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穿越小说 > 毒妃在上:邪王请入局

毒妃在上:邪王请入局

毒妃在上:邪王请入局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蓝色忘忧

时间:2018-09-16 19:56

评语:她上辈子瞎了眼,跟了个24K纯金渣男,害死柳家满门,自己也落得个剖腹取子的下场。 如今,重来一世,她决心致力于灭渣男踩绿茶,走上人生巅峰的伟大事业。 可是…… 柳浅染一脚将每到半夜就莫名出现在自己床上

标签:

《毒妃在上:邪王请入局》本文描述了她上辈子瞎了眼,跟了个24K纯金渣男,害死柳家满门,自己也落得个剖腹取子的下场。 如今,重来一世,她决心致力于灭渣男踩绿茶,走上人生巅峰的伟大事业。 可是…… 柳浅染一脚将每到半夜就莫名出现在自己床上的男人踹下床,“王爷,我可是下过地狱的恶鬼,你就不怕我弄死你!” 某男迅速翻身上床,躺好,“娘子,求弄!”热,好热!身上如同在被烈火灼烧一般,柳浅染不断的扭动着身躯,想要寻找能让她依附的冰凉。

突然,一个冰凉的身体撞入她的怀中。

她如同久旱逢甘霖的鱼儿一般,瞬间缠了上去,嘴里还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嘤咛声。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刀削斧劈一般的面容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双黑色的漆黑的眸子如同幽深的漩涡一般,让人看不透其中的内容。

此时,柳浅染只觉得她体内的火已经快要喷出来了,忍不住拥住身上的冰凉激烈的索取着那让她渴望的温度。

男人漆黑幽深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迷蒙的色彩,粗暴的扯掉了柳浅染身上最后一层的阻碍。

下一瞬,柳浅染只觉得身体被填满,体内的火热随着身体的律动不断地宣泄,身体的舒适,让她嘴里忍不住发出诱惑的声音。

……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浅染再次醒来时,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如同被人拆过重组一般的痛入骨髓。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庸俗的粉紫色帷幔挂满房间,整个房间里更是弥漫着一股脂粉味。

隔壁还有不可描述的声音传过来,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感觉这个地方有些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了。

莫非她没死,被离炎风他们送出宫了?

不可能啊!

她那么清晰的感觉到孩子从她肚子里被抱出去的撕心裂肺的痛,那么清晰的听见离炎风让把她的孩子剁碎了喂狗……

想到离炎风,柳浅染的眸子中染上了一层狠戾的神色,离炎风!既然我柳浅染没死,那我定会让你不得好死!

“小美人儿,可是等大爷等得不耐烦了?别急啊,大爷我就来了!”正在柳浅染想着此事之时,门突然被大力撞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了进来。

一边走,男人还在一边脱着身上的衣物。

在看清那汉子的容貌时,柳浅染眼底闪过一丝惊疑。这是自己十五岁时莫名其妙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男人!

难道!她又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了?被百里灵骗到妓院的那一天,再次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柳浅染肯定了你自己心中的想法。

前世就是在这一天,被这男人清白,让她从此在京城都抬不起头来,才会面对离炎风的一点点示好,就意味离炎风是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如此愚钝!

“美人儿,来陪大爷好好乐乐……”男人猛地扑向了创双的柳浅染……

在大手刚要碰到柳浅染的肩膀时,柳浅染随手抓起被子,直接扔出盖住了男人的头,随后一脚将男人踢倒在地上。

男人显然没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够轻易将他推倒在地,楞了两秒后便骂骂咧咧想要爬起来,“妈的,老子花钱来买快活,你还能耐上了不成?”

说着,便拿起一边早已准备好的鞭子朝柳浅染挥去……

柳浅染刚醒,身子还不怎么利索,一个没防备就被男人用鞭子缠住,拖到了男人的身边。

下一瞬,男人已经将她死死的压在身下,肮脏的嘴巴在自己身上不断吮,吸着,柳浅染眼里闪过一丝戾色,抬腿便踢向男人的下身。

男人没有防备,疼得嗷地一声蜷在地上,脚还大力地将柳浅染踢开了。

正在她被踢出去的时候,从她衣裳里掉出来一把匕首,柳浅染眼疾手快地握住匕首,一个扑身便跨坐到男子身上。

她高高的举起匕首,不待男人反抗便将匕首埋进男人的胸膛之中。

血将男人的衣襟快速浸染开来,那浓浓的腥味让人感到不适。

门外有声音响起,柳淸染迅速将尸体一脚踢到了床下。

柳浅染刚起身,紧闭的门却再次被打开,走进来一男一女。

男子眉宇间带着几分轻浮和懒散,却正是柳浅染的未婚夫,当朝太子离炎墨,而女子虽年纪尚小,精致的面容间仍透出一二分娇媚之色。

百里灵!

当看到她时,柳浅染仿佛魔怔了一般,看向百里灵的眼神满是恨意,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百里灵刚一进来便看到柳浅染望着她的眼神,心下不由得一紧。她……不会察觉到异样了吧?

那个男人呢?

然见到她凌乱的衣衫和脖颈上暧昧的红痕时,眼底闪过一丝得手之后的兴奋和快意,下一秒却又皱眉惊呼道:“呀!姐姐,你怎么坐在地上,可别受凉了!”

说着,便要去搀扶她,可在靠近她时又惊讶地道:“姐姐,这才四月份,怎么就有蚊虫了,你看你脖子上都被咬了好多个疹子!”

离炎墨虽然也才十七八岁,却是久经风月的人,见到那红痕,立马怒了,“柳浅染,你做了什么?在这青楼同人苟合?”

离炎墨本就不喜柳浅染,他本来是陪着百里灵逛街散心的,没想百里灵却说柳浅染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了,要来寻她。

倒是好笑,堂堂定国大将军之女竟然会来这烟柳之地,身上还有些见不得人的痕迹。

他虽不喜柳浅染,却也不能容忍她顶着自己未婚妻的名头与别人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更何况还是当着他的面!

想着,他似乎更加愤怒了一般,冷嗤道:“你将军府的规矩呢?”

“呵。”这便是她的未婚夫,半分没有问及她为何会在这里。

柳浅染一边起身一边冷笑道:“我将军府的规矩如何不劳太子殿下费心,至于我这是在作什么,你没有眼睛看吗?”

“你!大胆!”虽然柳浅染和他一直不对盘,但是像今日这般直接讽刺倒是第一次,离炎墨立即气的大声道。

“姐姐……殿下……你们有话好好说,不可动怒。”百里灵转头看向离炎风道:“殿下,姐姐的清白……还请殿下将今日之事守口如瓶,不然对姐姐清誉影响太大了……”

说完她又拉住柳浅染的手,泪水涟涟地道:“姐姐……这事是你不对,你……怎么也不该如此,快向殿下服个软吧!”

柳浅染淡漠地抽出自己的手,冷笑道:“妹妹倒是要小心说话,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清白不保,又哪只眼睛看到我做的不对了?莫不是你一直在一旁看着不是?”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