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诚实小郎君

时间:2018-08-15 19:13

评语:她与亡者为伍,听从亡者的心声,为亡者寻找死亡的真相

标签:

《案夜迷情:娇妻的二重身份》本文描述了她与亡者为伍,听从亡者的心声,为亡者寻找死亡的真相。

我叫顾瑾瑜,是一名行走在阳光下的“丧尸”。

大半年前我随大学室友参加了一个名为“万圣狂欢”的私人地下派对,结果派对上很不幸的爆发了“丧尸”暴乱事件。

凡是在派对上吸食了毒品“销魂”的人,全都变得跟疯了一样。

就连我的好室友也不例外。

他们疯狂的攻击对方,唯一的念头就是砸坏对方的脑袋好吸食对方头骨中的大脑。

我被吓了一跳,只能瑟瑟发抖的躲在桌子下面。

可无论我如何隐藏,最终,我还是被一个变异男人给袭击了。

男人咬伤了我的手臂,我在神智不清中陷入了昏迷。

等到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时,我已经置身在了医院的太平间里。

因为我是孤儿,所以尸体一直没有人来认领,这也使得我在死去的那段时间里幸运的躲掉了被送去火化的命运。

当我裹着遮尸的白色床单,像抹游魂一样面色惨白的出现在人群中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后来我才知道,我竟是派对上仅存的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我为自己的死而复生感到庆幸,可很快我便笑不出来了,因为我发现自己感染上了“销魂”。   我开始变得跟派对上那些死去的人一样,喜怒无常,情绪暴躁,而且我还对人类的大脑有了不一样的兴趣。   在我的眼里,它们就像最美味的食物一样,疯狂的吸引着我的注意。

我感到非常害怕,我努力的不让自己去想它。

可渐渐的,我变得不是我了。

我总是在鲜血淋漓的噩梦中醒来,我甚至差点失去自己的人性,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医生说我得了心理型创伤后遗症,是“派对事件”对我的影响太深,如果要改善,我必须敞开心扉,去感受生活中美好的事物,然后淡化心中的恐惧。

虽然他说得头头是道,可我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

是“销魂”改变了我,是“销魂”在吞食我的人性。

我害怕自己会变得跟派对上的人一样,不得已,我只能进行了尝试。

我尝试用家禽的大脑代替我渴望的人脑,看能不能缓解自己的症状,可事实证明,它们虽然有让我饱餐一顿的感觉,但我的人性依然在加速流失。

我在绝望中痛苦挣扎,我最终极端的走向了死亡。

可无论是我选择吞毒、割腕、投河还是上吊,在我死后不久,我总能安然无恙的复活过来。

我变得彻底没有信心了。

幸好这个时候,一位朋友拯救了我。

我是医学院刚毕业的学生,虽然拥有博士研究生的学位,但因为没有任何背景的关系,一直都没能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   而我被“销魂”步步侵蚀的时侯,我更是无暇顾及。

尹姗姗,我幼时在孤儿院里唯一的伙伴。

在我跟她都才七岁的时候,我慷慨的把一个可以被富人家庭领养的机会让给了她。

于是,意外的再次相遇后,在她的帮助下,我顺利的得到了一份在验尸所里做尸检员的工作。

虽然这份工作,与我的高学历并不相称,但我很满意它给我带来的便利。

无法轻易死去的我,已经接受了自己必须食用大脑,而且是人类大脑才能保持人性的事实,验尸所,无疑是最好的取材之地。

我知道,这是违背人性的错误事情。

可为了能够正常的活下去,我不得不选择妥协。

或许,是上天也感受到了我内心的煎熬与羞愧,在我吃下每一名死者的大脑后,我竟然会获得他们生前的一部分记忆以及生活习性。

为了使自己的良心得意安慰,我开始借着这些记忆,为他们寻找死亡的真想。

阴差阳错之下,我顺利的帮助一名叫邝浩云的刑警破获了几起情节恶劣的凶杀案,从那以后,邝浩云总是喜欢到验尸所里找我帮忙。

我不知道查明真相是否可以让死去的人灵魂得以安息,但我至少能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

所以在我能力可及的范围内,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帮助邝浩云。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过多久这样的日子,但我期望自己有解脱的一天。

******2018年7月,盛夏。

Z市验尸所。

如往常一样,我不到七点便到验尸所打卡上班,然后享受我“特殊”的早餐。   将提前处理的大脑夹在加满了特辣辣椒酱的自制卷饼里面,我一边接受着良心的谴责,一边大口的咀嚼吞咽。   我手边的工作台上,摆放着我近期以来经手过的十几起尸检的尸检报告。

在中午12点以前,我必须把它们整理好交给我的上司墨子恒归档。

墨子恒是这间验尸所里的最高负责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超级海龟大法医。

在他堪称完美的尸检协助下,Z市乃至整个华国,破获了好多起悬而未决的特大陈年旧案。

也因此,墨子恒在法医界的名声,可说是无人可及。

生活在这么一位名人的管制下,按理,我的工作压力应该很大才对。

可偏偏,墨子恒是个完全不走正常路的逗比。

这不,我刚刚把手里的最后一口饼咽下,打扮得跟只花公鸡一样的墨子恒就拎着他巴宝瑞的限量版手提包一脸风骚的出现了。

“嗨,小鱼儿,早啊。”

看到我正在工作台前忙活,墨子恒很没心没肺的凑过来打招呼道。

我回给他一记白眼,他却立即哇哇叫道:“哇,小鱼儿,一大早就甩脸色给本少爷看,这是昨晚欲求不满,被哪个帅哥给放鸽子了?”   “……”

我无语凝噎,跟着这样的白痴上司,我真的觉得自己的忍功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见我不说话,墨子恒直接把我的沉默当做了默认。

“啧啧,小鱼儿,不要不好意思嘛,快告诉哥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放你的鸽子啊。虽然你长得不好看,屁股跟胸也一样平,可你好歹还是个稀缺的处女啊,你快告诉哥哥,哥哥帮你好好去修理他一顿……”

挤眉弄眼的墨子恒,越说越觉得兴奋。

笃定的语气,就好像他真的现场看到我被人放鸽子,然后还亲手量过我的身材尺寸一样。

我这悲催的“尸”生,虽然已经无惧任何风浪跟毁谤,但我实在很讨厌别人埋汰我还是个处女。

那是我上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一个完全不能言说的痛。

我气得牙根痒痒,但我还是很有涵养的笑了笑,轻轻将文件夹合上道:“墨少对昨晚约会的佳人还满意吗?”

“唉,别提了……”

墨子恒将领带松开一些,顺嘴一回,可很快,他便意识到了不对。   “小鱼儿,你是怎么知道昨晚我有约会的?”

“呵。”

面对墨子恒的提问,我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随即便迅速离开了办公室。

当我反锁上证物室的大门时,外面终于传来了墨子恒反应过来后,幽怨而又委屈的咆哮声。

“顾、瑾、瑜!难怪你会这么好心给我介绍妹子呢,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个Coco是个男女通吃的变态死人妖啊,因为你的瞒而不报,你知不知道哥哥我昨晚差点就失身了。你这个臭妮子,快出来好好给哥哥赔礼道歉,不然哥哥就诅咒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嗤——” 对于如此幼稚的言论,我直接选择了屏蔽。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