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小说 > 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

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

意乱情迷:总裁大人轻一点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落尘文学

作者:那树

时间:2018-10-08 15:27

评语:一次出轨,让她结束了一段期待已久的感情。一次情感上的失意,让她和他产生了交集。–“若我们产生不了爱怎么办?”–“不试试,你怎么知道?”面对他的猛烈进攻,她一次次防守。这场爱情游戏,谁又会是最终胜利者?

标签:

“喂,110么?”

“对,我要报警……”

“在富华大酒店701室有人从事色情交易……”

挂断公用电话以后,何欣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复仇的快感油然而生。

可是,快感终究就是快感,迅速地来过以后,取而代之地,便是一种深深地让人觉得被掏空了的感觉。

她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了车子里,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坐了多久,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面竟然也很合时宜地下起了雨。

和很多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女主角失恋了,老天爷也很配合地做了这样一场抒情的表演。

雨一直下,雨势貌似也是越来越大,雨水滴落在挡风玻璃上,四处飞溅而去,逐渐地模糊了视线。

但是,她是何欣,她并不会因此而哭泣。哭泣这项功能,何欣几乎也是有几年没有使用了,而且,为了那种渣男,还有那个可恶的女人,并不值得。

当然,失望还是有的,心痛的感觉也并不能忽视。

何欣放慢了车速,随手拿起烟盒,抽出一支香烟放进了嘴里,重重的吸了一口,而后肆意地吐出,袅袅的烟雾在整个车里逐渐散开,略显清新的烟草气息,让人的意识也更加清醒了。

而酒店里的那一幕,便又开始在脑海里放映着。

虚掩的门推开以后,便有女人娇滴滴的喘息声入耳。

透过卧室的房门空隙,两具一丝不挂的躯体极尽暧昧地纠缠在一起,应着昏黄的灯光,和着刺耳的声音,既让她觉得恶心,又让她觉得熟悉。

大概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可以确定,那里躺着的,就是她的妹妹何浅,以及她的男朋友孙林。

至于说是因为喘息声,还是那男人熟悉的身体,何欣倒是并不确定。

即使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有了一定的心理预想。可是,当那样一幅画面呈现在面前的时候,扶在门框处的手还是有些微微的颤抖着,连同自己的那颗心也随之颤抖起来。

只是在那一刻,心底里的一份小希冀还在,所以,她并没有立即转身离开,更没有冲上去歇斯底里一番,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何欣的办事风格。

殊不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残忍的现实。

此时此刻,那对狗男女所说的一字一句,依旧在耳畔清晰地响起。

“小浅……你真的好美……”孙林一面动作着,一面还不忘对身下的何浅一顿奉承着。

身下的女人娇羞的笑着,洁白的玉手拦上男人裸露的背部,“那……我比她还美么?”

她?

何欣冷笑一声,不用多说,这个‘她’自然就是指的她了。自从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何浅在任何方面都会和自己做一个比较,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也是一样的。

不知羞耻!

这是她唯一想做的评价。

“当然是你。”孙林的阿谀奉承也是顺其自然地呼之欲出,身上的动作越发加快,合着女人越发狂野的喘叫声,更加让人觉得恶心,“她不就是个私生女么……怎么能跟你比?”

也就是这一句话,彻底地浇灭了何欣内心里残留了一丝丝的希望。他既然这么说了,很明显意味着他并不是被逼的,也不存在所谓的被何浅设计至此。

何浅的笑,就多了几分得意的成分,还不忘抬手故作忸怩地在孙林的背上拍打一下,那架势别提多暧昧了。

孙林笑得也更加邪恶丑陋,“小浅……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那你为什么还和她在一起?”何浅也不罢休,提出这个问题,说到底是在照顾门外的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这种小把戏,何欣已经习以为常了。

所以,接到那条匿名短信的时候,她才会有心理预期。

只是,这种心理预期中并不包括孙林的主动,或者说是,不包括孙林现在说的每一句话。

“你不知道?”这一次,孙林并没有直接回答何浅的问题。

何浅抬起小手,继续在孙林的背上拍了几下,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你说嘛……我想听……”女人惯用的撒娇发嗲的伎俩,在何浅这里几乎是被发挥到了极致了。

她不由地屏住呼吸,心底里还是对孙林抱有一定的幻想的,对于这个男人接下来的解释也就更加难以控制地关注着。

“她要不是何由澈看中的女儿,我怎么会跟她在一起?”孙林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虽然还是只能看到那裸露在外的后背,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何欣想象那副奸诈狡猾的嘴脸。

何欣明明站在门口,可是何浅低低的嘲笑声,似乎就回荡在她耳边。她本来已经退出一步了,事已至此,其实也已经没什么可听的了。

屋内的两个人也无耻地达到了高潮的境地,就是在进行着那样无耻的对话的同时,还不忘进行苟且之事。

一同尽情的发泄以后,躺回何浅身边之后的孙林却直接来了更加劲爆的表露。她也就这样失掉尊严地继续停留在了原地。

“这个何欣也实在是够单纯的。”这是孙林躺回床上发出的第一句感慨。

何欣到现在还是有些难以理解,在进行那种活动的时候,这两个人还能尽兴地讨论着别的女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怪癖了。

“怎么说?”何浅往孙林的臂弯里一靠,眨巴着双眼好奇地看着孙林,眼神的余光明明就是朝着门外看了几眼,使得何欣还是往后又躲了一步。

孙林很是得意地把何浅往怀里一拉,“我和她的那些所谓的浪漫的邂逅,其实都是我精心设计好的,这个何欣平时看起来那么高傲,没想到实际上这么天真,我还没用上几招,就把她骗到手了。”

何浅也随着开心一笑,“她的那些高傲的架势都是装出来的罢了,你还真信她的外表呀。”

“也对,一个私生女而已,有什么资格高傲呢?”把自己狠狠地踩了一脚以后,这个孙林还不忘对怀里的女人一阵夸赞。

听到这里,她是真的没有必要久留了。

从房间出来以后,她很清醒地选择直奔酒店外的公用电话亭,淡然地拨通了报警电话,做完这一系列的活动以后,她这才算是完成了所有的任务。

回忆就此打住,车也没办法安心地开好了。

干脆先停在了路边,随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今晚九点,富华大酒店701有好戏上演哦。”

这条邀约的短信还在,刺激着何欣又一次想起了酒店里的那一幕幕。毫不犹豫地删除,顺便尽力地将那些恶心的记忆一并清除干净。

显然,这条短信是出自何浅何大小姐之手。还是那句话,这是她惯用的伎俩,只是这一次,何欣突然觉得,或许自己还应该感谢这个女人,倘使不是她的设计布局,自己也不会这么早地认清楚孙林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

不过,现在再回想起自己和他相识相遇的一幕幕,似乎还真的没有自己原本以为的那么简单又浪漫。

单纯?

简直就是傻!

何欣不由地攥紧了拳头,理智占据了上风,而后,便不自觉地对他们相遇的一次次进行着理性的检验重判。

她和孙林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大学的门口,那一天是她的生日,也是何由澈鲜有地主动找她的几次之一。何由澈之所以会想到主动来找她庆祝生日,其实也是为之后父女正式相认做前期准备。

只是,她已经习惯和自己的这位生父保持距离,对于何由澈突然转变的态度实在难以适从。

就是在她和何由澈于校门口起了小争执的时候,孙林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不过向来机灵的孙林非常善于看清形势,他很敏感地把握住何由澈的心情,只是礼貌性地冲着何由澈打了一个招呼,而后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了何欣一眼,便匆匆地离开了。

可能就是孙林的那一个复杂难辨的眼神吧,何欣实在不希望还会有更多的同学看到她和何由澈争执的这一幕,还是直接坐上了何由澈的车子,然后和自己的这位极其陌生的父亲共进了一顿晚餐。

她也是在事后才得知,孙林在何氏工作了有一年之久了。所以看到了公司的大老板,势必是要谦卑恭敬地打个招呼的。

也是在后来和孙林熟悉以后,何欣这才知道,孙林当时之所以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其实是误会了她和何由澈的关系。保持比较疏远的态度是合理,只是这个态度的前提,在何欣看来却实在是有些荒唐可笑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孙林其实是把何欣当成是何由澈在学校包养的情人了。

何由澈和正牌夫人的关系并不好,这在何氏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关于两个人婚姻的传闻,汇总起来基本上也已经有十个版本了。

何欣并不知道,何由澈现在对自己的母亲到底还有着什么样的感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何浅和她的母亲对何欣母女这么多年来只增不减的怨恨,甚至可以说是仇视。

因为何由澈和夫人关系不和,所以孙林有那样的误会,倒是也可以理解。不过,这种误会,在他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就顺利地解开了。

第二次见面,大概是在两个月之后了。

那时候,她即将从大学毕业,而自己的工作始终没有着落,要知道在沈城这样的大城市,想要在毕业的时候拿到理想职位的实习机会都是很困难的,何况是真正的工作机会。

要不是自己的妈妈一直强调,希望她能留下来发展,还给她分析了自己与何氏的各种利害关系,依照何欣自己的想法,她是准备直接回到这几年他们定居下来的小城市滨江生活的。

在这个时候,何由澈也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为自己的这个女儿开通了绿色通道,经过协商直接将何欣安排进了公司。

所谓绿色通道,实际上只是在何欣进入何氏的整个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之后的一切,都需要何欣自己从实习生开始,一步一步地往上争取和发展。这不仅是何由澈公私分明的表现,也是何欣考虑长远提出来的具体要求。

对于自己能有这样的意识,何由澈显得欣慰又满意。

在进入何氏一个月之后,不知道是基于什么原因,何由澈却突然提出,希望能够公开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

何欣并不否认,从进入公司开始,她和何由澈的父女关系还是在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短短的一个月,也只是达到表面上的风平浪静,以及一些比较脆弱的和谐状态。

至于说是公开父女关系,她从未想过,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合适的时机。

“小兮,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这是何由澈反复挂在嘴边的偏于祥和的劝说。

而她的态度却很坚决,“我不同意。”

反复几次之后,何由澈的脾气也上来了,“何欣,你不要太过分了。”

“到底是谁过分?”何欣觉得何由澈的指责有些莫名其妙和毫无根据,“我何欣虽然和你有实际上的血缘关系,但是先放弃这种关系的,是你何由澈,不是我何欣,也不是我的妈妈。”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