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阴阳纹身师

阴阳纹身师

阴阳纹身师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天天云小说

作者:天上的鱼

时间:2018-08-24 16:05

评语:美女找我来纹身,我不小心扎破了她的……

标签:

《阴阳纹身师》本文描述了美女找我来纹身,我不小心扎破了她的……

昨天给我嫂子在大腿处做个纹身,激动的我不行。

自我介绍下,我叫李超,是一名纹身师,在农村小镇租了一套小院,开着一家纹身店活计着。镇上男人们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女人独守在家里,所以我的顾客大多数都是女人。

在开纹身店的日子里,我见过了各式各样的女人,这些女人也特别喜欢到我的店子来。

所以我的职业又让很多男人羡慕,因为在工作中也可以一饱眼福。

这天,我早早的起了床,扫了扫院子,准备去对面张婶家的早点铺喝点豆浆。

我刚把门打开,一股温热的香气立刻扑面而来,我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把眼睛瞪得老大。

“李师傅,看够了吗?”一道极具魅惑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

“啊……咳咳。”我自知有些失态,赶紧咳嗽两声来掩饰尴尬。

抬头一看,是前街的张淑萍。

张淑萍是个寡妇,今年三十五岁,但保养的很好,洁白的皮肤,纤细的脖颈,玲珑精致的五官像是白瓷娃娃一般,看起来跟二十五似的。

张淑萍的老公是厂子里的工人,三年前因为意外事故去世,厂子赔了张淑萍一大笔抚恤金,所以张淑萍是很有钱的。

但她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又没有老公管束,平日里很是风骚,语言轻浮、穿衣时尚,惹得邻里街坊没少说闲话。

“张姐,今天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了?”我打着趣说道。

“姐姐家的床板太硬了,一宿没睡好,想在你的席梦思床上睡一觉。”张淑萍冲我眨了眨眼睛,语气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张淑萍要是在我的床上睡了觉,传出去没准会引来什么闲话呢。

看到我为难,张淑萍扑哧一声就笑了,说道:“看把你吓的,姐姐跟你开玩笑的。”

我顿时很无语,无奈的撇了撇嘴。

张淑萍指了指院子里边,调侃的笑着说道:“小样,还不让姐姐进去?”

我忽然反应过来,我俩在门口站着也有一会了,我赶紧就往旁边让了让,给张淑萍让出一条道来。

张淑萍走进院子,又圆又翘的大屁股随着她走路的姿势一扭一扭的,她穿着紧身裤,料子很薄,能看到内裤的三角形印痕。

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知道张淑萍这么大早就登门造访,一定有事。

张淑萍看出了我的心思,转过身来看着我,皱着眉头说道:“李师傅,实不相瞒,我来找你确实有事。”

我问她什么事?

张淑萍的表情忽然就变得忧愁了,问道:“李师傅,我听说你能纹驱鬼的纹身,是真的假的?”

我一听张淑萍这话,心里顿时就活络了起来,看样子她是想找我做个阴阳绣,这是有生意要上门了。

说起阴阳绣,就不得不介绍一下阴阳绣的历史了。

阴阳绣是一种特殊的纹身,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是众多纹身流派中最为奇异的一种。

这是一种以人体为基,以银针为引,用人血来调配颜料的纹身。

这种纹身可通阴阳,能主生死,驱邪祈福,招财转运,治病救人可谓无所不能。

我便是阴阳绣的第十七代传人。

如果换做是以前,我只给客人做普通的纹身,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绝不做阴阳绣。因为我师傅生前一再告诫我,千万不能用祖师爷留下来的手艺赚钱,因为这阴阳绣本身就邪门霸道,如果纹身师用阴阳绣赚了钱,是会给自己招来祸端的。

但世事无常,我爸突发脑溢血,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总算是救回了一条命,但后半生却只能依靠药物维持,而且吃的都是进口的好药,一个月下来光医药费就是一万多块钱。

我开纹身店,一个月算下来收入也就五千来块钱。面对如此昂贵的花销,我也只能想到用阴阳绣来赚钱了,至于报应,我现在也顾不上考虑了。

后来,我给村子里的几个女人做了几个阴阳绣,自己也没受到什么影响,逐渐的我便把师傅的告诫抛之脑后了。

今天,张淑萍一来就问我阴阳绣能驱鬼是真是假。

我意识到有生意要上门,赶紧露出一脸自信的表情,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这阴阳绣,降鬼除妖,效果绝对好!”

张淑萍一听,眼珠子转了转,想了想说:“要不……你帮我纹一个?”

听到她果然是想纹个阴阳绣,我知道又能收入一笔钱了,所以我心里有些欣喜。

不过,咱开门做生意,赚钱的同时也得为顾客着想,张淑萍既然来找我做驱鬼的阴阳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邪乎事,我这阴阳绣必须对症上图,根据她遇到的事和她想解决的问题来决定上什么底图。

所以我问她遇到了什么邪乎事?

听我这样一问,张淑萍的脸色忽然就变红了,羞涩的支吾道:“我……晚上老是做恶梦……”

“你梦到了什么?”我问。

“我……梦到了有一个男人拿刀砍我,砍的血淋哗啦旳。”

张淑萍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一个劲的转来转去。

而且梦到了被人用刀砍,这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张淑萍怎么会羞涩的脸色变红呢?

很明显,她没跟我说实话。

我认真的看着她,严肃的说道:“张姐,阴阳绣这东西可不是小孩子画画,你最好跟我说实话,要不然上错了底图不仅不能解决问题,搞不好连命都丢了。”

“啊?不会那么严重吧?”张淑萍吓得脸色立刻惨白,赶紧说:“李师傅,我都跟你说实话。”

“嗯,张姐,你说吧。”

然后,张淑萍的脸上再次出现两片潮红,羞涩的小声说道:“我梦到……有个非常帅的男人,把我压在床上做那种事……”

说到这里,张淑萍羞涩的低下了头。

我却感到非常诧异,这就是一个春梦而已,这算是什么撞邪?

我轻松的笑了笑说:“张姐,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定是你单身太久了,你赶紧找个合适的男人再嫁了,问题就解决了。”

“不是啊!我还没说完呢!”张淑萍显得很着急。

我无奈的撇了撇嘴,让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次性讲完。

张淑萍继续羞涩的给我讲,说她梦到那个帅气的男人和她做那种事,每次她都是高潮迭起的时候,那个男人忽然就变成了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龇牙咧嘴的就要咬她,然后她就被吓醒了。

最邪乎的是,昨天晚上张淑萍被吓醒以后,仍然感觉自己的特殊部位那里痒痒的,似乎有人在用手摸她那里,张淑萍赶紧伸手朝自己的特殊部位那里抓去,这一抓,还真的抓到了一只人手,五根手指还挣扎着乱动。

张淑萍吓得赶紧就开灯,可灯光亮起来后,张淑萍再往自己的特殊部位那里一看,自己的手只是握了个空拳,根本什么都没抓住。

听完张淑萍的讲述,我一琢磨,坏了,她这情况八成是撞了一种邪症——“鬼手摸阴”。

鬼手摸阴,顾名思义是被鬼的手摸了阴部,撞了这种邪症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被死人的手碰到了阴部,二是被将死之人的手碰到了阴部。

张淑萍的胆子小,就算是再饥渴她也不敢用死人的手弄自己。那么就只有第二种情况了,张淑萍一定是被哪个男人摸了特殊部位,然后没多久那个男人就死了。

为了确诊她到底是不是撞了“鬼手摸阴”这种邪症,我只好详细的问她道:“张姐,你这种情况出现多久了?”

“今天是第三天。”

我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张淑萍的下面,脱口问道:“出现这种情况以前,是不是有男人用手摸过你那里……”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