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枕上无言

枕上无言

枕上无言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痴小减

时间:2018-07-06 15:16

评语:她是一只灯妖, 因为失忆误闯进了他隐居的地方, 悠悠蹉跎几十载, 却又因他的死,执念深重, 开始了欲逆天复活的道路……

标签:

窸窣的风偶尔从身边带过,微凉,却带起身体的一阵不适,大脑昏沉得几欲让我再次睡过去。仿若置身在空中,飘浮不定,让人有一种不真切的梦境感。

“什么?你不会是疯了吧?竟然要放她离开!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一女人几近难以置信的低吼声将我不知边际的意识逐渐拉扯回来。

“我知道,她也是一时坠入情网犯下这等错事——”

熟悉的男声让我心里一紧,却又让我不起究竟是谁。

“可是你也不能放任她离开啊!哥哥!你怎能保证她以后就不会再犯了呢?”未等那男声说完,这个情绪有些崩溃的女声打断了他,声音几近哀求。

他们……在说什么……。

嗯?怎么一点都动不了?!四肢被紧紧束缚起来,容不得人有一丝挣扎,想睁眼,眼前却依旧是一片黑暗,究竟是环境造成,还是我的眼睛……心里突然慌乱,不敢再想下去,本想尝试活动一下手指,发现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般仅仅保留着一抹清醒的意识。

“此事我也有错,剩下的就让我来弥补吧……”

男声再次响起,声音里夹杂着无奈,苦涩,悲戚等各种情绪,仿佛蹂躏成一团,硬生生地打在我的心上,胸口处出来的痛楚让我的意识微微颤抖起来,终于,眼前不再是让人心慌迷乱、死沉的黑暗,一道耀眼的白光刺得我的眼睛生疼,下意识地很想拿手捂住双眼,出奇地四肢不再被束缚住,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让我的身体蜷曲成一团,发出压抑不住的惨叫。

无声的喑哑,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依旧是一片黑暗,身体十分沉重不受控制地开始下坠,仿若坠入了深渊,永无止境,耳边传来之前那女声几近绝望地嘶吼——“不,哥哥,不可以!”

我猛地清醒过来,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还好……还好只是一场梦。

我用手抹了抹额头,随即手上便是一片湿润,冷汗淋漓,察觉到身后湿漉漉的一片,衣服黏在背上十分不舒服,才发现自己做场梦竟然出了这么多汗!

我揉着有些发涨的脑袋,看着四周灰蒙蒙地天色平添了一抹阴沉,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沉闷起来,堵得有些难受。身体有些酸软无力,许是因为刚才那个梦,我想。

四周下着朦胧的小雨,窸窣地沙沙声,在耳边轻响,微风习习,让我涨痛的脑袋得以有些缓解。

“醒了啊?”

一道略带傲娇的男声蓦地传入我的耳中,让我心里咯噔一跳,神经紧紧绷起,“谁?!”

我下意识地警惕地发声,开始在四处张望,却没有瞧见一丝人影,刹时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别乱望了,在你背后。”

却只听得一声无奈却微微藏着一丝惊喜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惊喜?为什么会有惊喜?我方才循着声音猛然转头。

“都说叫你连夜雨别赶路,非和小爷杠,你可知道你整整昏迷了七天?”

昏迷了七天?我打量着他,在心里越发确定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眼前这人。

“你是谁?”怕误会了什么,我开口问他,也惊奇的察觉到自己大脑一片空白,我紧蹙眉,甩了甩头,却还是在心里对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有些警惕起来。

“我是谁?”他微蹙眉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只见他腾起身站在树干之上,迈着修长的腿,缓缓向我走过去:“你可别装傻啊,小爷我可不认的。”

他又沉思了一下,摸着下巴,打量着我,开口道:“你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你才被吓傻了吧!”我一把拍开他向我伸过来的手,有些不瞒。

素未平生,我不认识他不应该很正常吗?即使自己也可能是失忆了。

“若是换在以前,小爷我一定一个巴掌拍死你。丫的,竟然失忆!”

失忆?!未等我疑惑地开口询问,他气愤地狠狠挠了挠头,泄愤般一脚狠狠揣在树上,引起树干微微颤抖,我惊觉到什么,想往后退,顿时大片的雨滴倾洒而下,淋得我们两人的衣裳皆微微湿透。

“喂!你搞什么!”我一把推开他,气愤地捋了捋头顶上的雨水。却只听轰隆一声,眼前的那棵树应声倒地,顿时取而代之的确是一脸惊滞。

我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拍拍手,一脸若无其事的家伙,一时之间忘记做何反应。

“看什么看!虽然我长得很好看,但是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痴呆吧?”

我甩了甩头,收回目光不再看那个暴力的家伙,跨步向另一边走去……

看着这个自称‘爷’的家伙,我也颇有些无奈。知道我要走后,他却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他说,当初除了一个小屁孩,还没有哪个人敢那样和他说话,无论失忆也好,还是啥,都要紧紧跟着我。

我怎么知道他是谁?看着甩都甩不掉家伙,我心下还是被迫了接受。

身旁的他,紧紧跟着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瞧见他眸中有意无意地躲闪,出于和他不熟,我张了张嘴,把疑问咽了下去自己琢磨,并没有再去多问。

此时雨已经停了,灰蒙蒙的天,微微恢复了一丝清明。我与他小心翼翼地走在这泥泞的山路,他站在我的旁边,与我同行。

他叫楚江言,在路上已经与我细说,至于我的名字,问起他时,他告诉了我——叫枕清。

“你可真的失忆了,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听得我心里一窘,连忙问他:“那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失忆?”

“我估计是受到刺激。”

“嗯?”

“不要问我,其它的我懒得说,自己慢慢想。”他铁定还知道得不少,但问起其他时,他却只给我抛下这么一句话。不知是真的懒,还是不想说,既然他不愿意,我也懒得再去追究。

楚江言复杂的暼了我一眼,双手抱于脑后,快走了几步,瞬间走到了我的前面。

我抬眸,看到楚江言与某人相重叠的背影,我的心一瞬间仿若咯噔漏了半拍,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熟悉而又模糊的黑影,一种由心底最深处散发出来的忧伤与悲痛,模糊了我的双眼。

某人……

几欲让人窒息的心痛,让我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压抑不住地情绪如潮水般泛滥,泪水像雨水一般哗啦啦的掉出来。

悠扬清脆的鸟叫从远处传来,夹杂着窸窸窣窣地急促脚步声。

“喂,你搞什么,又是失忆又是昏迷的!”

耳边依稀传来那个叫楚江言的家伙急切地叫喊。

他,什么时候跑来我身边了?

我被一片温暖圈住,他有些俊俏的脸在我面前模糊地晃动,他摇晃着我身体,痛楚夹杂着意识的混乱,我撑不住地昏迷了过去。

眼角还未溢满的泪水在我闭上眼后,一丝温热在脸上流淌……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