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都市小说 > 极品小兽医

极品小兽医

极品小兽医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落尘文学

作者:疯狂小马甲

时间:2018-07-16 16:27

评语:一个兽医混迹于各种都市女神之间,抱着“万花丛中过,叶叶都沾身”的态度,开启他的助“妹”为乐之旅。

标签:

“救命,救命!”

虽然已经接近九月,不过,秋老虎依然肆无忌惮的耍着野性,黑油油的柏油路面热气升腾,空气也似开了锅,一浪接着一浪。

可是,一道尖锐哭泣声,把这种烦燥暂时压制住了。

五龙市,江河大道38号。

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CT6风驰电掣,流畅的车身,不菲的价格,让人忍不住幻想车上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然而,车门方开,尖锐的求救声不禁让人心里一沉。

紧接着,一截略微透着小麦色的小腿从车里伸了出来,脚上是一双最新款的阿迪达斯跑步鞋,再加上毫无坠肉的小腿,就可以判断出,这是个喜欢运动的人。

青春洋溢。

当整个人出来后,眼睛盯着这里的人不禁屏住了呼吸,心里只冒出一个字——美。

“来人,快来人,快来救救我的儿子。”

急促的喘息,颤抖的声音,充分暴露着美人的焦燥与不安。

然而,远远围观的众人们却一动不动,看着这个二十郎当岁的少女,眼神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戏谑。

“怎么了,怎么了?”38号里面,冲出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男生。

这个男生叫吴庸,是五龙医科大学的准新生,一双清澈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双十少女,嘴角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儿子腿断了,快叫你们医院的专家出来。”少女焦急的说道。

“哦,腿断了啊。”吴庸点了点头,向前俯身,端详着少女怀中的儿子,不由得,那抹山峦散发出来的香气,让他抽了抽动鼻子,淡淡的体香,让人迷醉。

“你干什么?”少女恼怒了。

“看看你的儿子?”吴庸站直了,嘴角的笑容收敛了。

“我的儿子用不着你看。”少女何许人也,自然看穿了那一点狡黠,她的眼神里流露出冷漠,甚至是鄙夷,同时,倨傲的表情尽显脸上。

“不用拉倒。”吴庸自然的转身,进了38号。

双十少女也跟着进了38号,她四下环视,掷地有声道:“快来人,救救我的儿子。”

38号里,超过五名女护士,齐齐的把目光看向了坐在排椅上的吴庸,又看向了焦急的少女。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找你们医院的专家?”少女斥责道。

“他就是我们医院的专家!”一名年纪稍大的护士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一指四平八稳坐着的吴庸,认真的说道。

“他?”少女皱紧了眉头。

“对。”护士长严肃的说道。

虽然半信半疑,但是,情况紧急,少女转而来到了吴庸的面前,气焰稍降,冷冷的说道:“不管花多少钱,你把我儿子的腿给治好。”

“你这只泰迪犬的腿是被踩断了吧?”吴庸又瞄了一眼那抹山峦,眼睛虽然乱瞟,不过,嘴上却十分老道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少女一惊,然后诧异的问道。

“没有金刚钻,谁敢揽瓷器活儿?”吴庸的嘴巴往上台,并没有多言。

“你有办法救我的儿子吗?”少女的态度再次缓和了很多。

“我是祖传老兽医。”吴庸肯定的说道。

“但愿你不是吹牛逼!”少女怔了怔,严肃的说道。

“写个病例吧。”这时,吴庸顺手在前台拿了一个崭新的病例,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少女看着护士们理所当然的表情,再加上祥瑞宠物医院在五龙市的鼎鼎大名,想来,院长不会以医院的名声和前途作为赌注,收录一帮庸医,但是,吴庸的年龄,实在是又人忐忑不安。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联系电话……”吴庸老道的问道。

双十少女名叫欧阳卿卿,这只棕色的泰迪犬是她从小养到大,感情非常深,平时呢,一直以她的儿子自称,所以,当泰迪犬被踩断腿后,她心急万分。

“卿卿小姐。”吴庸清了清嗓子,再次上下打量着欧阳卿卿。

“我不是小姐。”对于这种毫无掩饰的侵略性的目光,欧阳卿卿十分厌恶,立即反击道。

“卿卿女士。”吴庸又换了种叫法。

“我很老吗?”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

“好吧。”吴庸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道:“拿着病例,到外边交钱,先给你的儿子做一个CT,然后做一下血常规,再做一个尿检,小三阳,大三阳……”

“我的儿子只是断了腿,还用做这些?”显然,在欧阳卿卿的心里,吴庸已经跟职业道德败坏划了等号。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吴庸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去。”欧阳卿卿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抱着泰迪犬出去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其实,作为一名祖传的现代中兽医,CT,血常规,尿检,这些指标都非常的重要,食君之饭,忠君之事,拿人钱财,就要与人消灾,不过,这都是假的,毕竟,真实情况是,他要对得起让人垂涎欲滴的老板娘。

想到院长,也就是这家宠物医院的老板娘,曼妙的身材,幽幽的体香,让人神魂巅倒的面孔,即使吴庸心性修炼极好,也不禁想入菲菲。

大约一个小时后,欧阳卿卿抱着泰迪犬,拿着一堆的化验单就来到了吴庸的诊室。

接过欧阳卿卿手里的单据,吴庸随手放到了一旁。

“你不看一下吗?”欧阳卿卿皱紧了眉头,她觉得自己被骗了。

“没有必要。”吴庸直截了当的说道。

欧阳卿卿:“……”

作为一个骗子医生,这也太不职业了,就算演戏,也要装模作样的看一下,然而,吴庸根本就懒得看。

此时,吴庸清澈的眸子再次看向了那抹山峦,并且,他色胆包天,居然伸手直插欧阳卿卿的那抹山峦。

欧阳卿卿瞳孔收缩,向后退了一步,斥责道:“你干什么?”

“给你儿子把脉。”吴庸疑惑的盯着欧阳卿卿的眸子,一脸无辜的道:“不可以吗?”

“给动物把脉,你当是给人把脉吗?”欧阳卿卿毫不客气的怀疑着吴庸。

“你不知道兽医是可以给动物把脉的吗?”吴庸无奈的摊了摊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见不得人的目的……”欧阳卿卿嗤笑一声,不客气的说道。

“我什么目的?”吴庸径直的问道。

“你不就是想借机……”欧阳卿卿话说了一半儿,然后说道:“你真的要给我儿子把脉?”

“我有女朋友。”吴庸自然的说了一句。

“你……”欧阳卿卿愣了一下,然后愤怒的盯着吴庸,她自然清楚,吴庸言下之意,就是她没有他的女友漂亮,并不会占她的便宜。

“你到底看不看?”吴庸问道。

“要怎么做?”欧阳卿卿谨慎的问了一句。

“你抱着它,然后,我摸摸它的大腿内侧……”吴庸一本正经的说道:“它不会告我非礼吧?”

……

36C,这座山峦不是傲人无比,却也规模不小,再加上年龄的优势,耸立的高度,绝对让人口舌生津。

此时,欧阳卿卿内心一紧,虽是不愿,但是,呼吸变得略微急促的她,还是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她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只要吴庸稍有造次,她就一个鸳鸯脚,直捣黄龙。

此时,吴庸再次伸手,插进了欧阳卿卿的怀里。

温度差异。

他感受到了泰迪犬的温度,也隔着衣服感受到了欧阳卿卿的体温,甚至,近距离的相处,他再次闻到了幽幽的体香,不同于老板娘身上毒药香水的味道,欧阳卿卿这种纯粹的体香,仿佛与毒药异曲同工,随时都能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荷尔蒙飙升,一展雄风。

可是,此时的吴庸眼神清澈,双眸似闭非闭,整个人的气质一沉,像是睡着了一样。

约么过了一分钟。

如同老僧入定的吴庸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怎么样了?”听着吴庸的唉叹,欧阳卿卿眼神中的警惕变成了紧张。

“你儿子的腿断了三截。”吴庸肯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欧阳卿卿瞪大了眼睛,CT上确实显示了,这只泰迪犬的右腿断了三截,而她观察的清楚,吴庸根本就没有看CT,也没有看化验报告,更没有摸骨检查,难道说,仅是凭借着脉术,就能断定?

神乎其技。

“踩一脚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再踩第二脚呢?”吴庸摇了摇头,责怪的盯着欧阳卿卿,道:“虽说已经是成犬了,但是,毕竟体格太小了,经不起你两脚的,你也太不小心了吧?”

“我……”欧阳卿卿的眼神变得慌乱,一时间,竟然语塞了。

“不过,你幸好碰到了我。”吴庸四平八稳的坐着,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病情很严重,但是,只要用了我的药,很快,你的儿子就好了。”

“那赶紧开药啊?”欧阳卿卿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倨傲,肯求的说道。

“不急。”此时,吴庸摇了摇头。

“我急。”欧阳卿卿当下道。

“我这是祖传秘方,童叟无期。”吴庸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

“不就是钱吗?”欧阳卿卿挺了挺胸。

“普通药方三千,中等药方八千,秘方三万。”吴庸职业的说了一句。

“三万?”欧阳卿卿一双美眸差点瞪出来,心直口快,道:“黑医。”

“虽然我可以靠脸吃饭,但是,我凭手艺吃饭,从不骗人。”吴庸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认真的说道。

欧阳卿卿冷笑一声,虽然她承认,吴庸很耐看,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他的职业道德的否定,于是,她几乎是质问道:“这三种药,有什么区别?”

“第一种,三个月好;第二种,一个半月好;第三种,半个月好。”吴庸肯定的说道。

“这不可能。”欧阳卿卿说道。

“我是有职业道德的人。”吴庸肯定的说道。

欧阳卿卿:“……”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