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 驱魔农民工

驱魔农民工

驱魔农民工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大少

时间:2018-07-06 15:39

评语: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许天下人负我。 前世王者之尊,此世定当重回至尊。 商业大亨之女,校园美艳之花…… 环绕身边,种种阴谋浮现,是艳遇是危机,亦是机遇?

标签:

我出生那天,村里的鸡鸭牛羊竟一夜之间全都死了,这么惨重的损失,村民们把账都记到了我头上,说我是个不祥之人,劝爸妈把我扔了,爸妈不肯。长到三岁,父母双亡,我成了孤儿,他们都说是我克死的,从此我成了村民眼中的异类。

我从小到大过生日,从来没有人来给我庆生,因为那一天他们都不敢出门。我也从来不会刻意去我记的生日,只要看到有人拿着蜡烛元宝往火盆里扔,脸上表情还很悲痛的,我就知道我就又长了一岁,他们在祭拜亡去的故人,因为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民间称之为鬼节。

父母死后,我无依无靠再加上命中犯煞,谁看着我都会绕道走。就在我觉得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这一次老天爷终于开了眼,我被村长收留了,我喊他叔,因为我怕克他。村长有一个女儿比我小两岁,我念到高中就去打工了,妹妹在省城上大学,每年寒暑假回来,每次回来都感到她有些微妙的变化。

今年夏天,我正在工地干活,叔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有急事,让我赶快回去。我问啥事,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妹妹出事了。我连忙问出啥事了,他很焦急的说你快回来吧,回来你就知道了。我挂了电话,也没来得及跟工头说,就跑去车站买了张回家的车票。虽然她不是我的亲妹妹,但我不允许她出任何事。

等我回到村子里的时候,看到村头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人,村民们都聚到这村头干啥?我觉得奇怪,就快步跑了过去,拨开人群,我看到我妹妹被人放在地上,身上盖了一床褥子,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丝毫没之前活泼开朗的样子,叔在她旁边跪着抹着眼泪,我连忙走到叔跟前把他扶了起来问他发生啥事了,他泣不成声的说你妹妹放假回来,被同学叫出去玩,说是探啥险,回来就成这样了。说罢他又痛哭的瘫坐在地上,我心想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赶紧送医院看看啊。

然后我就准备去把妹妹抱起来送医院,可是我的手还没有碰到她,就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中年妇女,一把把我给推一边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扫帚星,别碰我家闺女。这女人是我婶儿,村长的媳妇儿,从我进他们家那一天起,她就处处看不惯我,说我是扫帚星,克父克母,晦气,为了我的事,没少跟叔生气。我带着哀求的语气跟她说:“婶,你就让我带妹妹去医院吧,在这躺着也不是事啊。”

可是还没等婶子说话,坐在地上的叔突然嚎啕大哭道:“彦儿啊,医院大夫说,没救了,让我们准备后事呢。”

听叔说完这话,我如五雷轰顶一般,大脑一片空白,没救了?正在我的眼泪快要流出来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个人喊:“叔,人我给你找来了。”叔一听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脸,就冲那人喊,快进来。拨开人群,我看见二狗子领了一个穿着道服,拿着拂尘的胖子走了进来。叔看见那道长,赶忙迎了上去,恳求道:“道长,你快救救我女儿吧。”那胖子腆着个肚子,眼也没睁,很傲慢的说道,不急,慢慢来。

我顿时就火冒三丈,抡圆了拳头要揍这小子。我走到他跟前,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还没等我说话,叔就把我拉到一边了,嗔怪我道:“你想干啥?你把他得罪了,你妹妹就真完了”我生气的说,叔,你就真信他?你看他那样子,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是骗吃骗喝的。

叔哎了一声说,人不可貌相,说不定有真本事。说罢,给胖子陪了个不是,还让我去给他搬了把椅子。

到了下午,那胖子吃了两只肥鸡后,才从椅子上缓缓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大爷的,真爽。说罢就走到我妹妹跟前,从他那斜跨的布袋里掏出了几样东西,符血墨斗剑,以前看林九叔的电影的时候,经常出现这样东西,又不是捉僵尸,这胖子弄这些东西干嘛?这胖子画了几道符,谁知道画的啥,我也看不懂,然后用桃木剑把那些黄符穿起来,另一只手里拿了个铃铛,在我妹妹跟前,跟中邪了似得,晃来晃去,嘴里还嘟囔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赐我神灵,香火不停。

转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我心里暗骂道:“怎么不转死你个猪。”那胖子来到我叔跟前伸出一只手道:“我已经用了我几十年的修为,给你女儿看病了,她醒不醒就要看她的造化了,我是尽力了,辛苦费是不能少的。”叔一脸忧愁的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要递给他,我上前给拦了下来,那胖子看着我一脸便秘的表情道:“臭小子,刚才你就跟我过不去,你想干啥?信不信胖爷分分钟整死你。”被他这么一挑衅,我刚才憋了一肚子的气,正想撒到他身上,扬起胳膊抡圆了拳头,就要朝他打过去,辛亏被叔给拦了下来。要不然非把他打出屎来,就在我们争吵不休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道长好功夫啊,村长家女儿动了。

顺着声音,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妹妹,手指竟然动了,难道这胖子真有神通?我抬头看了一眼胖子,他也是一脸懵逼,好像不敢相信似得,就在我怀疑是不是冤枉了胖子,要跟他道个歉的时候,妹妹竟然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我喊她,她也没反应。只是呆呆的坐着,叔很是兴奋的把妹妹给扶了起来,哽咽道:“蒹葭,你终于醒了。”但是妹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只是呆呆的望着我,神情很紧张,好像很担心什么事似得。那胖子走到我们跟前,拍着叔的肩膀说,村长,你女儿也好了,快把费用结一下,我还有事呢。

说着就又伸出了他那又肥又脏的手,可是叔的手刚伸进兜里,妹妹就一把拽过了那胖子的手,眼神像看一只肥猪蹄一样,一口就咬了下去,疼的那胖子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我好不容易才把胖子的手,从她嘴里拔出来,却看见胖子的手上除了两排牙印外,还有两个像尖牙咬的小孔,而且非常深。我觉得不对劲,妹妹怎么会有这种吸血鬼一样的牙,可是见了血的妹妹,神情变得极其的妖媚凶残,她舔了舔嘴角上的血,好像在享受一道美味一样。她的目光扫过众人,竟像一只捕食的狮子一样冲叔扑了过去,动作之快,让我不敢相信这吃人的妖怪就是我妹妹。

趁她的嘴靠近叔的脖子时候,我见势就冲他脖子一记手刀,按着我平时在工地拧钢筋的劲,没多少人经得起我这一下子。可是我手刀砍在她的脖子上她竟像没事人一样,竟转过身,一拳把我干翻在地,这力道,上我们建筑工地,一天都能开到五百,这小女孩哪来那么大力气?就在我捂着肚子,疑惑不解的时候,她以迅雷不及掩耳响盗铃之势,把嘴凑到我的脖子边,我以为她要咬下去,谁知她竟在我的我耳边说了两个字 快走。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村长家的女儿成精了,大家快走,快报警啊。他这不叫还好,一出声,妹妹就顺着声音,把那人按倒在了地上,掰折了他的胳膊,然后朝他脖子上咬了下去,期初他还在挣扎,过了一会他就不动了,眼神幽怨的看着我。村民们四处逃窜,原本围得水泄不通的村头就剩下了我们几个,叔,婶,胖子,我,还有这个披着妹妹人皮的妖怪。

被妹妹咬了的胖子,盘坐在地上,忍着痛从包里拿出来一粒丹药,一口吞下。静坐着,跟刚才让人烦的胖子相比,判若两人。而妹妹吸了那人的血后,也变的老实了点,坐在地上低着头,死死的盯着我们,她可能是刚才喝了太多人血,在消化吧。我真想把她的皮撕开,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竟然把我妹妹祸害成这样,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忍着巨疼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愤怒的问道:“你他娘的到底是谁?把我妹妹怎么了”她抬头看着我笑而不语,我怒气难遏,抡起砖头就朝她头上砸了下去,砖头碎了两半,她头上鲜血直流,那满是血的脸她还是对我笑,我以为她要被我激怒,然后吸干我的血,我宁愿死,也不想看见心爱的妹妹成这个样子。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了警车的声音,难道真有村民报了警,开在最前面的警车里下来一个人,那人是李永见,是我们村的语文老师,这个警是他报的。一个警察从车里缓缓的走了下来,吃惊的看着我们道:“有人报警说你们宣扬封建迷信,又纵女伤人,是不是真的?”他话音刚落,妹妹就冲他扑了过去,这时后面的警察都掏出了抢,枪口对着妹妹,我也想他们打死这个怪物,可是她却披着我妹妹的皮囊,于是我上前护着他道:“你们谁开枪,就先打死我吧。”费了好大的劲,那带头的警察终于摆脱了我妹妹,愤怒的朝手下人喊道:“把这小子跟那个胖子都给我带回去。”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