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狐色生香

狐色生香

狐色生香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天天云小说

作者:江小角

时间:2018-08-22 20:59

评语:传说,狐生九尾,恒修千年,方可位列仙班。 可要是狐生十尾呢? 十乃天数,与天同寿,狐生十尾,天定诛之。 ————“白苏,你最讨厌做什么?” “妖。” “那你最想做什么?” “人。” “为什么?” “你

标签:

《狐色生香》本文描述了传说,狐生九尾,恒修千年,方可位列仙班。

可要是狐生十尾呢?

十乃天数,与天同寿,狐生十尾,天定诛之。

————“白苏,你最讨厌做什么?”

“妖。”

“那你最想做什么?”

“人。”

“为什么?”

“你。”

美人如罂粟,毒而不自知,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人。

我从来没想到,我也能一夜暴富。

事情是这样的,前天爷爷过世,我们全家人回村里给他料理后事,却没想到,在他床底下找到了一个皮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现金!

见到这钱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傻了,别说是我爷爷种了一辈子的地,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就说是我和我爸,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而且这些钱不仅崭新无比,还全是用白条封着的最新版人民币,一沓沓的叠在哪儿,我爷爷一个农民,上哪弄这样的钱来?

就在我们十分疑惑之际,村长忽然送来了一封信,说是我爷爷留下的,让村长在他死后的第三天交给我们。

一听这话,我急忙将信给拆了开来,哪能想到,爷爷竟然在信里告诉我,他床底下的钱,是他留给我的嫁妆,除非是嫁人,否则一分钱都不许动。

除此之外,爷爷顺便交代了一下后事,让我们停棺七日,再把他葬了,下葬的地方更是选在了村后葡萄沟旁的一座荒山上。

葡萄沟旁的荒山?

我正寻思着,这葡萄沟是哪儿时,脸色瞬间一白,忽然想到,这葡萄沟可不就是村里那条每年都会淹死人的小山沟吗?

要知道,那儿邪乎的很,现在活人都不敢往那走了,哪有人死后还往那葬的?

下意识的,我转过头看了一眼我爸,正想问他这可怎么办,却见我爸叹了口气,说那地方还真不是能葬人的地儿,等我小叔一家子回来了,再和他们商量怎么办吧。

凡事有我爸撑着,我也就没多想,入了夜直接回房睡起了觉来,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本以为会一觉睡到天亮,却没想到耳旁却在这时,迷迷糊糊的传来一道声音在喊我的名字,仔细一听,好像有点像爷爷的声音……

一想到这儿,我的睡意瞬间消减了大半,猛地就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眼皮沉的厉害,身子更动弹不得,就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一样。

空气却在这一刻,忽然降低了几度,一双冰冷的手,忽然伸向我的腰肢,轻轻的朝着我的衣内探去,温柔的FU摸着我的身体。

一个冰冷的吻,更在这一刻轻轻的印在了我的唇上,像是品尝般,蜻蜓点水的吻了吻,这才朝着我的脖子,胸口探去……

诡异的是,无论这个“人”在我身上做了些什么,我根本感受不到一点儿重量,反倒爷爷的声音在我耳旁越来越清晰,不断的喊着我的名字,让我醒来。

可我即便是使出浑身的劲儿,也只能将眼皮睁开一小条缝,还没看见压在我身上的人,到底是谁之时,已经昏睡过去。

昏睡的前一刻,我好像从余光里,见到了爷爷穿着深蓝色寿衣,跪在窗外不断的朝着我房间磕头求饶……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家里的吵架声给吵醒的,还没来得及思考,昨晚那一幕到底是梦,还是怎么的,听那泼妇般的大吼声,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是我婶婶和小叔来了。

我一边朝着爷爷的灵堂走,一边听着婶婶对我爸吼:“凭什么老爷子留了这么多钱,要给你闺女当嫁妆?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我儿子都还没结婚呢,你和一玄都是老爷子的儿子,这钱怎么的也得平分吧?”

一听这话,我气的直接冲到婶婶面前,正想和她理论,却被我爸给拦了下来,一边儿对我摇了摇头,用眼神告诉我这是我婶婶,一边儿叹了一口气,好声好气的和婶婶谈起了条件。

见到我爸这样,我自然是气的不行,可我爸偏偏对小叔一家十分偏袒,但凡有点儿好处,都巴着给他们,说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能让就让吧。

所以这事儿,谈到最后,明明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嫁妆,竟被婶婶给分去了不少,只让她先把钱还给我,等爷爷丧事办完,我爸再另外给她一笔钱。

婶婶不情不愿的将箱子还给了我,我忙打开一看,竟发现这上面成沓成沓封好的钱,竟被人拆开了一沓,气的我猛地抬起头,问婶婶是不是把钱给动了?

婶婶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见我在气头上,这才支支吾吾的说了句:“动……动了就动了呗,我和一玄来的匆忙,没来得及买东西,刚好这儿这么多钱,就拿了两张,给你爷爷买了点水果。”

话听到这儿,我是再也忍不住,猛地从旁边拿了把扫帚就想把我婶婶从这儿赶出去,却被我爸眼疾手快的给拦了下来,说什么,反正爷爷留下的钱那么多,用了两张也没事,让我别生气。

别生气?

我能不气吗!

且不说爷爷遗嘱里特定叮嘱我,除非是嫁人,否则这钱一分都不能动。

就说我婶婶拿着爷爷留下来的钱,来买贡品给我爷爷,这是人干的事吗?

我气的浑身发抖,奈何这里没一个帮我的,只得狠狠瞪了我婶婶一眼,抱着爷爷留给我的那箱子钱,转身离开了这里。

可我走着走着,才走没几步,脚下却忽然一沉,像是自己踩到了一个小坑,低下头一看,发现自己脚下有个像是被人跪出来的痕迹,惊得我猛地抬起了头,更是发现……

这个位置正对着的,竟然是我房间的窗户……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