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流烟往兮

流烟往兮

流烟往兮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浮梦青灯

时间:2018-07-06 15:23

评语:我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多可靠,就像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相信你,走到最后才发现,其实谁也不比谁简单。 竹心,我这一生几乎都是假的,身份是假的,名字是假的,可唯独对你的信任是真的,因为我和你一样相信,

标签:

女孩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玄色的衣裳上没有任何的装饰,手中的长鞭正勒着男孩的脖颈。她日日在此练功,却从未见过有其他人敢踏足鬼神渊中,可今日竟然有人闯到了这里来。茂密的丛林中一丝阳光亦透不下来,阴森而可怖。眼前的男孩早已衣裳褴褛,却仍可看出应该是个武林子弟,那一双黑瞳中的防备与敌意较之女孩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是谁?”男孩的声音早已因为干渴而沙哑,听不出属于孩童的稚嫩。然而他没有等到女孩的回答,刚说完这句话,缠在他脖颈上的鞭子忽而收紧,男孩意图反抗却因为虚弱昏迷过去。

看着眼前昏倒在地的陌生人,女孩目无表情,直到听到似乎有人追赶的声音之后这才用鞭子卷起来这个瘦弱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带回到鬼神渊中心残魂池边的木屋中。

看到这个眉目与故人有几分相似的男童,梨泪不是没有诧异,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这样的命运吗?那么,下一个,是不是该到自己了?看到女孩的鞭子有一圈依然绕在男童的脖子上,梨泪皱了皱眉,“阿玦,把人放开。”

女孩依言把男童放开,默默看了一眼,转身又回到遇到男孩的那个地方继续练功。

梨泪看着女孩叹了口气,这孩子从来到现在只说过一句话,唯一的一句话,便是初见之时出声询问自己“你是梨泪姑姑?”在得到自己肯定的回答之后,这孩子只默默将一枚令牌给了自己,从此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故人之女,她怎能不照顾?可如今,只怕在鬼神渊外的三个故人,都已经遇害了吧?这个男孩,大概也是故人之子了。

将男孩抱到房里,替他清洗了全身,帮伤口上药后这才拿着方才从他衣服中摸到的两枚令牌出神。自从城主陨落之后,自己一人独自守在鬼神渊中,其他三位护法也是各自隐居,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卷入到武林纷争中,更是落得了这样的下场。不是没有想过,却依然还是不敢相信,主子当初担忧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这是哪里?”醒来的第一句话,没有茫然,只是如同木偶一般机械地问了一句。

梨泪看着男孩,又是一个和阿玦一样的孩子,看向男孩的目光柔和了下来,“这里是鬼神渊。”

“你是梨泪姑姑?”

一模一样的一句话,却足以让梨泪的情绪有些失控。面对这两个孩子,她实在无法无动于衷。梨泪拭了拭眼角的泪,微微点头,“是,我是梨泪。阿鸢和冷风,如今在何处?”他们的令牌在这个和他们相似的孩子身上,尽管已经猜到了结局,却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想要知道有没有奇迹的发生。

男孩沉默了一下,这才抬头看向梨泪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爹和我娘,一个月前,死了。他们跟我说,只有到了鬼神渊,我才能活下来。看来,我到了。”

梨泪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却还是安抚地摸了摸男孩的头,语言间也染了几分寒意,“是,你会在这里活下去。你叫什么名字?”

“我随娘姓,玉,名子烟。玉子烟。”男孩身上的戒备终于放下,一个月的时间,如何躲过那么多的追兵,才能单独来到这个鬼神渊中。谁也不知道,这一个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安心休息吧。”梨泪见他全身的防备卸下之后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疲惫状态,也不再和他说话。只是让他躺下,为他掖了掖被角,看着他沉睡。好在,不像阿玦一样,再也没有开口,只是,鬼神渊里的追兵,也是时候清理一下了。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瞬,梨泪身上的气势瞬间一变,看来真的都忘了,当年的四大鬼刹,就算寡不敌众,也足以让这些人付出代价。残魂池边,素手结印,满池平静的潭水渐渐翻腾起浪,随着术语的施加,鬼神渊中的结界一步步被启动。“擅闯鬼神渊者,死。”犹如厉鬼般的声音传遍整个鬼神渊,让所有的闯入者一瞬间心惊胆战。

就在梨泪开启结界的时候,玄玦就站在她身后,那厉鬼般的声音没有让她有丝毫的恐惧,平静的外表下,双眸中甚至隐隐有了些兴趣。

“阿玦。”梨泪看着玄玦站在自己身后开口唤了一声,尽管知晓她并不会回答,“那个孩子叫玉子烟,是你父亲兄弟的孩子,以后便是你的弟弟,知道吗?”

玄玦转头看了一眼木屋的方向,点了点头。所以,又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吗?

此后十年,玉子烟从面对玄玦毫无还手之力到渐渐能够勉强应付她的攻击,玄玦每次都没有下死手,永远都是让他到了死亡边缘便停了手。犹是如此,玉子烟反而渐渐对玄玦越来越亲近,甚至比跟梨泪更甚。十年,鬼神渊中除了她们三人再无其他活人踏足。刻骨的仇恨,从来都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反而一点点浸入骨髓。

“阿姐,再来。”再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玉子烟一身的白衣早已布满灰尘,看不出原本模样,可他还是不依不饶地站了起来。他话音刚落,女孩的长鞭已经再一次袭来,勉强闪身躲过,再一次的交手。

梨泪站在一边看着这两人,从一开始玄玦从来不肯对玉子烟出手,由着玉子烟一次次地挑衅一次次轻而易举地将他打倒,到后来偶尔也会给他喂招,玄玦这孩子其实内心也还是渐渐接受了玉子烟。看着两个孩子一年年长大,到如今成人。她终究没有辜负故人,替故人将他们抚养成人。

等到玉子烟没能再一次爬起来的时候,玄玦这才收手又去了自己从小到大练功的地方。梨泪走过去扶起玉子烟,却终究一句话没有说。两个心中充满仇恨的孩子,她不会,也自认没有能力能够让她们放下仇恨。

可所有的一切,终究都有到头的一天。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