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书网—好看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官场职场 > 当官也疯狂

当官也疯狂

当官也疯狂

10.0

微信·扫一扫看书

来源:深宵文学

作者:野草也疯狂

时间:2018-07-02 15:39

评语:回乡青年,当上了乡医之后,无意中习得独门功夫。凭着无敌的功夫,官场上的绝色美女他一个个擒拿在手,玩弄乾坤,官运步步高升,终成一代大丈夫……

标签:

太阳快要落山了,山谷里的一切都抹上了一片血红。

天上飘着的白云这时也变成了彩带,还有山鸦从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声的咕咕叫,空谷传音的感觉让人里暗跳,春情涌动。

就在这时,一个背着旅行双肩包的青年爬上了山梁,站在那里看着山下的村子,看着错落有致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房屋,闻着果园里飘来的一阵阵果香,还有庄稼地里那浓浓的成熟的气息,不由得有些激动。

“家乡啊,我回来啦!”

他张开双手,对着眼前的美景不由得要大声欢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青春的亢奋。

他叫牛得力,现在刚从县卫生专科学校毕业,按规定回到了乡里来当乡村医生。

自己正在年轻气盛之时,背包里现在又有了毕业证和行医证,牛得力觉得家乡真好,自己的生活真是妙不可言,前途一片光明!

远远地看着村子里一家家冒出的炊烟,他似乎看到了男女老少的渴望的目光,看到了他们对自己伸出的求救的双手。

“叔叔婶子们,姐姐妹妹们,我牛得力已经不再是那么泥腿傻小子,从现在起,我是医生,我要给你们治病了!”

顺着山道他一路疾行,恨不能一步赶回家门,给家人报喜,在乡亲们面前好好地露上一手。

到了坡下,路过一片玉米地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动静。

这是什么动静?

牛得力又是害怕又是好奇,不由自主就循着发出那叫声的方向走了过去。

玉米这时已经长成一人多高了,又密又壮,是一片真正的青纱帐。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地里便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不知有多少姑娘就在地里干活时碰到了坏人,或者路过玉米地的时候发生了不测。

牛得力听出那个声音分明就是一个女人发出,好像很痛苦,又好像……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眼前一亮。

得力分开玉米叶子,便看到了一个女人正坐在地上。

这不是村里的吴寡妇吗?

一见到她,得力的心就呼地到了嗓子眼儿,跳得快从嘴里出来了。

吴寡妇其实年纪也不比牛得力大多少,正在青春妙龄呢。

她可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美人儿,长得又白又嫩,身子又软又绵,坐着也好,走起路来也好总有那么一股勾人魂魄的媚劲儿,村子里的男人哪个见了她身子不酥了半边?

二狗当年娶她进门的时候,牛得力刚刚高中毕业,正好赶上了办婚事,就在二狗家把新媳妇看了个够。

那天晚上他还跟村子里的几个后生去闹洞房,扒在二狗家的后窗户上听着新房里的动静。

得力把窗户纸给捅破了一个洞,正好看到新娘子坐在那里,娇小玲珑,羞羞答答,那个柔那么水灵那么性感的劲,差一点把他给激得当场喷血!

在以后的日子里,牛得力时常回忆起当时自己看到的情景,那男女的事他那个时候还不大明白,只是细细地品味着,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过着电影,把新媳妇的身子从头到脚从前到后都过了不知多少回。

天哪,在得力的眼里她简直不是人,是一个天仙落到了凡尘!

他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女人会长得那么好看,冰肌玉骨,水滑娇嫩,让人只消看上头一眼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可惜的是那么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里,好端端的一个美女嫁给了二狗那么一个王八蛋,得力想起来了,当时看到二狗上来把她抱起,脱下了她的衣服,然后又扑到了人家的身上……

一个是那么白,一个是那么黑。

一个是那么美,一个是那么丑。

一个是那么娇柔,一个是那么大老粗。

简直是天使与魔鬼!

二狗那么一个货居然娶了乡里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乐得他屁股都开了花。

村里哪一个不艳羡得要死?

二狗自己也得意极了。

可是没想到好景不长,结婚没上一年二狗就在粮库扛大包时让倒下的大米袋子给砸死了,吴春花一下子就成了吴寡妇。

牛得力跟村里的男人一样,难免从那以后一见到她就会想入非非。

无奈这个吴寡妇虽然人长得漂亮,一双眼睛总是秋波荡漾,可是媚归媚,轻易地却从来也不跟哪个男人说话,如果你来硬的,到她家去串门什么的,她当即就会把脸子一变,大扫帚将那个不要脸的爷们儿给赶出来。

从那以后村里了男人个个都是死了心,只敢远远地看着她流口水,轻易地谁也不敢去摘这朵带刺的玫瑰。

得力胆子更小,再加上后来到县城去上了学,也就渐渐地把吴寡妇丢在了脑后。

哪想到,今天一回村就在这里碰上了她!

只见吴寡妇坐在土垅上,身边扔着一把锄头,赶情这是她家的自留地,女人家一个人一直在地里干活来着。

这时她手捂着肚子,黛眉微颦,星眼含泪,脸上绽出一片粉红,显然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痛苦而受不了了,在那里不停地哼叫着。

女人的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牛得力是学医的,一见她这个样子就知道是犯了病了,具体是什么病不清楚,自己也从来没有正式行过医,一下子还真摸不着门道。

但是看着女人那么痛苦,他心里涌出了一股怜香惜玉的感情,当下什么也不顾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伸出手就要给女人解衣看病。

但是手刚要碰到女人的身子,女人这时睁大了双眼,吓得花容失色,对得力说:“你……你……你要干什么?”

牛得力一下子就从激情中清醒过来,心想:坏了,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冒失?知道的是自己什么杂念也没有,就是要治病救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要耍流氓呢!连忙道:“呵,二嫂,我是得力呀,你不认识了吗?”

吴寡妇疼得本来眼花缭乱,这时眨了眨眼,终于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大小伙子是谁,不由得叫道:“呵,是你,牛得力?你……你回来了?”

“回来了。”牛得力点头,“二嫂,我从医专毕业了,现在是正式的乡镇医生了。”

“医生?那你……你能给人看病?”

“当然子,二嫂!我学的是内科还有小儿科,当然了,外科的一些简单处理比如止血包扎什么的也学过,换药更不成问题,如果……”

“不过,二嫂的病……你……你看不了……”

吴寡妇说到这儿小脸蛋刷地红了,低眉顺目,娇艳无伦。

一阵疼痛上来她又捂住腹部哼叫了起来。

女人的娇美样真是难描难画,把牛得力看得热血激涌,他大声道:“怎么看不了?二嫂你还真别小看人,我学的基本上可以说是全科,以后村里所有人的病我都包了!”

“可是……二嫂的这个……这个病你真不能看……”

“为什么?”牛得力不服气,又伸出手来,盯着女人的身子,“二嫂你说到底是哪里疼?是不是胃病?要不就是盲肠炎犯了,二嫂你放心,快让我看看,保管手到病除!”

说话间伸手就要解她的衣服扣子。

女人恐惧地叫了一声,把身子躲开,说:“得力,你……”

牛得力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急忙解释:“二嫂,你别怕,这里又没有外人,再说我是医生,也就是咱们村里人说的大夫,不管什么人只要得了病都得让大夫看,所以你千万别误会,把衣服快脱了吧,让我检查一下。”

“得力,我不是说了吗……这个病……你看不了……”

“到底什么病啊,只要是人得的病我都能看,骗你是畜生!”

“嫂子这个算什么呢?不是内科,也不是外科,更不是小儿科……”

“那能是什么?难道还会是妇科?”

“对,得力……我这就是妇……妇科病……”

女人说到这里羞得都快要哭了,得力还从没见过一个女人有这么可怜,又有这么可爱的,简直让他心里像是着了火,恨不能扑上去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好地疼她爱她,再也不让她受一点苦。

“二嫂,妇科也没关系,”牛得力刚一听妇科这两个字心里直跳,脸上也是一红,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不能刚一出手就认了输,说不定还真能帮她治一治呢,反正医理是相通的。想到这里,胆子更壮:“快跟我说,二嫂,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

“说呀。”

二嫂的脸更红了,羞汗与痛汗一起冒,心里暗叫:“得力你这个傻小子,女人家的病也是好对外人说的?何况你还不是别的外人,而是一个大男人……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自己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割舍得下……”

想到这里,眼泪都流出来了,哀怨地看了得力一眼,小声说:“这个……怎么好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快告诉我具体是哪里疼,怎么个疼法?”

吴寡妇更臊得要昏过去了,因为牛得力的眼睛正盯在自己的女人的羞处,他的手也伸了过来,正恐怖地要往那里摸过去。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8 觅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吉ICP备18001326号-3