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鬼叫名

鬼叫名

鬼叫名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青山老妖

时间:2018-09-15 21:19

评语:名,命也。自古名字分三六九等,天名旺富贵,鬼名救性命。而我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鬼名,却不得不面对鬼名那无尽的反噬…

标签:

《鬼叫名》本文描述了名,命也。自古名字分三六九等,天名旺富贵,鬼名救性命。而我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鬼名,却不得不面对鬼名那无尽的反噬…姥爷是村里最怪的人,给我起了一个古怪的名字,还不让我跟别人说。

我本名叫丁文强,父母希望我学文化能比别人强,可是生下来后我就体弱多病,就是个病秧子。

八岁那年,我持续高烧一个月,医院都说没救了,姥爷一脚把医生踹开,在病房里烧了点儿纸,我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我清晰的记得出院那天,天色阴霾,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姥爷拽我到他屋,烧了一地黄纸,嘴中念叨着我听不懂的话,严厉的告诉我,从今往后我有了另一个名字,豳颟binman。但是坚决不能把这个名字跟任何其他人说起,甚至包括我父母,都不能说。

我记得他叹息着自言自语说:“唉,为了小儿,跟他娘的拼了!”

也是怪了,自姥爷那次给我改名以后,我再也没有生病过,身体越来越壮实,体质比一般小孩强多了,村里孩子都打不过我,不但如此,视力,智力等各方面都比较出色,运气也不错,2008年参加高考的时候以文科最高分589分的成绩考上了传媒大学的英语专业。

渐渐的,我把姥爷说的话忘了。

高考结束后的夏天,我经历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

那年暑假我在家里百无聊赖,邻居家从城里来了一个远方亲戚,是个和我岁数差不多的女孩子,我看到她第一眼后,就喜欢上了她。

女孩儿叫贝贝,这也不能怪我没出息,这个女孩儿确实太漂亮了,瓜子儿脸,特别白~皙,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裙子,一双粉红色的凉鞋,别提多迷人了。比我高中谈过的两个对象都漂亮。

“文强哥,我明年要考大学,听说你学习特别厉害,当我老师可以吗?”

辅导功课的时候可是要贴得很近的,必要的时候,手把手的教也必不可少,我十八岁,体内荷尔蒙疯狂的分泌着,急需发泄的地方。

一个午后,我在家里里屋教她英语阅读理解的答题技巧,她依旧穿着那件浅蓝色吊带裙子,V领,她俯下~身子看题,我斜着眼看她的事业线正入神,她猛地说了一句:“哎,文强,你除了文强这个名儿,还有一个名字吧?”

我一愣,心说她怎么知道,这一愣神的功夫,她看出来了。

“嘻嘻,让我猜到了吧?跟我说说呗,那个名字叫什么?”

贝贝冲我笑了一下,两个小酒窝都露出来,可爱极了,可是我总感觉她的眼神不对劲,似乎对我隐瞒了什么似得。

“咣当!”

从里屋扔出来一个东西掉到地上,差一点就砸到贝贝身上,我仔细一看,是姥爷喝药用的碗!

“小丫头片子!给我滚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来勾搭我们家小子?你还嫩着呢,给我滚蛋!再不滚蛋,别怪我老头子强X了你!”

姥爷从里屋走出来,气势汹汹,眼睛瞪得跟老牛一样,鼻孔朝天,他本来长得就凶恶,眉毛粗重,右手只有一半,夏天穿着吊带背心,露出来身上好多狰狞的伤疤。

贝贝站起来了,脸色被吓得煞白,扭头就跑了,我要去拦她,姥爷呵斥住了我。

“别管她!小丫头片子,她就是来骗人的!你给我过来!”

姥爷缓缓的走到当屋的太师椅上,把我叫到他跟前,抿了抿干巴巴的嘴,表情特别的严肃:“小儿,你实话告诉我,你刚才告诉那个丫头片子你那个名字没有?”

我摇摇头。

“真的?你可别骗姥爷!”

姥爷的脸上更加严肃了,脸耷~拉着,胡子撅起来,把我吓得出了一身汗。

“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说。”

姥爷听我这么说,表情一下子缓和了下来,像是长出了一口气的样子,脸上的褶子高兴得都舒展开了。

“咯咯”

他竟然冲着我笑了起来。

姥爷的笑声很清脆,脸上的笑容都舒展开来,我第一次见他这么开心的样子。

我见姥爷笑了,也放松了下来,刚一放松,就见姥爷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

接下来,我听到‘咯吱’一声细微的声音,然后就是‘咔嚓’一声,姥爷坐的椅子竟然从中间断开了!姥爷一屁~股蹲到地上,我赶紧凑过去想扶起他来,可是我手一碰他的身体,就觉得不对劲儿,再一看,脑袋耷~拉下来了。用手一摸鼻子,没气儿了。

姥爷没了。

我当时就傻了,姥爷只不过是笑了一下而已,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呢?

难道是那个贝贝在捣鬼?

我发疯了一样的跑去达子叔家,达子叔说贝贝一直没有回来,问我怎么了,我哭着说,姥爷没了

达子叔和几个亲戚手忙脚乱的把姥爷抬起来,我一眼就看到散架了的椅子下面,一本黄皮子书漏了出来!

我觉得应该是姥爷的遗物,就把那黄皮子书捡起来,扔到屋里我床上,跟着大人们忙前忙后,扭脸就把那本书的事忘了。

姥爷那年84岁,喜丧,更何况姥爷疯癫了这么多年,没了也算是一种解脱,所以大家哭虽哭,可是家里悲恸的氛围没有那么浓厚,晚上我和表哥守灵,家里准备了酒菜当夜宵,就都离开睡觉去了。

姥爷没得太突然了,表哥心情很差,多喝了点酒,我就让他在院里的破门板上睡了,我也喝了不少,却睡不着,心里堵得慌,就想起来那本书来,从里屋把那本书拿了出来。

一拿起这本书,就闻到一股发霉的气息,书封皮是深黄色,书里面是浅黄色,封皮上用毛笔写着繁体的《二龙山悟修名改命十三章》,落款是二龙真人,里面也是手写的,还有很多被他划了重新写的部分,比较混乱。

我因为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看不进去,竟然趴在椅子上睡着了。

“小儿,救我”

我一愣,怎么听到姥爷的声音,只见前面黑乎乎的一片,姥爷被两个穿着类似古代衣服的人押着往前走,脖子上上着枷锁,脚上还有铁链子,哗啦哗啦的响着,右手边的那个家伙看到我姥爷回头喊我,还冲着他踹了一脚。

“姥爷!!!”

我大喊一声,却发现自己醒了,灵堂的香,快灭了。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