透,水边一米左右有岩石,似是大陆架般向前延伸,一米开外岩石隔断,中央水质漆黑,看不出到底有多深。这水潭周围静得吓人,没有飞虫,没有鸟兽,也没有杂草。水潭上方是一个天然雕铸的瀑布,虽是瀑布,但水流量很小,只有一丝清水挂在瀑布上,作为此情此景中唯一活动的物体,它给潭水带来了生机。孟琪心里惴惴不安,他走到水边,蹲坐在巨石上,伸出手探入水潭中。潭水清冽,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奇怪的是这潭水中没有鱼虾,也没有水草。老王被一株紫色的花吸引,他拿出手机,仔细搜索着这株花的资料。

就在老孟和老王各自出神的时候,一道明亮的闪电撕裂长空,紧跟着的是一个轰隆隆巨响的炸雷。闪电照亮了大地,电石火花间,借助闪电的光亮,孟琪透过潭水,看到了潭底。那是一条龙,瞪着铜铃般的血红双眼怒视着他。孟琪吓尿了,他双手撑地,以一个不可能的姿势蹬踹起立,哆哆嗦嗦的说:“龙,龙,有龙!”

老王傻站在花前,像失了魂般,紧盯那朵紫色的花,嗫嚅到:“紫荆花,这里怎么会有紫荆花,是我看错了?”突然间大雨倾盆,狂风呼啸,山谷裂隙中吹来一股邪风,把孟琪吹落潭水中。他没有挣扎,仿佛认命般看着天空,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九星连珠。“老孟!老孟!”

老王在沉思中缓过神来,看到孟琪跌落潭水,他赶忙往潭边跑。但是风向骤变,他被邪风吹倒在地,滚落山涧。孟琪浸没水中,潭水冰冷刺骨,眼睛鼻孔耳朵,凡是有洞的地方此刻都被潭水填满。他睁开眼睛,看到那条龙,金黄色的鳞甲,颀长的胡须,身体卷曲在一起,他与龙对视,仿佛认命般,他闭上眼睛。耳边回响着老王嘶哑的喊叫声,老孟,老孟…

和煦的阳光照在孟琪的脸上,他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揉了揉酸痒的鼻孔。突然间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我还有感觉,我还活着?我还活着!他睁开双目,环顾四周,安静片刻后,突然爆发出一声高昂的喊叫声“操!”

孟琪看到缩小版的自己,小手小脚,摸摸脑袋,头发细软,那是胎毛。他坐起身来,仔细端详着这座房屋。房间不大,并且家具稀缺,除了桌椅板凳和灶台,能吸引孟琪目光的就是一个书桌,上面摆放了两本书,灰尘遮蔽住书的封面,看来很久没人掀阅过了。综上所述,这是哪的问题被孟琪创造性的思维所解答,我,穿,越,了。“操!”

这一句五个八度的喊叫声响彻天空,震飞了落在屋顶小憩的飞鸟。

仿佛被这叫声吸引,一位妇人走进了房屋。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任何人都可能是我致命的敌人,这句话被孟琪在心里默念了几千遍。这妇人约三十岁左右,及腰的黑发被一根发带束缚住,皮肤雪白,朴素却很干净的衣服,岁月在她脸上留了鱼尾纹,即是如此,也美艳动人。妇人径直向孟琪走来,他心里打鼓,猜想这妇人与这具身体主人的关系。妇人看着孟琪紧张的样子,担心的问道:“儿子,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看我?”原来如此,孟琪长舒一口气,虎毒不食子,母亲是不会对自己儿子下毒手的。“蛋疼。”孟琪心不在焉的回答着。“什么?你哪里不舒服?”母亲坐到床上,摸着他的额头。“那个,啊,没事,我出去走走就好了。”意识到自己用词不雅,孟琪及时收住口风,挣脱开母亲的手,走向院里。此时的他心情很不好,是彻底的不好。

走出房门,是一个四十平左右的院落。四周被栅栏围起,左侧散养着一些类似鸡的家禽,我们暂且叫它们为鸡,此时正一口一口啄着石子。右侧有一口古井,周围放着水桶和瓮,看来日常的取水离不开它。左右邻居皆是这种房屋和院落。“儿子你去哪?”屋里传出母亲担忧的声音。“去走走,你放心吧。”尽管对她不是很熟,孟琪还是以一个儿子的口吻回应了她。踱步出门,孟琪一步一步踏在乡间小路上。阡陌间村里人来来往往,有挑水的,有放牧的,还有三三两两的老人,扎堆坐在树荫下乘凉,要不是穿越孟琪肯定会相信这是五十年代的旧中国。村子里穷的可怕,疯跑的孩童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孟琪嘲笑他们露着屁股,但他忽略了他也是露着屁股的。小朋友每每对孟琪说:“阿莫斯,来一起玩。”孟琪总是轻蔑的看着他们说:“滚。”

孟琪深一步浅一步的走,边走边思忖着。那个世界他并不留恋,在那个世界中他是一个标准的穷矮丑,看不到未来,找不到方向,每天重复被高富帅们鄙视着,被姑娘们拒绝着。想到这,孟琪咧开嘴苦涩的笑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行头,自嘲的说:“即使穿越,你还是穷矮丑!”

在那个世界中,孟琪唯一放不下的便是父母,没有了他父母该多伤心,谁来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谁来给他们养老送终。铁汉也有柔情处,想到父母,孟琪瘫坐在一棵枯树下,嘤嘤的哭了。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