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灵异小说 > 阴缘劫

阴缘劫

阴缘劫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掌读看书

作者:掌心水

时间:2018-09-21 21:56

评语:一对男女从坟冢出世,一个有心,一个无心,非生非死,阴谋与身世掺杂,杀戮渐起。 而在她追寻身世的路上,那些人皆因她而死,在冥冥中她早已欠下一身的债,而她还不自知…… “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标签:

《阴缘劫》本文描述了一对男女从坟冢出世,一个有心,一个无心,非生非死,阴谋与身世掺杂,杀戮渐起。 而在她追寻身世的路上,那些人皆因她而死,在冥冥中她早已欠下一身的债,而她还不自知…… “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你的心,还你…”唐朝的身影逐渐淡去… 黄泉路上,却再也寻不到那人的身影。

某年前,清碎的阳光打在了床间少年苍白的脸上,如一块精雕细琢的美玉,晶莹剔透。他的睡容安详宁静,没有生气。

唐夫人的眼泪滴答滴答地无声掉落,眼睛细细勾勒着孩子的脸庞。空气似被悲痛渲染,让房中的下人也都静默。

少年缓缓睁开眼,眸子如那黑棋轻轻按在了翡翠制的清白棋盘上。他挣扎着起身,稍有咳嗽,唐夫人在一旁帮衬着扶他起身。

“娘亲,不必日夜守我,我累的时候也就睡过去了。”

清脆的话语如石子投入平湖那般荡起唐夫人心中的涟漪,眼中闪过痛色,不由大声斥责:“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呢,你父亲定会请高人治好你的心痛,你定能长命百岁。”

说着说着,指尖都开始颤抖,她自己都不信这世间还能有什么高人能让她的孩子免了疟疾灾痛,一辈子平平安安。

少年无奈一笑,他哪能舍得丢下这么好的父母亲,可惜……

少年突然睁大眼睛,嘴巴大张,捂住胸口,指尖因太过用力而渗血,清白衫子上点点滴滴如梅花印,“呕”嘴中一口鲜血吐出,眼中的血丝分叉。

唐夫人急的手足无措,大哭痛叫,房里乱成一团,“朝儿!”

可少年,终究还是无力倒了下去。

唐夫人无法接受失子之痛而昏厥。

没一会儿,一个男人不顾府中规矩,急急忙忙冲撞进来,面带喜色,“夫人,我把高……”

话没说完,只见房中少年那死不瞑目的狰狞面容,再看旁边夫人一脸悲痛的被下人搀着,双眼紧闭。明眼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站立不稳,踉跄退后,喃喃自语道:“晚了,晚了……”那一声声低沉的自责,让在场的人眼眶发酸。

一双大手摁在了唐老爷的后背,将他弄至一旁,便径直走向了躺在床上的少年,用手探了探少年的体温。

“王道长,我儿已经走了。”唐老爷的声音像是砂纸磨过桌面一般,苍老了十来岁。他双手捂脸,坐在椅子上,无法面对现实。

马一甲俊美的脸上有些阴沉,“我可以让你儿子死而复活,但你答应给我的报酬得换一换了。”一身天蓝道袍,让他的阳刚之气添了五分柔韧。

唐老爷听到此话,有些不敢置信,颤抖地问道:“你真能让我儿子死而复生?老朽就是倾家荡产,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马一甲处在半明半暗间,邪魅一笑,“好,我要你家传的血魂玉!”

唐老爷有些犹豫,但很快的点了点头。那玉一直不知道有何作用,换我儿一条性命也值了。

王一甲附在唐老爷身边耳语道:“我先保你儿子肉身半月不腐,魂魄不散,但他需要将心挖去,重新换心……”

……

同年间,一山中的茅草屋里,一个女人躺在床上哭叫,孩子一直未曾露头。

接生婆用手背抹了抹额上的细汗,不断鼓励女人如何用巧力。

老妇人在这简陋的茅屋中忙进忙出,不断地打着热水。望向隔着帘子的里屋,心中的焦急让她一时无法流利说话,“王婆子,我女儿咋样了?”

王婆也在着急中,只见血水出,不见孩子冒头,眼见女人只有喘的气了,搞不好,会一尸两命啊!这种事来一次,就会留下阴影,以后接生就不敢了。

王婆想了想,走出里屋,拉着老妇的手,语重心长地道:“李姐啊,不是我不肯帮你,你看外头这景象,恐是不祥之兆,如果孩子生出来,沾了邪气就不好了。”

老妇听她这意思,岂会不明白,可她只有这一个女儿啊。没有丝毫犹豫,双膝跪地,老泪纵横,“王婆子,你可要帮我,你是这一带最好的接生婆了,你要是走了,我的女儿和外孙可就没命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王婆瞧了瞧这一屋的破败,早已没值钱的东西可给,不能因为此刻的心软而毁了以后的接生路程。她狠下心来,挣脱开李姐的手,便朝外走去。

老妇满脸浊泪地看着接生婆离去,明白再哭天喊地也没用,现在能救女儿和外孙的只有她了,哪怕一线希望也好。

她掀开布帘走了进去,握着女儿的手,用帕子轻轻擦拭着女儿脸上的汗珠,慈爱地说道:“子语,别担心,王婆说你怀的是双生,她一个人无法搞定,要叫帮手来,你继续用力,娘在这,你可别睡着了。”

说到这,老妇撇过头去,抹了抹眼泪。

子语虚弱地看着老妇,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却无奈喉咙干燥而贴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十分难受,吞了吞仅有的口水说道:“我…我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的,女儿不孝,要拜托您照顾了。”

王婆走后不久,平地一声炸雷“轰”地打在了茅屋中,茅屋瞬间劈成两半倒塌,见了光。偌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地砸落在吓傻了的母女两人身上。

老妇最先反应过来,用身子为女儿遮风挡雨,一道粗大的紫色闪电瞬间降落,“啊!”子语吓的花容失色,老妇则抱着必死之心护女儿周全。

闪电偏了一点点,将床前的地面劈了一个两米深的黑色大坑。若是打在人的身上,怕是当场成焦炭。

母女惊魂未定,而这时,子语的腹部开始剧烈颤动,胎儿要出来了!镇痛越来越强烈,那种撕裂感快要让子语险些咬舌自尽。

她从怀中颤抖地掏出一物,是一双玉佩。“娘娘娘…一定…一定要护住我的孩子…她就叫九…九儿…”急切的话语突然戛然而止,泄了后气那般,她永远闭上了眼。

那鼓起的腹部干瘪了下去,子语的腿间有一团不断翻滚的黑雾!

老妇怔愣住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最坏的了吗,那团黑雾就是她的外孙吗?

而这时,又一道闪电突袭,打在了那团黑雾上,而一旁的女人尸体却因此遭殃,血肉横飞。

黑雾似乎没有受到闪电的影响,不但没散开分毫,反而不断地从天地间凝聚一丝丝黑雾融在里头,而黑雾中传出了第一声啼哭!

老妇这才回过神来,看那天雷滚滚,似乎还有降下来的可能,没时间为女儿悲痛,用女儿曾盖过的被窝裹着那团黑雾想离开,结果因脚步太过匆急跌落进了那大坑中。

而又一道闪电冲着黑雾袭来…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